一个几百年,上千年,似以简单的水墨泼出的村庄文化,是什么样的文化传承?望着这些充满留白的照片,细雨纷纷,我知道,这不是一个上午的观察就能领悟到的。


  经安徽老同学推荐,在暮雾茫茫中,一路忐忑,终在灯火阑珊时刻,我们走进了查济。

作为著名景点,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村庄,查济也显然商业化了。进村需要门票,进村后的道路两旁商铺林立,谈不上辉煌的灯火却依然给你一丝温暖,一种踏实的感觉油然而生。

街上已显无游人,庆生客栈的四盏红灯笼格外温馨,映射墙根下斜杵的“今日有房”分外招眼,我们可以下榻啦。

  客栈很明亮,三层小楼清新洁净宽敞。所有空置的客房门都敞着,好让更敞亮的老板娘更方便地介绍,没有丁点商业味道。清晨是这样,白天也是这样,我们可以在景观房(未住客人)的阳台上自由观景拍照,老板亦可以跑得无影无踪,恁敞着大门,敞着前台,敞着空闲的客房。

未吃早饭,我们沿着村中的许溪河浏览。岸边飞檐翘角的古建筑鳞次栉比,傍水而建,已多是未开门的商铺。岸上的石板路时宽时窄,泛着古老的苔记,引导三两游客行走在河边。河道中溪流浅浅如帛,曲曲弯弯如丝,细瀑连连,分外透明地穿过一座座形态各异的石桥。靠近桥下,藤蔓翠帘,溪流中青石板接一连二,蹲着一俩妇人浣衣洗濯。桥侧边,另有妇人点燃的很有特色的小劈柴炉青烟袅袅。放眼远处村外,山廓时隐时现。正如一副淡淡的水墨清明上河图徐徐拉开。

据记载,查济村最鼎盛的时候,有钟秀、平岭、石门、巴山四门,有巴山、青山、如松三塔,有108座桥梁,108座庙宇,108座祠堂,村民近7万人。村中许溪、岑溪、石溪三溪并流,人们依山建屋、临水结村、推窗见河、开门走桥,“粉墙矗矗,黛瓦鳞鳞,棹楔峥嵘,邸吻耸挺,婉如城郭”,创建了一个村落的辉煌时代。

“十里查村九里烟,三溪环绕万户间。祠庙亭台塔影下,小桥流水杏花轩。”便是清末民初时里人查韵谷所描绘的村景。

时至今日,辉煌不再,但村落的格调并没有改变,现存明清古民居也还有约200多座,古朴的韵味还在。二零零一年,查济古建筑以打包形式升为国家重点文明保护单位。

  网上度娘是这样介绍的:查济是泾县一个具有明清风格的古村落,位于泾县、太平、青阳三县交界处。其规模之大,在皖南堪称第一,也是中国现存最大的古民居群之一。

  查济村庄方圆20余平方公里,始建于隋初,兴于宋元,鼎盛于明清,废毁于晚清及近代,至今已有1380余年的历史。査济古称查村,解放后,建乡分村,老查村分为查村、济阳、富春三村。许溪以南为济阳村、以北为查村、前邻石溪的为富春村。因过去村中皆为查姓,查姓郡望为济阳世家,后溪上有富春桥,是谓三村之名。现三村已经合并,取两村首字为村名。

   我们被深深吸引,原本路过一游,想去村外拍风景的计划不得不放弃。

细雨蒙蒙,在宝公祠门口,我们认识了荷和姑娘,我们的导游,一个端庄、总是笑微微的姑娘,我们叫她小荷。

  小荷从查姓说起。查济村这支查姓人氏,是唐朝时候从山东迁过来的,其始祖是唐朝时兼任宣州、池州两州刺史的查文熙。他也是最早见于史书记载的查姓名人。查文熙任两州刺史后,经常往返两地之间,骑驴坐轿,必经查济。看到此处深山合围,溪流奔涌,土地肥沃,甚为喜爱。所以,卸任以后,就决计在此定居。从此,查姓人繁衍生息,支系丛生,兴旺传承。到明清时达鼎盛,历经一千三百余年而至今。

在查济的发展中,一旦某一支族系发达了,如中举、进士及第、做官、封诰、发财等,后人就会建祠堂以光宗耀祖、鞭策后人。宋末元初的查济人查郁因其人缘好,人财均异常繁茂,始开基立业,建宗祠、修宗谱,规模宏远。后其曾孙查桂申更为发达,生六子(恩源、图源、宝源、洪源、珍源、栗源),个个发迹。他们的后辈就在明宣德年间各建大祠堂一座,每座均具有自己的特色,有的气势恢宏,豪放粗犷;有的淡雅而富有诗意,精雕细琢;有的见砖不见木;有的见木不见砖。到明末清初时,查济人的官宦生涯进入了鼎盛时期,一门六进士、三进士、兄弟进士、文武进士、文武举人一浪接着一浪,翰林、京官、封疆大员、知府、知州、知县等官职不绝于政坛,据统计,明清两朝,查济七品以上的官宦就达一百二十九人,他们发迹后,首先要做的便是衣锦还乡。在一个宗族制为基础的古代社会里,再也没有比建祠立堂修路立碑更好的方式来光宗耀祖了。所以,保留至今的村门,宝塔,路亭,牌坊,祠堂,庙宇,民居,古桥,古井,古街,古巷,相互独立又相互照应,成就了查济古建筑群的闻名。

而我们面前的宝公祠就是尚存的几座祠堂之一。

(宝公祠外水磨花砖)

  小荷的解说清晰细微,引人入胜,像臻臻至至的授课,我们受益不浅。我不时插科打诨提问,小荷借题发挥,口若悬河,却从未有为难之色。就像 一旁的青石窄巷曲径通幽,矮廊高坊连绵有致!

  小荷说她从五行解过“查济”村名。查济村源自山东齐人,齐字带水曰“济”,由济水生木,“查”上木,木生火,“查”中日--太阳火,火生土,”查”中底一横,土自生金(村座落西朝东,五行西数金)。村名字面已环环相生,既有祖先的福水而至,又有各支的助力相生,何不盛哉!岂不妙趣!

一个村的年轻导游如此文化,查济的文化底蕴该如何深厚。我不禁想起客栈老板正在学古筝的的小学三年级女儿,苗条秀丽,全然是城市里素朴文静小家碧玉的形象。早上我曾问她,喜欢哪一学科?她说喜欢语文和外语,因为可以更多更好地和人交流。

 网上游客有言:“走进查济马头墙下的双披屋,敦厚的门洞后是敦厚的老人,同样是水墨一样的服饰,水墨一样的面容,水墨一样的神态。就连那不多的话语也是水墨的韵味,简洁明快一如淡淡的线条和清墨,单纯而自然” 。

溪流水墨自会韵出莲香,弥散着清新优雅。我想,查济姑娘,便是那朵朵荷花。


  群山四合,苍翠綠黛,双龙护珠,独与溪流。查济人借山川之灵气,融道家师法自然,享武陵和谐之美,育济世英才。自唐泉州刺史查美屿,礼部侍郎查存仁,漕运史查虞卿,校书郎查师谟,兵部郎中查诚,至明清鼎盛二个翰林,十名文进士,四名武进士,文武举人百余名,几百名贡生,千余名秀才,代代辈出。唐朝查诚,因保障乡里之功,被赐王封神立庙,明朝天启,明朝天启年间查日偷奉旨出使,封为代驾王,二王之封最为查姓骄傲自豪,因此查姓会时能敲只有“王”家才能敲的十三开罗,至今仍被当地人津津乐道。

另有文者查伟廉而多有建树,查锋一代理学名臣列传名扬天下。

  回望千年查济,偏乡僻壤,繁华一域。何以为根,何以为继,以何传承,以至今日!追根溯源,皆源于查济人的教育观。那才是桃园深处的灵魂和传承,才是不衰的文化根基。

“古昔读书室,松谷及西峰,轩览狮山翠,庄探杏花红。大家共起乐融融,乐融融”,这首民国时查济的校歌列举了查济有名读书处,实际还有济阳家塾,晓山书屋,栈岭书屋,石门书院等众多读书好去处。其中尤以办于清早期最负盛名功能最完善的济阳家塾为典例。“屋舍经始也,相其基,构其宇,有堂,有室,有庭,有厅,有讲肆之所,有息游之守,庖厨福厕,计祥备矣”。偏僻山域,书声四野,这是查济的教育盛观。

再看看查济的义学教育。

查济的基础教育有定规:童子七八岁时接受先生“蒙学”教育,到十四五岁时要接受学问深厚的先生“兼学”教育,然后请本地名流审定,分别转入轩、阁、馆学习,如宝公祠三进寝楼就有这样的读书阁。再之后,对那些学习用功天资聪颖,出类拔萃,可造之材选入村边庙宇边的书院,邀请名家学府的鸿儒一对一,重点培养,直到参加县试、省试、和会试。

不可谓不细致,不可谓不精深,不可谓不科学,活脱脱的现代人才教育金字塔的乡约版,不能不为查济的先辈感到骄傲。

在这种环境下,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科举时代,桃花源的耕夫织女想的更多是子女的教育,孩子们在列祖列宗还乡衣锦的辉光下更是孜攻求学,进士第的乡子回归后反哺家乡,又进一步促进查济教育的发展,培养出更多的查济人才。难怪人才辈出,名扬天下。

小荷指着宝公祠前的旗杆石和旗杆架讲道:学子应试前将自家旗夹立石牌中,上榜则旗扬,不中则要放倒旗杆,来年再竖。想想当年,学子飒爽立旗,少年四周仰望,是何等的激励!

查济人兴教育,不仅在自家桃园,更长望九州,心系华夏。一九七七年,第一个向邓小平进言,要求恢复高考的便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查济人查全性!

查全性出身书香世家。他的祖父查秉钧为清朝翰林,后来外放当了个知县,为官清廉。查全性的父亲查谦赴美留学,首次采用蒸发型铂片研究了光电效应的不对称性,界定了不对称性发生的条件,消除了因不对称现象而引起的与量子论的矛盾。同时还指出以光电效应方法测定普朗克常数的正确途径,成为物理界的后起之秀。查全性1925年4月出生在江苏南京,195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现为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电化学专家。

我们如此幸运来到查济,感知查全性教授的乡籍,并有机会在这片土地上表示自己深深的敬意。我们就是那片阳光的受惠者---七七级的大学生。

(查济自古就有三雕远近闻名,便是木雕、石雕、砖雕。檐梁壁沿,石柱窗棂,或祥云凤鸟,或树草花叶,那些灰青砖块上的精致图案,或如自然风物,或似神迹图腾)

  “武陵深处是谁家?依山傍水共一查。不怕鱼郎漏消息,明年还约看桃花”。查济人岂怕漏消息,查济人要得是桃园的耕播,桃园的光大。世即桃园,和谐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