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星星点点的雪花,我来到一片小树林里,土丘上已是白花花的,在褐红的土层上格外显眼。像谁在洒着银花,像谁在轻轻地画着白色的图案,又像随时要飞去的。


而草尖上,灌木丛枝里,挂着一点又一点的雪,掉下去,又落上去,平行错落有致,交集成花,这样慢慢开了起来。


于是绿意的松针间,枯黄的孤叶上,那残留在枝头上红的酸枣,有了银色的边线,具有独特的装饰美。


又忽然觉得那是飞上去的音符,生成的几句淡然平仄的文字,说着平淡如水的日子,阐述存在一时便有闪闪动人的一瞬,抑或是一个影子布在冬野上,梦一样变幻着角度,由散点,又到交点,成像,又不知不觉消失了。

这时,从天空飞落下一只黑色的鸟,扑闪着翅膀,在白茫茫的雪地上,时而摇动着长长的尾巴,时而左右顾盼,时而啾啾的鸣叫几声,走来走去,也走进了镜头里。


仿佛那片洁白的雪地是属于它的,在自由的行走之中,感受一份纯洁,一份清凉,一份从容惬意。


一边是枯萎的茅草,褐黄之中仍不失秀雅之意,一条小小的溪流,从山间缓缓而来,一直藏在白雪之下,到了一片向阳的洁净的沙土开阔处,像是露出了笑脸,发出曼妙的清音,欢喜的去了。

看到了一片枣树,我就走了过去。地上一层淡淡的雪,树条上这里布着一点,那里布着一点,这雪,仿佛风一吹就没了,阳光一照就化了。


树身或弯腰弓背,凸显坚强不屈;或倾斜挺立,彰显傲然之姿。枝桠交错,虬曲苍劲!伸缩有度,搭折适宜,情牵意连,颇具诗意画意。苍老的树皮一幅饱经风雪的样子,深深的纹理藏着的细密的雪花,似在润泽抚慰流年深处的那颗驿动的心。

此景此情,一下使我想起了画家张青春老师。年过半百的张老师那年毅然从领导岗位上辞职,南上中国美院学山水画二年,之后全国各地去写生,光是太行山就去了八次……


清楚的记得一个冬天,张老师去画枣树,我也跟了去。正画着,就下起了雪,纷纷扬扬的雪,闹在枝头,嬉在山野,轻落于身,又飘落进画稿里。


“你看,枝条黑白分明了。”

张老师没有一点离开的样子。

“多生动的素材!在家里是想不出来的,非得走出来。这个画呀,一边是传统,一边是写生。学,想,走,画,一刻也不能停下来,白石老人曾说: 不教一日闲过也!”


说着,张老师又凑到一棵枣树的树眼处,反复地观察,那些转折,错综的关系,又被提练梳理成一根根富有节奏的线条,这些线条自然生动,又奇迹般地化成了图案,寄托着画家内心深处的无限情感!


这时,山林静静的,白雪静静的,张老师的背上,身上一层厚厚的雪。雪中普通平凡的枣树,雪中的张老师,那不时飞上笔尖的雪,不正是一幅山林雪景图么?

想着,看着,在这山林幽静的雪地上,分明看到了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踏着洁白的雪,去远行,去攀登高山,去攀登艺术的高峰。


对,那就是张老师,戊戌之冬,张老师去了北京宋庄,那是著名的“画家村”,是文化艺术交流的浓厚处,是心灵放飞的窗口,是画家们扬帆起航的起点,没错,张老师的二幅雪景山水画最近成功入选全国美展!多年的奋进拼搏不再是幻想,希望就在前方!


事实再一次说明,心中有目标,有梦想,就去努力,“也许成绩是在多次失败之后才姗姗到来,每一次跌倒后再爬起来,都能使你的技艺更精湛,本领更强大,信心更充足。永不放弃,持之以恒,当努力和挫折在脚下堆积成梯,你就获得了进步的机会。”

一边想着张老师的学习之路和不断取得的成绩,一段看到的话也如雪花般飘然飞进思绪里。


也许人们向往成功,但是,如果吃苦能成,如果执着能成,如果勤劳能成,那就不在话下。


最重要的,还是心中的那份追求,是自己的真爱,是一种基于挚爱而选择的方向和制定的目标,唯有沿着心中的目标,方向明确!百折不挠,全力以赴,才能到达希望之所。

现在,山林里的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悄然消融着,那些灌木草木的片片褐黄,化作巨大的暖意的背景色;那些皴裂的土地因了雪水滋润,慢慢缝合起来;那些绿意依然的植物叶片,白雪覆其上,寂静沉默,渐渐滋生了一份难得的默契,又交织成美妙动人的画面,孕育着清新和美好,孕育着新的希望和梦想。


山林间冰封的溪水上边,白雪深情相依相伴,静等春风又起,随风融化,和着潺潺之水,将唱着歌儿弹着琴弦流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