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5

  泪,一滴一滴地落在枕畔。痛,一点一点地侵入心扉。原来所有的美丽都只是一个梦,原来所有的繁华都只是一场空。


   

夜未央,茶已凉,菊花残,满地伤,漾起的笑容已泛黄,落花人断肠……


  是谁将这菊花谱成音律,注入忧伤?是谁将这心扉烙满伤痛,让情成殇?是这匆匆谢了的林花,还是那场秋霜的寒凉,让傲然的菊花泣成花台,一夜之间,写满悲凉。



  刹那芳华梦已远,咫尺天涯情已殇。谁是谁的唯一?谁又会为谁等待?一缕菊香满地伤,是谁仍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还有谁会怜我一肩相思瘦,两袖寂寞浓?



  风起,花飞,月寒,菊落。是谁在这月冷霜寒的夜里反复地吟唱,声声吟落我的忧伤,句句唱碎我的魂灵。曾经写满柔情的菊花台,我以为那是我幸福的天堂。我欢喜,我疯狂,我怀着虔诚的心在你的风景里驻足沉醉,我忘记了回来的路,当大梦醒来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只是你生命里匆匆的过客,写满柔情的菊花台,只是昨日的梦境。



  红尘漫漫,忧伤如水,沾满风霜的菊花台呀,是否可以忘掉生命中刻骨的忧伤?曾经所有的聚散,都是今生无望的依恋,无望的痴缠。是否从此心再无梦?可为什么恍惚中,你那一双深邃的眼睛,穿过尘雾,温柔地注视着我,缓缓走来?



  我的痛你已不知,我的伤你已不晓,我的心你已不懂。岁月深处,云烟散尽,忧伤的菊花台,写满苍凉。或许故事的结局在相遇的的刹那,便已注定。


  我痴我傻,我笨我愚,我把痴缠朝暮当作天长地久,把缱绻一时当作被爱一世,然,终难抵挡伶仃长夜的凄寒,谁让自己是个贪恋温暖的孩子。


  梦,终究是梦,终要醒来,终要散去。曾经疯长的心事,在心帘间淡成一痕素笺,让菊香染尽忧伤。指尖下柔肠百转的文字不再有生命,不再有灵魂,那吟落的千年悲歌,在菊花台上流淌成河。



  红尘岁月里,你还会记起那个为你轻抚筝弦把相思唱到千千遍的女子吗?如水的月光下,你还会想起那个只为君长发轻挽的女子吗?真想回到未曾与你相遇的时光,那个笑的清清爽爽的我,那个静的心如秋水的我,那个傲的孤寂清高的我,一个人的世界,只有恬淡如菊,没有伤痛,没有哀伤。



  情到深处转淡薄,爱到淡然是无言。如果永恒只是一个转身,那么我愿意忍住夺眶的泪转身离开。请原谅我不能再为你轻抚筝弦,请原谅我不能再给你一个灿然的笑容,我默默转身,泪洒菊台。


  一曲《菊花台》,唱尽忧伤。一帘清幽梦,诉尽离怨。红尘之外的你,红尘之内的我,你的心酸,我的情殇,淡了风情,冷了梦乡。



  夜未央,满地伤,歌声幽怨,残泪已干,红尘内外,无处话凄凉,今宵歌尽别梦寒,菊花台上情已殇……




*本文来自网络

*小九,命中注定漂泊的一枚游子,现居蒙城,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和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希望走过的生命能留下点痕迹,也希望患了老年痴呆后,有一种方式可以唤醒曾经的自己。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经过后期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