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墨秋言

图/电影网络

  今天分享给大家一部韩国电影《许三观卖血记》。

想必大家即使没看过也都听说过这个名字,余华的小说,这明明是中国的小说,怎么自己不拍,被韩国拿去拍了?

之所以这样,我昨晚看完才发现,整部电影极力讽刺人情世故,这种内容在我国极力宣传自由、民主、公正、法制的国家里,注定是没有出路的。

所以韩国买去了版权,不仅拍出来了,而且还拍得很是刻骨、现实。我不能说这部电影不好,但我同样也不能说这部电影“好”,“好”这个字用来评价这电影极为不合适,因为其中所描绘的人情冷暖太难以让人称“好”。

不谈政治因素,从文学的角度去看这部由余华小说改编的电影。

电影里许三观一共卖了三次血。

第一次是娶老婆,

第二次是替大儿子赔偿打人的医药费,

第三次是给大儿子治脑炎。

一次比一次更深刻,层层递进,极力地讽刺了这个社会不近人情,残忍吃人的本质,虽然,电影结局是美好的,但我看完后始终觉得它就是一部悲剧。

许三观,他是悲剧的。

他努力工作,憨厚老实,却没有娶媳妇的钱,仅仅卖了一次血,就让他娶上了当地最美的姑娘,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便是如此。

他辛苦挣钱养家,却发现他最喜欢的大儿子一乐竟是老婆与前男友的孩子,从此他被扣上了“云雀”的帽子,深受世人非议,大儿子为弟弟出气用石头砸坏了别人家孩子的脑袋,他宁愿赔光家当也不肯赔一分钱,但到最后还是屈服了,第二次卖血,换回了所有家当。

当他终于放下了心结,准备接受大儿子时,大儿子却被检查出得了脑炎,必须住院治疗,这需要大笔费用,他开始四处借钱,却四处碰壁,最后,他一个医院接一个医院地不停去卖血,直到昏倒在地,而当他摔倒在地上时,身上的钱也散落一地,周围的人蜂拥而上去,哄抢而散,现实新闻里常报道高速大货车翻车,货物遭民众哄抢,跟这如出一辙,真是太悲伤太讽刺了,人情冷暖,苦乐自知。

  许三观妻子玉兰是悲剧的。

她是被父亲强制卖给了许三观,一个她并不爱的男人,金钱至上的社会。

她被前男友强奸才生下的大儿子,尽管婚后勤勤恳恳,节俭朴素,完全是真正的好妻子,最后仍然遭到丈夫的不待见和周围人的指指点点。

为了治好大儿子的病,她为了筹钱毫不犹豫地卖掉了自己的肾脏,她是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正和许三观一样,拼尽了全力只为活得平凡而已,却一直深受着这残酷社会的摧残。

大儿子一乐也是悲剧的。

他的出身并非他所能抉择的,许三观却将过错全推在一乐身上,对他冷言冷语,在外受尽歧视。连他的亲生父亲也不愿承认他,甚至连只求吃一个肉包的愿望都不肯满足他。

他砸坏了别人的脑袋,并非是主动打人,而是因为自己的两个弟弟受了别人的欺辱而做出的保护行为,父母却只会惩罚他,毫不问一丝缘由,在弟弟受到欺负时,他尚有勇气去反抗,而当自己受到歧视时,却只能默默忍受着。

他心里一直都渴望有爸爸的疼爱,所以好几次都低三下四地去见亲生父亲,却被当成狗赶走。只到后来,亲生父亲病危,那一家人听信道士的话才求他去救他亲生父亲,此时的他,很害怕也极其不情愿,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逼迫。

  所以这部电影虽然我的眼睛最后所看到是美好的结局,但我的心里只觉得整部电影就是一个极为悲伤的悲剧。

相比许三观,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物资充足、不算贫困的家庭里,是多么幸福。我们有很多的途径去挣钱,不需要靠卖血卖肾,才能救人一命。也许世情凉薄,但总会有一些暖心的人,就像许三观一样,即使再难也甘愿牺牲自己,去救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

在黑暗的路途上,总会有盏盏明灯,发出微弱的光亮,照亮世人前行。

(2018年12月14日,浙江金华义乌,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