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在大多数人心中缅甸都是一个神秘的国度,

许多人会将它与“物资匮乏”、“历史动荡”联系在一起。

其实,这些都是过去历史的旧时印象。

这里也许经济并不繁荣,

但精神的富足却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如今,这里以独有的自然和人文资源吸引着旅行者朝拜,

仰光的千年历史大金塔,

曼德勒的世界最长乌本桥,

蒲甘的万千烟雨佛塔林,

这里有着千万种风情等着你细细发觉。

这里,就是缅甸。




     缅甸是世界上最虔诚的佛教国家,

     佛塔、僧侣随处可见。

     缅甸是一个有着浓郁异国风情的国度,

     原始的自然风光,

     厚重的历史积淀,

     纯真的甜美微笑,

     浓浓的童年印象以及美丽的纱笼姑娘,

     无一不让你流连忘返,沉醉其中。

     人与人之间的善良和友好,

     是这个佛教国家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一面。


       去缅甸的念头缘于著名的纪录片《轮回》,纪录片6分钟左右时出现的浦甘万塔林立的场景,就被震撼到,看着各色各样的佛塔在阳光的照耀下煜煜发光,心想要经过多长的时间才能建造好这些成百上千的佛塔,要是可以穿梭在这充满年代感的佛塔里又会有怎样的心境。

      庆幸自己至今对未知的事物还保有好奇心,对美的景色还具有感受的能力,对新鲜事物还有接受的能力。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随着年纪的增长,许多人都对事物已见怪不怪,好听点说是见多识广,其实就是麻木不仁,因此散失了许多生活的乐趣。

   原来计划在2014年初去的,可是遇到老爸生病,买好的机票也只能退了,害得另两个要同去的朋友也没去成,一直到2015年末终于开启缅甸之旅。

    

      第一章  浪漫的乌本桥


     买的从厦门到曼德勒的在昆明中转的联程机票,结果由于昆明大雾,飞机延误了三小时到达昆明,没赶上飞往曼德勒的航班,好在是联程的航空公司免费改签第二天的航班,并提供了免费的食宿。同行的小伙伴已正点飞往曼德勒,好在按计划我们要在曼德勒待上一天,虽然延误但还是赶得上第二天晚上前往茵莱湖的夜班车。

     曼德勒是缅甸的第二大城市,也是缅甸王朝的最后一个都城,因此有着大量的佛教胜迹,由于没赶上航班少了一天游览的时间,晚上就要乘班大巴去茵来湖,所以曼德勒的老皇城都没有时间观赏,下午3点飞机一落地,于飞机上结识的小伙伴达成共识,一起包车直奔最著名的“乌本桥”,乌本桥建于1851年,长达1200米,由1086根柚木建造而成的,是世界上最长的柚木桥。乌本桥也被缅甸人称作“爱情桥”,缅甸人恋爱时会不远千里来此登桥。


       乌本桥我去了两次,一次是日落一次是日出时,但去乌本桥最佳时间还是黄昏时刻,刚好落日在桥的后方。第一天下了飞机,就和机场上认识的国人一起租车直奔乌本桥。可是距离一公里开外,就开始感受到拥挤的气氛,汽车拥堵,毫无秩序可言。司机让我们直接走过去更快些,刚开始看到的还只是乱停靠在路边的各式车辆,越接近桥人越来越多,终于到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桥上的人水泄不通,要前行只能贴着前面人的身体被人推着往前,而桥下横七竖八地停着旅游大巴,乱糟糟的,完全不输于国内长假那些著名景区的人流量。来之前看过许多图片对乌本桥抱有很高的期望值,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人失望至极。今天正是西方的圣诞节,又是周末,所以缅甸本国人也都在今日来游玩,导致人满为患。所以只能站在桥底下用长焦拍了几张,就四处寻找在网上约的小伙伴。


     晚上我们已订好去茵莱湖的大巴车票,所以就这样匆忙地离开曼德勒,过了一周我们又返回这里,心里还是对乌本桥念念不忘,于是决定最后一天的早上还是去会会这位美人。

     清晨时分的乌本桥是清冷的,是遗世独立的存在,少了熙熙嚷嚷的游客,这座桥才露出它原有的面貌。在黎明时分站在桥下,天空从夜色渐渐变幻成五彩,最后泛着粉红色,长长的木桥倒影在静静的湖面上,偶尔有人在桥上走过,让整个画面都变得生动起来。

      穿着当地人的裹裙和人字拖,悠闲地走在桥上,桥上只有顶着重物的本地人,还有三三两两的僧人过河,看到我这个游客,迎面走来的人都露出善意的脸容,桥面上还有给行人休息的椅子,要是没有急事,当地人就会坐在桥上享受这悠闲的时光。


      曼德勒还有个著名的千人僧饭仪式,佛学院就在乌本桥的不远,看完日出,我们就赶往佛学院。

      缅甸的佛教有“过午不食”的戒律规定,所以适合旅行者观瞻的千人僧饭仪式也就只有早晨10点这一场,这是在制订攻略的时候早已熟知的事,我们抵达这里的时候还未到10点,车辆和游人们此时也渐渐聚集到了这座佛学院。僧院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即将来到。很多人都会说,把“看人排队吃饭”这么一件平凡的事美化得如此清新脱俗似乎本身就十分奇怪,甚至有些不礼貌的。这种看法有点道理,这毕竟不是商业演出,而是在佛学院里每天都在发生的日常,却要被世界各地的游人们用长枪短炮全程关注,多少显得怪诞。但无论如何,在队列中目光肃穆的僧侣们,穿着淡色衣服的调皮又不专心的小沙弥们,还有笑盈盈的僧院长者们,似乎都早已经习惯这样的景象,并没有多大反感,或许换一个角度思考,这样的关注反而给予了这里的教众们更多的生存空间,也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了对这样的传统文化的延续和支持。


     第二章  茵莱湖


    乘了一夜大巴,在清晨5点时还没有睡醒,就被告知要下车了,云里雾里就拿着行李站在路边,原来已经到了茵莱湖边上的娘瑞镇,往前走了250米就到了我们预订的酒店,因为太早还不能入住,前台让我们在大堂的沙发上休息,我们又迷迷糊糊地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到了早上7点,跑到湖边去打听游湖的船价,价格 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期,回到酒店问了前台,酒店给的价格比我们刚询价少了一半,又遇到一个单独来玩的越南女生,于是三人合租了一条船开始茵莱糊的一日游项目。


      游湖项目基本差不多,首先在狭长的水道上行驶一阵子,就来到宽阔的湖面上,远远就看到的是单脚划船的捕鱼人。紧接着的一段水路有一群海鸥一路追随。船的速度很快,迎面而来的寒风也慢慢刺入身体。很快水道两边出现了浮村,进进出出全靠小船。第一站先到的藕丝作坊,参观了制作过程。那用纤细藕丝织成的围巾真是很漂亮,就是价格太贵,纯藕丝的围巾,150美元起步,怎么都买不下手。

      

第二站到了水上市场。岸边停着密密麻麻的船,船夫费了好大劲才把我们送到岸边。说是水上市场其实是在陆地上。市场面积好大,逛了一下,快步向村子深处进发,看远处山上还有精美的塔,没有犹豫的往上行,差不多走到底才能走进那些白色的塔林。然后就是雪茄烟制作作坊、银器作坊、彭都奥寺。还有最具代表性的长颈村,那个长颈的妇女坐在那女织布,这个脸孔实在太熟悉了,每个来茵莱湖的游客发的相片都有她,我也不能免俗,对着她拍了几张。


       最后去了猫跳寺,途经水上农庄,当地人为了谋生,把湖上漂浮的水草、浮萍、藤蔓植物等聚集起来,覆盖上湖泥,造成新的浮岛。这些浮岛的面积大小不等,大的有0.4公里,小的只有1平方米左右。人们在大浮岛上开出一块块细长的条田,种植瓜果蔬菜或粮食,有的岛中央还盖起了轻便的房浮岛,这些房浮岛可以用竹篱固定在水面上,也可以在湖中漂移。

      到了猫跳寺我们已累得筋疲力尽,在船上被太阳晒得无精打采,加上前一晚的夜班大巴未能好好休息,再好看的景致也提不起兴趣,找了个角落就倚着墙睡了起来,猫跳寺的猫咪已经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多了,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懒洋洋的一动不想动。

       一觉醒来,快到日落时分,开始返程。返程路上看到传说中的单腿打鱼的鱼民。在这里的都是表演性质的。不过在夕阳里,依然非常好看,他们的一招一式还颇为配合拍照的摆出各种造型。当然这不是免费的。


       湖上游一日,从早晨7点到下午7点,一条船的费用21000K。也许我们的价格不算便宜,但是换算成人民币就觉得太超值了,最后给了船工小伙1000K小费,他觉得意外而开心。淳朴的缅甸人真的很容易满足。


      在茵莱的第二天,是骑车日。我们住的酒店免费出借自行车,我已经二十多年没骑了,刚骑出门口就狠狠地摔了一跤,好在骑了一会就慢慢适应了,我们沿着乡间小道,朝着红山酒庄前行,遇到寺庙和村庄就进去逛逛,在乡村里随时都可以遇到僧人,先是遇到一个小和尚在寺庙前骑着自行车玩耍,对我们也充满了好奇,我们拉着他拍了一会照,他也很配合。

      缅甸的女人或者小孩,脸上都抹了黄色的东西,看上去像是泥土。其实是当地纯天然的防晒护肤粉。这里紫外线还是比较强烈的,温度大部分时间都很高。虽然他们已经比较黑了,但是还是不希望被晒得更黑。而我们平时用的护肤品,对他们来说都太贵,因此便宜的古方,也就造就了这里的特殊风景。所以就不奇怪了,路上看到的缅甸美女们,都清一色是“黄脸婆”。并且在缅甸,社会等级是很分明的,僧人是一等公民,男人是二等公民,女人和尼姑是三等公民,所以我们骑车经过的村庄,一看到在田里干活的一般都是女人,当然在家做家务也还是女人。


       经过一个土法制糖的小作坊,他们正在用甘蔗制糖,见到我们这两个外国人很热情请我们品尝他们做好的蔗糖。小孩子们都跑出来好奇地打量。

      在同伴强大的手机导航我们顺利到达一个在山顶的红山酒庄,我们在这点了松饼和他们自制的葡萄酒,边吃边眺望开阔的山谷,两个人玩着自拍不亦乐乎。



      第三章  金国之都仰光


      仰光有着无数或镀金或白石的佛塔,佛塔中最著名的是驰名世界的大金塔。

     大金塔拥有超过2500年的历史,这座高112米的佛截雄伟地耸立在市区的一座小山顶上,让任何人在仰光的市区的任何一处地方,只要一抬头都能看到它,据说,在这个伟大的建筑中,珍藏着8根释迦牟尼的头发,它是缅甸文明的象征。大金塔也是世界著名的佛教圣地之一,因此,每年吸引了数以万计的各国信徒、游客前来韩拜。


       进入仰光大金塔入寺前必须把自己的鞋子脱掉,或者寄存。对大金塔的第一印象是大。真的是一座非常巨大的金塔,而且塔身所铺的金是由真正的金块制成的,如果你没有亲眼看到整个大金塔的巨大的话你很难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吃惊。

       整个塔顶镶满了各种罕见的红、蓝色的宝石。塔身也是真的经过多次贴金,上面的黄金已有7000公斤重。这些所有的金则是由缅甸上下各阶层的人捐赠出来的。这传统是由十五世纪自孟族女皇开始流传至今。

      倘若你望着佛塔金色的穹顶的时候一定也会和我一样发出赞叹—因为和仰光周遭的贫穷对比金子的数量简直是无法想象。我们环绕着大金塔走了一圈,然后也学当地人坐在地上,等着落日,落日如期而至,并且由于云朵的遮挡,阳光闪现出道道光芒,从大金塔正面望去犹如佛光普照,我们的运气也实在太好了。


       第四章 千座佛塔的蒲甘


       2015年的最后一天凌晨5点,我们乘夜班大巴到了浦甘娘乌,天还漆漆黑,为了看日出也没认真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直奔预订的旅馆,中途车子被拦下来每人10美元,做为浦甘的门票钱,找到旅馆放下行李,就至隔壁租电动车。在浦甘各式佛塔都散落在平原上,要参观佛塔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电动车还有马车。我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骑电动车,伙伴说就和骑自行车一样,看来前一天在茵来湖骑一天的自行车就是为现在做准备的。骑上去还好,没有倒,心里暗爽,这么容易啊,可是一会电动车就不走了,没电了?和伙伴换了车,在她脚下好好的车到了我这又不走了,百思不得其解啊,折腾了近十分钟才知道我搞错了油门的使用方法,一直把刹车和油门一起抓着,怪小伙伴没好好教,伙伴一脸惊讶说我以为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啊,只能怪自己智商感人。


在浦甘我和我的电动车相杀相爱了三天,它时不时来点脾气,它会在你不经意时突然冲了出去,让你回不过神来,要不就是一遇到沙地,就手舞足蹈,完全自由发挥,我的腿只能当它的刹车使唤,它深知不给对方一些痛感,你就不会记忆深刻,果然它成功达到目的。最终我的小腿变成了胡萝卜,还是带青紫色的,至今快一个月了还未能恢复原貌。

        最佩服的还是此次同行的小伙伴白开水,在这不见星星不见月亮的地方,在这我们凌晨才到达的地方,在这东南西北完全摸不着方向的地方,在这没有大路都是羊肠小道的异国他乡,她能够准确无误地指引着我们到达了要看日出的塔,没有错过一步。你以为她来过,错!她也是和我一样第一次到这里,总之,这一路上我们就没问过路,都是凭着她强大的导航指引和事先做好的功课,一个个找到我们要去的佛塔,从未出过错。像我这样出门都是大至设计个线路就好,然后走到哪再想后一步的懒人来说,她做得功课详细得我真是眼珠都要掉下来。感谢她的认真,我们在浦甘才没有错过每一个完美的日出和日落。


        特意把2015年的最后一天和2016年的第一天的日子留给浦甘。个人认为浦甘的日出更甚于日落,也许因为看日出要早起,所以日出时分总是比看日出落时人少了许多,也清静了许多。

       最著名的观日出和日落的塔是瑞山陀塔,站在塔最高层可以瞅见众多佛塔,所有到浦甘的游客都会到此来观日出和日落。我们也不能免俗,但是由于游客众多,日出的观感大打折扣,去了一次我们就不再想去了。由于时间限制我们无法找到最佳观赏日出的塔,只能最大限度地避开人群,而穷游塔就是一个最佳的观日出的不知名的小塔,只是因为一张穷游网上在此拍摄的相片而得名。在2018年整理游记时得知,由于政府重视古迹保护,蒲甘开始全面禁止攀登佛塔,包括许三多、瑞谷易在内的所有大塔都没法再爬,小塔也只剩仅存的几座,并且持续上锁中。所以去哪里都一定要趁早。最初我对这句话只是浅显的认为随着旅游的开发,物价会节节攀升。然而,随着逐步深入的了解,我才真正明白,所谓的趁早,是要在她还没有过度开发之前,去看看原汁原味的缅甸,感受那份宁静与奢华。


         


      说起和她的初次相见还真具有戏剧感,第一次见面是在漫德勒那个号称最浪漫爱情桥的“乌本桥”上,遗憾的是我们不是异性啊,要不怎么样也要来一出泣鬼神,惊天地的戏码,否则真对不起这样的相遇方式。

      浦甘有着成千的佛塔散落在伊洛瓦底江边的平原上,据说原有4000多座,如今保存下来的有2000多座,这些佛塔建筑,无论是造型、结构方面,还是用料、装饰方面,都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每座佛塔风格都各不相同。“每个人都希望在浦甘找到一座属于自己的塔”,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每天都可以拜访不同的佛塔,找到属于自己的佛塔,在塔上可以看看书累了躺在塔上看看蓝蓝的天空,远处的佛塔,想想心事什么的,或者什么也不想眯眯眼也感觉很幸福的。当然一天中最美妙的时刻自然是浦甘的日出和日落时分。


       清晨时分,塔上只有少许的几个人,大家静静地看着朝阳初升,这时的佛塔在晨雾下只是隐隐约约地露出一角,笼罩照着一层神秘感。远处热气球慢慢地升向空中,被柔和的阳光照耀下,各式佛塔扯掉面纱,呈现出金黄色的真面目,和热汽球相呼应组成了一幅生动的绝美的画面。  

      面对这样的景色你不能不由衷地想让时光停在这一刻。犹如我们想抓住对自己最要紧的东西一样。

 

后记


行走在缅甸,

感觉似乎是在沿着佛的足迹行走。

沉洝浓郁的宗教氛围,好像佛在此刚刚走过,

遍地可见的寺庙佛塔,好像佛在此稍作停留,

祥和自然的微笑面庞,好像佛恍惚不曾走远。

这里没有高楼的压迫,这里没有工业的烦扰,

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

红色的土地和绿色的田野。

河水污浊而又清澈,小舟简陋而又轻巧。

嬉戏的儿童,羞涩的少女,安然的老者。

好像他们从来没有战火和苦难的侵扰。

行走在缅甸,似乎可以感受到,

佛在高出对着世人,

拈花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