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即将远去了,在工作中,在追光逐影中享受自己,享受大自然。

今年的第一次远行是三月份的冰岛,不知道被一股什么力量给推送到这里,反正一睁眼已在冰岛了,这里藏着太多震撼神奇的景色,火山、瀑布、冰川、高原、冰河、极光......冰岛犹如外星球般独特而神秘。

受篇幅限制以下精选了一些片子作为我2018的回顾吧。

海是睡着的冰这词用在冰岛是恰如其分,在朝阳的照耀下像钻石般发出诱人的光泽。

从布宜诺斯艾利斯乘机,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降落到阿根廷南部的埃尔·卡拉法特,顿时一股深秋的凉意扑面而来,乘坐当地人驾驶的中巴继续前往冰川国家公园山脚下的埃尔·霞登镇(El Chalten),路上的草木正如秋季该有的颜色,金黄色的树叶像被泼了油漆,远山的蓝很梦幻不像是真的,三个小时的长途奔波一点不觉得累,犹如一辆驶入童话世界的专车,我们禁不住用掌声来迎接即将开启的旅程。

巴塔哥尼亚地区的秋天就是一个调色盘,你能想象到的色彩这里都有,怎么搭配都美。距今10500年前人类已经在巴塔哥尼亚高原一带开始定居,这块险峻的高原以它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前来猎奇。巴塔亚以狂风著名于世。大风能轻易将人吹到在地。在这样极端恶劣环境下,这里的树木全身都刻下了与自然抗争的痕迹。每一颗树都如盆景一般千姿百态,扭曲盘旋,苍劲古朴,这些树木在死后依然傲然挺拔。

海始于此,陆止于斯。在欧亚大陆伊比利亚半岛的最南端,一个温暖的港口,一个9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家。这里,是葡萄牙。 她曾有过昔日的辉煌,当大航海时代开启,那时,葡国是地理大发现的主角。感觉整个世界都被葡萄牙握在手心。巴西,非洲,印度的很多地区都是葡萄牙的。海外领土比本土大100多倍。

八月下旬一个晴朗的早晨,我们的航班抵达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机场,这次纯属私人活动,出来机场立刻前往火车站乘最早的车次前往南部阿尔加维地区的阿尔布费拉市。以下都是手持设备顺手拍摄。

不要乱猜,这不是罗马也不是佛罗伦萨,更不是纽约和曼哈顿,这里是薄暮下的青岛😄

配合今年的上合组织青岛峰会,青岛的建筑群进行了史无前例的灯光工程改造,夜幕下显得华丽气派,不过我不是太喜欢在灯光秀亮起时拍摄,从单纯摄影角度讲这个时候天色变黑,建筑亮起光比太大已经看不出建筑原本的面貌了,我通常是在阳光刚刚落下天色开始向蓝调转换,灯光秀尚未完全打开的期间按下快门,记录美丽的一瞬。

以下作品今年参加了庆祝改革开放40年,城市之光个展。

另一个角度拍摄地铁11号线,一条通往城市的路。

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成了网红机位,路过此处经常会有许多人驻足拍摄。

换一个角度拍石老人

青岛的海岸线漫长,只要你留心还是会发现一些适合拍慢门的礁石群。

12月上旬,阴历初一,我们三个人来到云南的香格里拉,大清早摸着黑赶到松赞林寺附近的山上,这是什么日子啊,拍摄想要的所有条件都在今天清晨具备了,家家户户烧的松枝在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的上空袅袅升起,山舞银蛇。好像一群身穿白纱的少女在翩翩起舞,在朝阳的照耀下婀娜多姿。😄

梅里雪山的日照金山不是所有来的客人都能领略到的,这次运气实在太好了。一夜的高反无眠换来今晨的日照金山,梅里雪山对我张开双臂,把最美的面容展现给我😄

傍晚的火烧云在梅里雪山的上空像着了魔一样的绽放,对每一个摄影师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神圣的梅里🙏🙏🙏

梅里雪山群峰里最漂亮的面茨姆峰,恰巧两朵云飘来像给圣山戴上了光环。

不要以为时间还有很多,经得起漫不经心和浪费,只有经历了很多事情,才知道没有来日方长,只有时光匆匆。很多人和事都是一去不复返,再也无法追回。珍惜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不要把该做的和想做的事情留给遥不可及的未来,我们能把握的只有今天。再见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