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2000年的春天,我们一个团的五个考生从玉林大山到了桂林教导队复习备考军校,其中有江苏籍三个同年兵。

       一次上课我忘了带英语书,就去问老乡海歌同志借来看看,翻着翻着,从书中掉下一页纸来,我拿起来看看,惊呆了,上面记录满满的,是一页账目,从500元倒计开始,买一支铅笔花一元余499,再买一块香皂花2元,余497,依次下去……这下我明白了很多,原来大家平时叫的“抠鬼”真的是这么“抠”……课余大家喊喝啤酒,轮流坐庄,海歌同志很少去,一心扑在学习上。或许一次吃吃喝喝几十元在那时已经是高消费了。况且耽误了宝贵的有限的复习时间!发现了书中账单这个秘密后,我装作不知道,把书悄悄还给了海歌同志,心里却一直在默默起敬!

        那时的津贴费最多48元一个月,500元相当于10个多月的津贴。海歌同志能这样节俭,值得我们学习!因为我们都是农村的孩子,入伍的时候很少从家里要钱带到部队来,更多的是家里根本没有钱!

      考试结束后,我以《夹在书中的账单》为题,慷慨激昂写了一篇短文,投在了玉林广播电台,没过几天,真的在收音机里听到了播音!我们几个坐在保管队前的桂花树下那个激动劲啊,比吃了蜜还甜,一是向海歌同志学习勤俭节约,二是我也在当兵的岁月发表了处女作,虽然电台的稿费只有5元……

        或许老天有眼,8月中旬到了,军校录取通知书到了,五个士兵一起考学,最终录取我和海歌同志两个。我们成绩也相当,一个406分,一个408分。我们更欢呼雀跃,团里的领导、官兵也为之骄傲。他去了石家庄读书,我留在了广州一带求学。

       从那之后,我们没有见面,只是偶尔有书信往来。再后来他毕业分配到了梅州的一个仓库,干了几年转业了,娶了连云港的媳妇,在当地做了一名警察。

      2016年父亲病重,海歌和其他战友闻讯赶来探望,我们一别16年终于再次见面,抽空聚聚,海歌同志喝酒实在,醉了,就在病房里陪我守了一夜父亲。第二天早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吃完才匆匆从新沂返回连云港!我默默地看着他离开……矮胖发福的身材,不知何时才能再聚……

       只所以写下这篇回忆录,一是想念一起努力过的所有战友,尤其感谢单位和领导们的栽培,怀念那段纯真无邪的日子,很多时候,留下美好记忆的不是物质,而是感动人心的瞬间!二是觉得很多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各人有各人的难处,凡事多为别人考虑处境;三是时刻提醒自己,只有兢兢业业,勤俭持家,才能真正做到不忘初心,努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