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夷山风景区的核心处,天心岩的一条深长峡谷中,两侧山峦连绵,逶迤起伏,曲折回旋,其形如龙,先民将峡谷喻为“游龙窠穴“。
山是“九龙窠”,有屏障一处,倚天独石,壁立千仞,岩层如线,东高西低,徐徐斜来,隐显渗滴,百年如常,一条曲涧凝翠的涓涓山泉,由西向东,绕峡谷缠绵曲折缓缓流过。
峭壁之上,奇绝突兀,落土为掌,六株茶树,历经百年沧桑,百年风霜,立根破岩,咬定青山,其叶蓁蓁,灼灼其华,经久不衰,终成稀世珍品,实乃上天所赐的“一株神草”。
康熙年间,寺僧用它拯救士子,如期晋京赶考,新科状元将御赐红袍,披挂于茶树之上,膜拜感恩,故有了美丽的名字-----”大红袍”。
民国时,崇安县令吴石仙,爱茶如子民,饱沾醮墨,朱笔亲题-----“大红袍”,并勒石为记,书法功力深厚,苍劲有力,大美之极。
如今六棵茶树,仍然婀娜挺立于石台之上,如同君子,依次分列,坐若圣贤。
九龙峡谷,终年积雾,冬暖夏凉,崖壑奇绝,势如屏障,蔽日遮天,无惧风霜,微域境地,世间难觅,有如天上人间之仙境。元代诗人林錫翁题诗赞颂:
百草逢春未敢花
御花葆蕾拾琼芽
武夷真是神仙地
已产灵芝又产茶
母株大红袍,它凝聚了武夷山川之灵秀气韵,集合了天地日月之精华,酿就了”岩骨花香”之风韵,香,清,甘,活的温馨流露,寄予了美好禀性,它带给人们清新,平和,友爱的感受。它用生命的美丽,有幸成就了无为而治的太平盛世。
普天之下,何曾有过如此“奇茗”?蔡襄相为它勤勉督制“龙团凤饼”,去尽其膏,留其精华,独具匠心,年产仅一粒“铜钱小龙团”,光耀五色,不足一两,特供帝王御饮。苏东坡笑言“人间谁敢更争妍”。
然宋徽宗嗜茶成癖,爱臣如子,品茗论道时,往往君臣不分,进入无我境界。
宣和二年(1120年),宋徽宗赐宴群臣,在皇宫内的宴席上,亲自表演武夷茶的分茶之事,并令近侍取来建窑贡瓷“兔毫盏”,以备泡茶之用,该兔毫盏色青黑,以状如兔毫的银光细纹装饰。准备就绪,冲水击拂,他手法轻盈,娴熟有序,激水扬花,洁白细腻,浮于盏面,犹如夏夜繁星,斑斓点点,清雅亮丽。 茶汤冲好之后,宋徽宗非常满意地分给群臣,并对众臣说: “这可是朕亲手施予的武夷茶啊”。宋徽宗太清楼亲自点茶飨群臣,一时传为佳话。
宋代文豪苏东坡在《荔枝叹》诗中亦云,君不见?

武夷溪边粟粒芽
前丁后蔡相笼加
争新买宠各出意
今年斗品充官茶
大清乾隆皇帝也曾为其深情书写《冬夜烹茶》
更深何物可浇书
不用香醅用苦茗
就中武夷品最佳
气味清和如骨鲠
毛泽东主席则用年产一半的四两红袍,遣为使者,笑喻用了“半壁江山”的厚重之情,换取了国际友谊。带给国人幸福,祥和与安宁。
从此”大红袍”名扬天下!
成了武夷岩茶的象征,更是武夷茶人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