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的暖炉【原创】

若水琉璃

<h3>文/若水琉璃</h3><h3>图/网络</h3>

<h3>星期天,早早的起床,穿好衣服,吃过早饭,把事先准备好的蔬菜、肉、蛋和牛奶搬上了车,领着孩子一起回家看看我年迈的父母。冬日,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口中呼出的气如一缕缕白雾飘向了远处。尽管回家的路并不遥远,但总觉得车子走得似乎有点慢。一路上,听着车内缓缓流淌的音乐,看着熟悉的老村,我情不自禁地给虎妞讲起了小时候的事情。</h3><h3><br></h3>

<h3>小时候,父母靠着春种秋收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我们的日子并不富裕却很温馨。那个时候的我们没有现在的暖气屋子,睡觉之前,我们都有捂炕的习惯。晚饭过后,哥哥和我就会铺开褥子,盖好棉被,轮流捂炕。等到睡觉的时候,把脚伸进被子里,暖暖的,好舒服。母亲为了一家人的安全,晚上从来都不会给炉子添加炭火,每日睡觉之前都会让炉子里的炭火燃烧充分,熄灭。有时晚上醒来摸摸自己的脸蛋,又冰又凉,只好把厚厚的棉被裹在身上,躲在被子里面取暖。冬日里,母亲总是第一个起床的人,因为母亲管理着家里的大火炕和小洋炉子。每一个早晨,都是母亲要忙碌一整天的开始,只见母亲忙里忙外的收拾柴火,开始烧火做饭,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暖炉烧得通红,哥哥和我才会探出小脑袋,嚷着让母亲在炉盖上面烤红薯片和山药片,等闻着食物的香味,我们才极不情愿地起床,穿着早些时候已被母亲压在褥子底下温暖的衣服,吞咽着口水,急着想吃母亲已经做好的小零食。</h3><h3> </h3><h3></h3>

<h3>那时的我们,一个星期念六天书,休息一天。读书的时候,我和哥哥吃过早饭,结伴而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脚的前方踢着一个小石子,看着家家户户的烟囱上都飘着一缕缕轻烟,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孩童时期的我会不断的追问哥哥:这烟囱里的烟最后去了哪里?是不是去了《西游记》里面神仙住的地方?腾云驾雾的仙宫让我的思绪也飘得好远好远。休息的那日,全家人都会美美地睡一个懒觉。起床后,我们会帮助母亲收拾柴火,把向日葵的杆折成小段,把玉米棒摆放整齐,放在干燥的地方,因为潮湿的柴火不好燃烧,炉子里也会散出很多浓烟,浓烟会熏得母亲睁不开眼。只要看起来差不多够一个星期用了,我们就赶快跑回屋子,盘腿坐在暖炕上取暖。等身子暖和了,我们就会拿出作业做作业,或者拿出心爱的小人书读书,母亲在一旁剥着花生米,屋子里散发出炉盖上烤着花生米的香味。小馋嘴的我又忍不住用小铲子把烤熟的花生米放在盘子里,手轻轻的戳掉花生米的外衣,放进嘴里一颗,好香!现在想起那时的快乐时光,嘴角都不由得微微上扬。</h3><h3> </h3>

<h3>不知不觉,车子已停在了家门口。虎妞迫不及待地冲进家门,走到暖炉旁烤手,嚷着让外婆为她准备山药片和烤花生米。我深深地体会到家就是冬季里的一铺暖炕,它温暖了一颗颗想念父母的心。</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