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寻狗记

————————


2018年12月10日晚,子时,一部讲述人与狗的影片《血狼犬》看得我是泪眼婆娑,想起离别不到一周的豆豆(另具文纪念),想起失踪40多个小时不见踪影的卡卡和米格,更是情不自禁·····

  卡卡(卡斯罗,6岁)自2016年进山以来,与山里的野猪算是结下了世仇。2016年因追野猪被村民野猪夹子夹住右前脚,在海拔800米山上苦苦等候两夜才在我多方寻找下救回;然而,这样的教训只是她自己不再被夹,仍屡屡带着她的孩子出去追赶野猪,范围也越来越大,从汪活源周边的山到邻县桐庐淳安的山,常常一出去便是十几个小时。终于在2017年先后把旺旺(卡卡儿子,2岁)、石头(卡卡女儿,3岁)弄丢。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因无随伴,便独自一个对着空山发呆,那种无奈又无助的眼神会让你产生一种带她去追猎的冲动。

  今年年初,杭州市动保志愿者从狗贩子手中截获了四百多只从山东偷卖到萧山的狗,我领养了其中一只年幼的德牧,就是现在的米格(1岁)。米格的到来,让卡卡似乎找到了未来的助手,日常便时不时与米格厮闹培养感情,终于在某一日,随着贪玩拉拉(比格串串,6岁)的进山,她仨一起去了10公里外的邻村。一颗骚动的心从此便不再安分!


  米格本不是猎犬,加之初来乍到,对周边山路不熟悉,接下来半年的时间里,卡卡带着米格先后四次追逐野猪,最终都是卡卡独自回来米格失踪。想起2017年虽经多番寻找仍未杳无音讯的旺旺、石头,我对米格的失踪自是希望甚小。米格首次失踪,两整夜没回,我在失踪次日去邻村找寻也没结果。直至某日下午一辆陌生的小车进山来了,球球(德牧,5岁)热情地迎了上去,客人一直不下车,我见状便上前询问,客人说怕球球,我一边喝止了球球的热情一边对客人说:别怕,这个狗不咬人,是来迎接您。客人说,在前面一个村(大珠村,相距3公里多),也是一只狼狗,我刚打开车门就要上车来,吓死我了。我一听,这肯定是米格!因为米格有此习惯。我马上带上球球驱车直奔,球球乘巧地一路吼叫呼唤同伴,果然车刚停稳就见从山上窜下来一团影子,直扑我身上,失踪40多个小时的米格终于找到了!


狗一般在2岁后才会定型定心,当然卡卡除外。她本是一只斗犬,恶犬排名第三,只是我让其多与人接触才收敛其悍性伪装呆萌样,搏得了众人的喜欢。进山以来,野猪的出现使其兽性激发、野猪獠牙给她的伤痛让其内心一直愤愤不平,每每闻到野猪味便会猛追不舍。其实这也是我主导造成的。

  汪活源是一个几近荒废的古村,600多年前,赖氏先祖从福建逃难至此,而今又整迁至乾潭镇。机缘而使,我成了新山里人,一众爱犬自然也随我进山,我要让狗把野兽的活动范围外移。因野猪黄麂出没频繁,球球守内,卡卡便带着众小左冲右扫,愣是划出了一片安宁之地,带着累累伤痕的卡卡也与野猪结下了不解之梁!

  话没说完,稍不留神卡卡又带着米格上山了,这一去又是一整天,天黑之际卡卡回了米格没回,晚上照例又是带上球球,在8公里外邻村山上找到了被野猪夹夹住的米格,听到球球的吼叫,半是委屈半是凄惨地回应着。所幸夹子伤的不深,几次擦药后右前腿就基本痊愈了,正所谓“鸡皮狗骨”。有趣的是,米格自此落下了一个后遗症:见到我就腿瘸!我不在或看不见我,奔跑自如,一见到我就把右前腿抬起打弯,瘸着走路。每当如此,我自是安慰几句,她便把腿放下。我想经此一次,米格应该不会再野出去。谁知消停了个把月又跟着卡卡出去了几次,又是独自在邻村山上被我找回。而本月的一次失踪,却让我大费周章。


12月7日,大雪,我从杭州赶回山里,天空已下起了雪子。众犬见到主人回来自是欣喜万分,我见怜便让他们晚上睡在我房门口。9日早,山里已是一片白茫茫,积雪已有10厘米,雪还在下,待我洗漱出来,只有球球一个在屋子里等我,查看监控得知卡卡和米格又出去了。我早饭也不吃就往山里走,球球在前带路,沿着脚印我们一直走到谷底,确认她俩已跑向深山,无奈只得折返。下午出山去仍不忘记打电话问两只狗有没有回。傍晚回山仍不见回来,我把她俩的晚饭从食堂带回、开着房门睡觉。零下6度的山里又有积雪,跑出去一天肯定是又冷又饿了。结果没回。


  10日中午仍不见卡卡踪影,我便着急了。进山三年,卡卡都是有惊无险,这次连卡卡都没回,心里自是忐忑不安。下午便开车和球球去附近村子转悠,未果。整天的冷雨,晚上气温更低。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稳住内心焦虑看了会书,把纷乱的思绪拼凑写了个东西发到朋友圈:

【深山里·汪活源】生活记事:无题!

一场冬雪,搅乱了生活,也搅浑了朋友圈。家人的嘱托、亲友的问候、组织的关心……地处群山之间的汪活源,自然是有所牵挂的。

其实这次的雪远没有杭州厚,但山里温度低,下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雪籽,好似给大地铺了一层镜面,8号傍晚开始的朵朵飘雪才给群山披上了素装。牛羊出不去了,鸡成盲眼了,鸭鹅虽不惧冷但也只能成天在池塘野看着鱼翔浅底,唯有几只狗狗在雪地里尽情撒欢,卡卡带着米格昨日一早就进了丛林,我踩着积雪微汗贴背也只能望山兴叹……

山里的冬季又是雨雪,最宜猫在屋内,烤火、炖肉、温酒、神侃、似醉……只奈有“山猫”帕杰罗在手,去不了“山猫纵队冰雪嘉年华跨年穿越”,又怎能放过这三山五岳的冰雪世界!连续两天出山入镇、穿村走乡,与爱犬球球一起享受这云雾缭绕的山川之美。

上月底,著名书画艺术家、中国国际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余剑宇来山,现场挥毫,书《沁园春·雪》赠我。现在想来真的是应景之作: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虽如此,仍无法入睡。便在高德地图上反复推演她俩上山追猎的路径,子夜在爱奇艺上看了部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血狼犬》,于是有了本文开头一说。人可以有多只狗,狗却只有一个主人!卡卡虽然顽劣但跟了我6年,米格跟我不到一年但已不离左右况其已受伤很深(从山东偷运到萧山,在鸡笼密闭的空间里,染上了狗瘟和细小,四肢肌肉萎缩,是杭州泽诚宠物医院细致医治50多天才得以存活)。我心里坚定了驱车去山那边几个村(桐庐、淳安界)寻狗的决心。


11日早上起来后便做了相应准备:充足的干粮、两壶蒲公英茶、雨衣雨鞋、工兵铲、防身器材和汽车防滑链。打点完毕去庙里点了一对酥油灯和三柱清香,唯一心愿就是菩萨保佑,把卡卡和米格平安带回!


  11日早上起来后便做了相应准备:充足的干粮、两壶蒲公英茶、雨衣雨鞋、工兵铲、防身器材和汽车防滑链。打点完毕去庙里点了一对酥油灯和三柱清香,唯一心愿就是菩萨保佑,把卡卡和米格平安带回!


  10时整,驱车出发。为节省时间也是仗着有“山猫”帕杰罗,我抄近道经建德天井源穿桐庐海拔800米天井岭,向阳山路泥泞不堪、背阴的水泥路却是冰雪覆盖,没有车辙印,交通局“山路结冰禁止通行”的路牌还赫然立在桥头。经508县道、转302省道再行百富线,下午1时到达桐庐县百江镇东坞村大坑自然村最深处一户农家。此村距汪活源直线距离4.5公里。关山重重开车竟要3小时。

  农户主人姓祈,76岁,得知我从汪活源来便邀入座。原来祈老先生曾在原汪活源所属行政村一片从医12年,对我的当地工友和汪活源的现状是如数家珍。虽然隔了九重山,原来曾是同村人!通过交谈,祈老先生确认我昨晚地图上的推演是正确的。因为当年行医,祈老先生往返的路就是从东坞到汪活源的,两边山石高耸,中间地势稍缓,脚头快也就2小时内,当然现在已修林茂竹,再也无法行走了。祈老先生说,过去打猎也常常走这条道,近几年很少见野猪了,原来是我那么多狗把野猪撵跑了。祈老先生的家往里,山清水秀、奇峰耸立、溪水湍急,如果让我再选,肯定会来此一走。


一个小时的座谈,虽然没有得到狗的音讯,但内心并没有失望。我坚持往山里再开一段,如此秀美的山川景致肯定是要一探深浅的。开到险处便安步代车,与球球一道快乐前行……

  半小时后告别了祈老先生,原路返回。因多次寻找,球球已习惯上车就叫,以此来引起失联狗狗的注意。车至后坞村的三叉路口,略作停顿,正寻思往左或右,突然车门边冒出两只爪子在扒门,扭头一看是我家米格!!!一定是听到了球球的叫声又看到了熟悉的车。我马上开门下车,看她那小样,眼闪泪光、浑身湿透、肚子干瘪、精神萎糜,打开后车门推她上车,把旧床单垫上,连续撕开几块米饼喂她,待其稍稍安定了再详加询问:怎么你一个?跑那么远找不到回家路了?冻坏饿坏了吧?……放眼四周只是没有卡卡的身影。我致电祈老先生说明情况,请他向当地村民了解。十分钟后回电说10号白天曾见过2只大狗。很好!只要两个都在,现在米格找到了,卡卡应该也在附近。

  我按图去了边上的毛岭坞,又去另一个山谷-智明坑,我边开车球球边叫,引来村子里的狗一片吠声,相信卡卡听到也会出来的。折回的半道看到溪对面山上有座土地庙,我马上停车,带上球球、米格去庙里,里面供养土地菩萨、土地公婆、关公,再三叩拜。之后又去松村的大松源山谷,再返回东坞村、后坞村,来来往往近一小时,后在去毛岭坞的路上,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卡卡!卡卡上车没有米格那样的兴奋,委屈与羞愧交加,朝我干瞪着双眼,准备承受我的打骂。事已至此,再重的责骂与惩罚又有何用?只能是该关则关、该拴则拴,一放一关、轮回着关。在百江镇简单吃了晚饭,于晚上8:20带着仨狗平安回到汪活源,三大盆牛肉沫煮饭倾刻化为乌有!

  12日早晨,正当大家沉浸在双十二购物狂热之时,我以两盏酥油灯、三柱清香还愿,结束了值得一书的寻狗之行。

我华东政法毕业,喜好地理历史,平生擅长的地图推演与断案推理,最为所用的是两样:一是2008年独闯湖北荆州,以只言片语之信息,救出身陷传销漩涡的员工;另一个就是进山后的寻狗!

时针指向了零时,购物狂欢已落幕,室外温度-5度,草就此文,既为纪念也为飨与我一般的爱狗人士!

—— 2018年12月12日子夜于汪活源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