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1

編輯《國畫》*品逸

图/文/郑亚林

  作為藝術的一部分——繪畫,歷來就不是獨來獨往的,即便是落窮款的优秀繪畫作品,它也是在一定藝術綜合理論和豐厚文化的基礎上產生的,作品体现着一定的文化背景和深層藝術意蘊;而絕不是單獨的繪事所完成的!言之无文,行之不远,胸无千壑,又岂能纳江?绘画需要博纳众长,成一家之事。诗书画印的有机结合,尚使画面日臻完美。即便给作品作个命名,也得近乎画意,更别说是画上题款了。因此,创作要符合画为意写,书为景修的宗旨;结合诗意理解画作,不失为一种审美的“递进式”阅读佳途。

《恋声依依》

非花非粉非春天,自有祥羽舞翩跹。蜡嘴依偎本诗意,蕉竹影中知暇闲。

《喜鵲登梅》

胸闊无瑕容大海,心满有度纳百川。畅游墨海方得意,愿天再借五百年。

《綴春》

片火尽烧比骄阳,馨香有度力无疆。根寻源求盘中笔,砚田耕耘春最忙。

《尚清》

闲滩汀坝栖倦鸟,修竹茂林泛清风。植心丹青八百树,任凭摇曳风雨中。

《沁雅》

姊妹多多相继生,赤粉黄白面不同。春风雨露难泽她,萧瑟秋里任峥嵘。

《素梅》

色墨春秋度乾坤,落笔厾墨需写神。纵非画圣道子手,也做大宋落魄人。

《高風》

早欲辩竹江南行,最难通途人不经。慕学竹林七贤士,举杯还需邀月明。

《亭亭》

箩盖顶下水清清,遮阴酷暑任浮萍。鳜鱼衔花轻尾跃,嬉戏蛙声倏间宁。

《雅意》

谁挂赤珠于荆棘?谁取圣果自天梯?惑了布衣梦,随了文人诗。

《冷凝》

百花式微我偏芳,生性傲骨斗寒霜。不与裙罗争高下,愿做暮冬第一香。

《嬌面》

不与浓花说淡妆,秉性寻祖客洛阳。逢人尽夸颜色好,贵妃嗅花两鬓沧。


《文詩》

金甲千盏岳岭西,秋末初发本自奇。百花已过粉黛面,欲观傲菊近东篱。

《堅骨》

谁擎翠盖弥天际?酷暑之时辟凉意。节节积高触月桂,梦幻暂作登云梯。

《祝願》

艳花簇里醉祥禽,酣中莫晓春色深。人生本是面涂色,洗尽淤污空留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