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1 阅读 330

小时候的事 ③

文字 / 原著

图片 / 来自网络

背景音乐 【鞠躬行礼拜大年】

— 全家过年前的准备 —

清晨,打开房门,哇!下雪了。漫天飞舞着鹅毛大雪,潇潇洒洒飘落下来。大街上,树上、房顶上,到处被厚厚的积雪铺盖着,银装素裹,一派北国风光。

“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时间好快呀!一晃新年快到了。家家户户在为过新年,奔走忙碌着。在筹备过年的时候,触景生情,不由自主的,想起我小时候过年的那些事情来。


在我童年的时候,每逢过年,一进腊月门在这段日子里,全家老少兴致勃勃的,为过新年做着安排。整日在忙忙碌碌,尤其,爸爸妈妈就更是辛勤劳累了。


购买年货啦!为我们做新衣服,新鞋子啦!打扫卫生,裱棚糊墙啦 !…… 每天看着 “ 黄历 ” 算着日子,起早贪黑的往前赶着活计。

在我们东北,“ 有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的说法。春节,正值数九隆冬冰天雪地的时候。生活在那个年代里的人们,住房简陋,泥草房较多,屋子保暖差。


每年寒露以后,天气逐渐转凉时,家家户户就为过冬御寒做着准备。为了避免冷空气进屋,窗户缝子用纸糊。还有大多数人家,此时,需要托坯掏炕(托坯——维修火炕用。掏炕——把炕洞里尘积的灰烬清除,利于排烟,起到热炕的作用。)和泥抹墙。用这些原始的取暖方法,尽可能的使屋子更加保暖些。


到了冬天,这里天寒地冻,各家各户唯一能够取暖的方式,就是靠烧火炕或扒火盆儿。所以,在我们这里平日储备柴火比什么都重要。因此,每年在秋冬两季,到了打柴的时节里。不论是秋风习习,落叶黄;还是北风阵阵,雪满山。此时,你若在我的家乡,便会常常的看到,走在山坡上,沟口旁,还是大道上,仨一帮,俩一伙,推着小车子,带着干粮袋,脚步匆匆进山打柴的身影。如此,也就自然形成了一道,故乡季节性的风景线。

特别是过新年,千家万户都要准备一些枝柴,为了用于走油哇!(炸食品),烀肉,煮饺子啦!这种柴火要比那些蒿草用起来方便的多了。


它还另有一个特殊的意义,就是在年三十子时,全家人在吃团圆饭前,爸爸妈妈叫上我们,依次跟着去自家的院子里,把事先备好的枝柴,每人往屋子里抱一些。在抱的同时嘴里还要不断的说,抱财了!抱财了!谁抱的越多越好。寓意 “ 发财 ” 用这样的形式,期盼着,来年家里生活富裕,日子能够好过些。


接下来,妈妈用刚刚抱回来的劈柴瓣子,烧上一锅热水,整个厨房热气腾腾。大人孩子里外屋得忙活着,拿着脸盆勾兑成温水,热热闹闹的洗脸梳头。然后,再换上新衣服,穿上新鞋新袜子。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迎接新年的到来。


为了这些需要,我和两个弟弟,二宝,三宝,经常和邻居的小伙伴们,一起上山打柴。早出晚归,挨冷受冻那是自然的啦!

那时我家日子过得紧巴,全家八口人,只有靠爸爸每月47.5元的工资来维持生活。经济条件不允许我们买奢侈品。记得当年我家唯一值钱的物件,是爸爸花了3.5元买的一块小马蹄表,用了好多年。后来,还是同族大爷家,有一个废弃的旧挂钟,借给我们使用,就这还让全家人,喜欢得不得了。


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爸爸妈妈依然是那样坚强执着地热爱生活,非常喜欢整洁。平日里,我家的干净利落劲儿,在老街坊邻居们的眼中,是特别受羡慕的一桩事。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爸爸要求我们小哥仨,把家里的前后院子,清扫的干干净净,残留的积雪和垃圾清理出去。

爸爸恐怕我们在干活时会产生矛盾,便把家里的院子,大致的划分了三块,分给我们每人一份,用这样的方法来约束我们。之后,他又简单的安排了一下,并且,再三的叮嘱了我们几句,就着急的上班去了。还没走多远,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有些不放心的样子,瞅着我,重复了一遍,刚才他说的话:“ 你要好好的带着两个弟弟干活,不准叽叽哈。” 便匆匆忙忙的上班去了。


我们按照爸爸划分的除雪地块,各自的干了起来。所用的工具都是爸爸空闲时,做的雪爬犁和冰车,上边绑着土篮子或者花筐 。


没拉几趟的功夫,三弟来到我跟前,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盯着我,央求道,要和我合伙。我看在平日里,他和我走得挺近乎的,便答应了他。


开始的时候,我们哥仨还感觉挺新鲜,很好玩的,有说有笑,连跑带闹的往外拉着雪。后来,时间稍长一点,觉得累啦!那种好奇的心情没有了,无精打采的。嗨!这情绪要是不好吧?就感到浑身无力气,看到雪堆都犯愁哇!

不论咋滴,这雪还得拉呀!怎么办呢?我站在那儿想了想,于是,耍了一个小聪明。将一旁正在搓雪的三弟,拉到跟前,四处看了一眼,小声的和他说了一下,我的想法,“ 把咱俩的雪,往你二哥的雪堆里扬一些,我们其不就可以少拉几趟吗?” 老三看看我,略有所思的诡秘一笑,脱口底声说句,“ 太好了!”


就这样,我们每次趁二弟不在的时候,慌慌张张的往他那边扔一点。他几趟回来,竟然,什么也没有觉察到。我们的胆子也就变大了。


有一次,三弟因为心里慌张,雪扔偏了,没有扬到二弟的雪堆上,而是仍到了,他那边还没有扫完的雪面上。从而,凡是撒到的地方都有明显的凹凸痕迹。这一下子出事啦!二弟回来,一眼就看出来了。并且,大发脾气,厉色的斥责我俩。随后,不敢示弱地进行疯狂的报复,把他的雪使劲地往我们这边儿扔。

他一个人哪是我俩的对手?我们彼此互不相让,在院子里打起了雪仗。拼命的把雪往对方那里扬,掀起的雪花带着雪块儿,在院子里横飞飘散。原本扫的很干净的院子,这时让我们弄得乱七八糟的。吵吵巴火的声音惊动了,刚好下班回来吃午饭的爸爸。他在屋子里听到后,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急的手拿筷子就跑了出来。


爸爸跑到院子里,看到我们正在争吵,大声的喝止道,“ 这是为什么?” 吵架中的我们听出是爸爸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后,停下手来。爸爸生气地说:“ 你们这是咋滴啦?把院子造成这个样子?” 我和三弟自知理亏,相互的看了一眼,低着头,站在那里,不敢吱声。就见二弟,抽泣着擦着眼泪,走到爸爸的跟前,委屈的,哭诉着打架的缘由。


爸爸还没等二弟说完,便明白了一二。非常生气的,把我和三弟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并且,气愤的对我说:“ 当初我是怎么和你讲的?不是让你好好的带他俩吗?你可倒好哇!挑头闹事儿,还俩欺负一个。” 只见他是越说越生气,然后,拿着筷子的手,在院子的上方,重重的画了一个大大圈儿。严厉的说:“ 这些雪都有你俩,在今天下午清完。不然,晚饭就别想吃啦!” 接着,怜爱的,拉着二弟小手,回到了屋里。当时,我好生郁闷,哪曾想啊?这事让我整的弄巧成拙了。

那个年代,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购买一切商品都要凭借着,政府按人头规定的标准,发放各种票卷。比如说哈,去商店买布要有布票,买肉要有肉票,下馆子吃饭要有粮票 ……


爸爸,把二弟带走,对他另有按排,是在情里之中,原因在于当年二弟,在我们那个小乡镇里,远近也算得上是个名人,虽然年纪不到十岁,也是出了名的 “ 小地主 ”( 小时候长的胖,街坊临居起的外号。)叫起大名没人知道,呼起外号无人不晓。


因为长的样子可爱,很招大人们的喜欢。所以,认识的人较多,办个啥事都可以。爸爸偏爱封他为我家的 “ 外交部长 ” ,什么紧缺,稀少,限量的商品,如果家里需要,他能轻松搞定,这次二弟又发挥了特长。

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年前的一切准备工作都以就绪。爸爸妈妈疼爱我们,腊月二十三过后,就不让我们干活了。我们可以撒着欢的玩啦!并且,还给我们每个人一些零花钱。现在想想不超过三元钱。


对于我们哥仨来说,每人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的钱,高兴之余,心里还小有担心。把钱放在身上吧,又怕丢了。放到家里吧,又怕其他两个兄弟动用。于是便这里掖掖,那里藏藏。


有钱了,宽裕了,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啦!便来到了,离家很近的供销社(商店),走进店里,看到了满屋子,尽然有序的摆放着各种商品,花样繁多。我径直的到了,卖儿童玩具的专柜。一个人痴情的站在那里,翘着脚,看着货架子上,那个让我惦记很久的漂亮玩具枪,还有那精美的文具盒,实在喜欢的不得了。当问起价格后,又失落地下意识的摸摸兜,心想,我这点儿钱,买那个也不够啊!

后来,会了几个小伙伴,也是好奇心在驱使,况且,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决定不在本乡消费,去临近乡镇走一走,玩一玩。然后,在买些鞭炮回来过年用。


我们一帮小孩,第一次出远门,乐颠颠地,徒步走了大约十几公里的路程,到了它乡,东瞅瞅,西望望,眼睛不够用了,看啥都稀奇。


大家闹腾了大半天儿,买好了喜欢的鞭炮。这时肚子也饿了,于是,聚到一起,七嘴八舌的呛呛了好一会,有的说饼干好吃,有的说下馆子好。磨磨唧唧的,后来总算想法统一了,下饭店,打牙祭。记忆清楚的记着,当时,每个人买了四两粮票的高粱米饭,又买了一碗大豆腐白菜汤,大概花了不到两角钱,美餐了一顿。

炮竹声声辞旧岁,春联户户纳吉祥。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天。话说这大年三十就到了,全家欢天喜地的过大年,通宵达旦的守岁。


大年初一,全家早早的吃完饭,爸妈叫我们小哥仨,去临居家里,给老亲少友们拜新年。我们个个穿戴漂亮,美滋滋,乐颠颠的是进了东家走西家,忙了大半天。

大街上,锣鼓喧天,锁呐吹的响,各村的大秧歌,汇集到我们居住的乡政府所在地。秧歌队,一伙比一伙扭的浪。高跷踩到雪地上,发出悦耳的节奏声。


看!扮演孙悟空的抓耳挠腮,上蹦下跳是活灵活现。去演猪八戒的大腹便便,手拿五齿耙子,挥来舞去憨厚可爱。扮成老奶奶的手拿长杆烟袋,头发后面还扎个鬏,上面挂着两个小辣椒,随着身体的扭动左右摇摆,滑稽可笑,逗的围观人群,笑声不断。


耍正月,闹二月,离离拉拉到三月,这就是当年人们,过年时的真实写照。岁月渐渐远去,时光却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作于长春 超凡 澜庭

谢谢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