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1 阅读 264

小时候的事 ③

文字 / 原著

图片 / 来自网络

背景音乐 【鞠躬行礼拜大年】

— 全家过年前的准备 —

 清晨,打开房门,哇!下雪了。漫天飞舞着鹅毛大雪,潇潇洒洒飘落下来,大街上,树上、房顶上到处被厚厚的积雪铺盖着,银装素裹,一派北国风光。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时间好快呀!一晃新年快到了。家家户户在为过新年,奔走忙碌着。在筹备过年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过年的情景。


在我小时候,每逢过年,一进腊月门这段日子里,全家老少兴致勃勃的,为过新年做着安排,整日在忙忙碌碌,尤其爸爸妈妈就更是辛勤劳累了。


购买年货啦,为我们做新衣服新鞋子啦,打扫卫生,裱棚糊墙啦 ……每天看着“黄历”算着日子,起早贪黑的往前赶时间。

 在我们东北,有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的说法。春节,正值数九隆冬冰天雪地的时候。生活在那个年代里的人们,住房简陋,泥草房较多,屋子保暖差,况且,窗户用纸糊(这也是东北八大怪之一)室内没有暖气,要靠烧火炕扒火盆来取暖,这样就使的人们,要经常上山打柴。


特别是过新年,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一些枝柴,为了用于走油(炸食品)烀肉,煮饺子啦,这种柴火要比那些蒿草用起来方便的多了。

 它还有特殊意义,就是在年三十子时,全家在吃团圆饭前,用它烧上一锅热水,大人小孩,热热闹闹的洗脸梳头,换上新衣服,穿上新鞋新袜子。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迎接新年的到来。


随后,全家人跟着爸爸妈妈依次去,自家的院子里,往屋里抱枝柴,抱的同时嘴里还要不断的说,抱财了!抱财了!谁抱的越多越好,寓意“发财”。用这样的形式,期盼着家里来年生活富裕,日子能够好过些。


为了这些需要,我和两个弟弟二宝,三宝,经常和临居的小伙伴一起上山打柴。起早贪黑,挨冷受冻很辛苦的,等枝柴备足后,再用锯把树枝截成大约等长,垛放整齐。

 那时我家日子过得紧巴,全家八口人,只有,靠爸爸每月47.5元的工资来维持生活。经济条件不允许我们买奢侈品。记得当年我家唯一值钱的日用品,是爸爸花了3.5元买的一块小马蹄表,用了好多年。后来,还是同族大爷家有一个废弃的旧挂钟,借给我们使用,就这还让全家人喜欢得不得了。


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爸爸妈妈依然是那样坚强执着地热爱生活,非常喜欢整洁,平日里我家都是临居们羡慕利落的人家。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爸爸要求我们把前后院清扫的干干净净,残留的积雪和垃圾清理出去。

 爸爸首先将任务落实“到户”分工明确责任到人。把地块分成三份,我们哥仨,人人有份,然后按着各自的任务干了起来。


用的工具都是爸爸空闲时,做的爬犁和冰车,上边绑上土蓝子或者花筐 。


三弟和我友好,我俩联合,建立同盟。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大家还感觉新鲜挺好玩的,连跑带颠的往外拉着雪。

 时间稍长也觉得累了,那种好玩的心情也没了,情绪不好就越觉的全身没有力气,看到雪堆都犯愁。


我就耍了一个小聪明。和三弟说了我的想法,把雪往他二哥的地盘扔些,我们就可以少拉几趟吗?老三不加思所脱口答应,好哇!


我们每次趁二弟不在的时候,慌慌张张的扔一点,他回来后,竟然,没发现有什么变化。

 有一次三弟因为慌张,雪没有扔到二弟的雪堆上,而是扔到了,他那边没有扫完的雪面上。从而,凡是扔到的地方都有明显的凹凸痕迹。这一下子出大事了,二弟回来,一眼就看出来了,并且大发雷霆。随后,疯狂的进行报复,把他的雪使劲地,往我们的地盘扔。


我们彼此互不相让,在院子里厮打起来,吵吵巴火的声音惊动了,刚好下班回来吃中午饭的爸爸。他在屋子里听到时,急的手拿筷子就跑了出来,问明情况后,便,把我和老三狠狠的训斥了一顿,随即,把二弟带走另有重用。并且,罚我们哥俩将所有的积雪清出。当时,好生郁闷,真没料到,这事让我整的弄巧成拙了。

 那个年代,实行的是计划经济,购买一切商品都要凭借着,政府按人头规定的标准,发放各种票卷。比如说哈,去商店买布要有布票,买肉要有肉票,下馆子吃饭要有粮票 ……


爸爸,把二弟带走另有按排,是在情里之中,原因在于当年二弟,在我们那个小乡镇里,远近也算得上是个名人,虽然年纪不到十岁,也是出了名的“小地主”(小时候长的胖,街坊临居起的外号)。叫起大名没人知道,呼起外号无人不晓。


因为长的样子可爱,很招大人们的喜欢。所以,认识的人较多,办个啥事都能成。爸爸偏爱封他为我家的“外交部长”,什么紧缺,稀少,限量的商品,如果家里需要,他能轻松搞定,这次二弟又发挥了特长。

 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年前的一切准备工作都以就绪,爸爸妈妈为了奖励我们,腊月二十三过后,就不让我们干活了。并且,给我们每个人发了年终“奖金”,现在想想不超过三元钱。


这比“巨款”对我们哥仨来说,也只有在每年的此时才有。这钱放到那里都不放心,恐怕有什么闪失,这里藏藏,那里掖掖。


有钱了,富裕了。盘算这钱如何的花呀!到供销社(商店)看看这个喜欢,看看那个也喜欢,再看看钱买啥“大件”也不够。

 最后会了几个小伙伴,也是好奇心在驱使,况且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决定不在本乡,去外乡镇的供销社,买鞭炮过年用。


我们一帮小孩,第一次出远门,乐颠颠地徒步,走了大约十几公里的路,到了它乡,东瞅瞅西望望,眼睛不够用了,看啥都稀奇。


随后,我们买到了酷爱的鞭炮。这时肚子也感觉的饿了,大家商量一下,下趟饭店,消费一把。每个人买了四两粮票的米饭,再买了一碗大豆腐白菜汤,大概花了不到两角钱,美餐了一顿。

 炮竹声声辞旧岁,春联户户纳吉祥。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天。这大年三十就到了,全家欢天喜地的过大年,通宵达旦的守岁。


大年初一,全家早早的吃完饭,爸妈叫我们小哥仨,去临居家里,给老亲少友们拜新年。我们穿戴漂亮,是进了东家走西家,忙了大半天。

 大街上,锣鼓喧天,锁呐吹的响,各村的大秧歌,汇集到我们居住的乡政府所在地。秧歌队,一伙比一伙扭的浪。高跷踩到雪地上,发出悦耳的节奏声。


看!扮演孙悟空的抓耳挠腮,上蹦下跳是活灵活现。去演猪八戒的大腹便便,手拿五齿耙子,挥来舞去憨厚可爱。扮成老奶奶的手拿长杆烟袋,头发后面还扎个鬏,上面再挂着两个小辣椒,随着身体的扭动左右摇摆,滑稽可笑,逗的围观人群,笑声不断。


过正月,闹二月,离离拉拉到三月,这就是当年人们,过年时的真实写照。岁月渐渐远去,留下了太多难忘的记忆。

作于长春 超凡 澜庭

谢谢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