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距离上一次发文已经过去快八个月了,我想,是时候跟关心我,帮助我,支持我的大家,说声谢谢,讲讲我的近况。


(如果看到这篇后续的你感到突兀,忘了我是谁,我在说什么,可以再看看这个👇)

 “不好意思,但是我有美丽的权利。”


首先,我很好,勿念。心理咨询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在朋友的鼓励下我自己学会了排解。上学之余,五月去了江西,六月去了趟南海,七月去了趟重庆,八月去了上海,九月去了武汉,十月去了贵阳,在这期间又陆陆续续经历了妈妈的手术,遇到现在的男朋友,以及我学业道路的改变,所以这么久一直没有静下心来对关心我的人回话,或许让大家担心了。

其次,关于那件事,那个马来西亚男人,我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心理治疗期间我没有接大使馆打来的电话,也删了他们的邮件,是的,我没有勇气去知道任何赤裸裸的真相,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至于他死了也好,活着也罢,属于什么组织也好,自己精神错乱也罢,大使馆干涉也好,不管也罢......我只希望这些种种,这辈子不会再跟我有关联。


我实在知道网络的力量真的很强大,说真的,我很后悔把那篇文章公开。我是一个喜欢写作给朋友看的,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美篇这个软件,我向来是把它当做一个文字编辑的工具。我没有混过圈,也没有关注过任何人,我只是写了文章以后点击自己可见,然后截图发到朋友圈便于喜欢我文笔的朋友看看而已,我甚至没有直接发过链接,因为我不需要点击量不需要关注度,自己的朋友看到自己的文字就很开心了,仅此而已。当时那个情况下愤然写出这篇文章公开也是为了引起大使馆的重视,只是我没想到,伴随着鼓励,支持,和同情的,是那么多来的那样突然的责备。

在这里,我真诚给大家道歉,如果你觉得我的文章发错了地方,对不起,我事先是真的不知道美篇的运作方式,不知道你们大家的使用习惯,在这里,我真诚地,对我的文章给大家在美篇的阅读带来的障碍说一声抱歉。(虽然这样说,今天这篇文章依然是发的不是地方,如果给不知情的人带来困扰了,在这里,也说一声抱歉,我实在没有其他途径了。)


但是,恕我不能接受,那些说我活该,说我不好好学习一个人到处乱跑,说我小题大做惊动了大使馆,说我就是穿着不当.........我现在,不想再反驳,我无力再反驳,因为要把这一页再翻过来对我来说需要太大的勇气,事到如今我想起这件事都会气的浑身颤抖,发过那篇文章后的几天我甚至没有勇气再打开这个软件了......我求求你们,想一想,如果我是你们的孩子,如果我是你们的姐妹,独自在一个视女性为生育工具的欠发达的沟通无力文化差异巨大穆斯林国度,被那样的威胁,被那样的无视和嘲弄,我求求你们,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但是请你们,不要站在到的制高点来对任何这样经历过的女孩子恶语相向,我们受不了。

最后,我的生活已回归正常,我家人依然不知道这件事,也没必要知道,朋友们对我很好,现在也有一个很爱我的男朋友,很感谢他在我一度很崩溃的阶段的理解和陪伴。


美篇上有朋友说认可我的文笔和逻辑,谢谢你们的鼓励,以后熟悉了美篇的运作方式,我想我也会在美篇写写东西。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关注我的人都能看到这篇文章,但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跟你们道一声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