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國畫》*品逸

國畫/徐恩存 文/鄭亞林

  饮酒作画,喻义赋诗,自古以来就是文人墨客的专属;对于画作、畫理的探讨和研究,更是一个人艺术综合素养的体现。作為恩師的徐恩存先生,我一直觉得有為他写点东西的必要,之所以迟迟没有动笔,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則學生學識欠佳,表達能力有限;二則面對大家、名家,不敢斷然下筆。徐恩存老师是艺术界名副其實的大家、名家、老前辈,也是我人生、艺路上的恩师,有着相当高的资历和声望,许多绘画大家的品评文章,皆出自他手。他亦理亦畫,是理論付諸於繪畫實踐的踐行者。他的作品沉健而雄渾,大氣而深邃。置身於他的畫作,就仿佛身心經歷了一場靈魂的洗禮。讓你在喧囂之余獨享幽靜與孤獨的樂趣。我愛我的老師,也愛他的藝術,我一次次品读他的画作,试图从画艺、与画技的角度探求老师创作的妙诀,去豐富我的繪畫實踐,但每次都让我无功而返。我竟不知從何處著手,去尋求那令我神往的靈丹妙藥。当我尝试着远离世间尘嚣,独自沉浸绘事这片乐土,看淡一切;以清净无为之举,再次审视恩师作品的时候,我才真正懂得了——那山那水,那草那木,分明是你内心深处的灵魂与艺术激情相互碰撞的杰作。没有思想和艺术高度的人又怎能徹底读懂?你博大的胸怀与宽厚仁慈的善举,加之你豐厚、廣博的藝理积淀,促成了你绘画创作的灵感,也成就了众多酷爱绘画艺术的大家、文人墨客。你為人處世低調、谦卑、隨和,始終秉承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生準則,淡泊明志,寧靜致遠。這種境界並非尋常人所具备。與你在一起,那便是同事,朋友,藝友,是關愛,更是呵護。面对你的作品,那便更是多了一份来自对你人品与博爱的仰视……

——鄭亞林

《秋瞑图》

《万古松风谈笑间》

《听松》

《松风万古》

《松荫论道》

《物道心宣》

《雲山飛瀑》

《江山如畫》

《寒山疏雨圖》

《秋山欲雨》

《獨在閑處聽雨聲》

《閑門讀奇書》

《雲谷松溪》

《山澗秋瞑》

《雲水蒼茫》

《松石叠嶂》

《大雪圖》

《大暑》

《東坡詩美》

《雲深人家》

《山澗暮靄》

《雲海》

《聽松遠望》

《雲居圖》

《山之小寒》

《暑山宜人》

《心歸》

《險山飛瀑》

《雲水間》

《松風納涼》

《崇山云橫》

 徐恩存,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著名画家,艺术史论学者,美术评论家,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副会长,山东美术家协会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