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代桃僵天有意,刚逢时节便得意。

英豪若无济世才,雄霸一方岂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