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发小闺蜜,现在感觉更像家里亲人。

  四十多年前,一个叫“阳”的小女孩,随着军人父母,来到我们城市,搬进叫“胜利一村”院子,那一年我十岁,阳九岁。

清晰地记得铁路小学叶校长,也是住在我们大院,微笑着领着阳,将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嘱咐我:“这是新来的同学”,是缘分一见如故,我就拉着怯怯的阳上学去了。

小学的同桌都是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阳因为刚刚转来,叶校长同意让我们两个小女孩同桌。因为住在一个大院,我和阳每天拉手上学,放学,两双手一直拉了四十多年。

  特别有趣,阳有两个哥哥,一个星,一个亮,我们常说:阳的家里是星星、月亮和太阳。

我也有两个哥哥,一个智,一个勇,我是文,哈哈,是智勇双全还能文哦。

阳的哥哥喜欢画画,让我充当“模特”,我就坐在椅子上,手里捧本书看着,姿势要坚持几个小时呢。

我的哥哥装扮成部队文工团的招考人员,让我和阳唱歌、跳舞,看看能否被录取。

想来是多么可乐的。

  我和阳都喜欢跳舞,我们一起被铁路“红小兵”宣传队选中,我们一起练功,一起排练,一起演出,还一起去外地巡回演出。

记得是一次全省各地演出一个月,当舞台大幕拉开,聚光灯闪亮,从台上看去,剧场里面观众坐的满满的,我和阳特别自豪。

演出四周时间,妈妈给了我四块钱零花钱,每周可用一块钱,阳的零钱指标也是这么多。

没有演出时,我和阳一起去当地的街上看看,我们都喜欢吃甜甜的糕团, 是芜湖特产。

  当些年,我们城市的铁路“红小兵”宣传队名气还挺高呢!同时期南京“小红花”艺术团名声最大,是我和阳最向往的,最羡慕的。


那次循回演出,我和阳的节目是《放鹅》,年龄大一些的两个姐姐是放鹅姑娘,我跟阳扮演的是大白鹅。你们能看出来哪个是我哪个是阳吗?

  我在《童年的图书馆》里面,详细地记录了我和阳在铁路图书馆度过的美好时光。

  那时候小学毕业是对口升学,蒋雯丽在《姥爷》这本书里面,用了许多章节,详细描写她的姥爷,在她一年级时,在那个没有家长接送孩子上学的年代,每天接送她。为了能就近升学,蒋雯丽的妈妈给她转了几次学。书中描写的铁路小学,就是我和阳上学的那所铁路小学,只是蒋雯丽比我俩低三届。


为了避免到路途遥远的铁路中学,我俩想去大院附近的实验小学,当时流行“小学戴帽”,就是小学增加一年初中,然后就可以升入地方教育系统所属中学。

铁路学校与地方学校是有界限的,不属于一个系统。阳的家人就委托熟人帮忙转学,因为我和阳是好朋友,也帮着将我转入实验小学。当年我俩的班级全部对口升学到铁路中学,那所中学步行需要五十多分钟,没有开通公交车。

我写这一篇时,跟我老爸再次聊到这件事情,一般来说,托人办事都要送些礼物,可是当年没有呀!阳的家人一直对我特别好,感觉我和阳就是姐俩。老爸依然抱歉地说:“当年我跟你妈应该去谢谢阳的家人呢”。

  实验小学我们也是一个班级,还同时参加了校游泳队。体育场的泳池下午对外开放,上午就是游泳队训练。我和阳都是开朗活泼的性格,到了泳池里面,我俩可开心了。

暑假的太阳火辣,游池是露天的,晒得我俩脸上后背脱了一层皮,我俩也不觉得苦,学会了蛙泳、仰泳……

现在,只要我去游泳,看到我动作比较标准,就会问到是跟哪个教练学习的,我都要说明,是小学跟阳同学在游泳队一起学的。

  哈哈,你们知道吗?阳的老公就是我们在实验小学的同学!两个都是初恋,两个纯真相爱,一直现在,在我们同学们中,是优秀恩爱夫妻的代表哦。

  实验小学初一毕业,升入中学时也面临一次选择,第二中学最好,指标紧张,第六中学有名额,学习环境要差一些。阳的家人能让阳进入第二中学,这样我俩就要分开上学,后来阳放弃了,选择与我一起到第六中学,我们就又在一个班级啦。

  七六年唐山大地震,我们城市据说也是地震带,家家户户搭建防震棚,为了学生疏散方便,教室里的课桌搬出去,学生带小板凳上学。

我和阳每天提前到教室,打扫卫生,约定保密。当早自习的铃声响起,老师和同学们走进清洁的教室,相互询问,我和阳只是笑笑,这个秘密一直保守到现在。

  有段时间同学们喜欢穿着军装照相,我俩也去照相馆穿上军装照相,是不是显得英姿飒爽呢。

 随着年龄大了,我们爱“臭美”了,照相时摆造型了。

  街上流行“烫发”,我们也跟着烫了发梢,感觉比原来洋气啦。

  “津浦大塘”我们城市的特色公园,因为就在我和阳居住的大院对面,有机会就去那里拍上一张,直到现在每一次走过津浦大塘公园,还是喜欢走一走水边的木板地面。

  中学毕业以后,阳与我不在一个城市上学,我们每月都要写上一封信,有时一周有想说的话,也要写封信,看到同样的地址来信那么多,以至于同学们都以为阳是我的“男朋友”,哈哈。

  一天阳告诉我,她们学校旁的“红艺照相馆”能洗印“艺术照”,让我寄一张底片给她。过了两周,我就收到了阳帮助我洗印的艺术照,你们看了感觉有“艺术”吗。

  今年全省运动会在我市召开,为了弘扬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花鼓灯,在开幕式上整个第三篇都是用花鼓灯的方式,展现全民健身。

老年大学专门用一个学期教我们花鼓灯舞蹈,知道吗?阳也参加我们这个班级学习,她就是为了陪伴我。这样以来,每次上课我们就可以见面了,我们又成了同学啦。

其实,阳是我市气排球协会的秘书长,有场地,有项目,每天都有训练的,阳参加过的比赛获得很多奖项呢。

有阳陪伴我一起学习,真是开心快乐。

  我常常解剖我自己,我基本不参加娱乐应酬,不会设宴招待,甚者不知歌舞厅是何物。在一些场合属于慢热型,我怎么与阳能手拉手四十多年?


每当我有快乐消息,每当我有苦闷烦恼,每当我欢喜,每当我忧愁,我第一个就是想到阳,想给她打电话,想见到她。


亲人是父母给你找的朋友,朋友是你给自己找的亲人。


同学是什么?发小闺蜜是什么?我与阳四十多年同学情,我感觉是亲人,是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