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雪中写望

宋代:林逋


片山兼水绕,晴雪复漫漫。

一径何人到,中林尽日看。

远分樵载重,斜压苇丛乾。

楼阁严城寺,疏钟动晚寒。

以上两张手机片片,2018-12-30摄于黄山。

北方的雪,下得稳重扎实,是鹅毛片片,是粉塑千林、银装万里。

而南方的雪,下得婉约缠绵,是柳絮纷纷,是风飘玉屑、雪撒琼花。


因此南方人不说“下雪”,只说“落雪”,单一个“落”,便觉绵密婉转,诗意无限,妙不可言。


南方雪色由来少,又站不住,落地即化,所以南方人对雪特别怜惜和渴望,视若珍宝。

近闻江南大雪,奈何庸常忙碌,怏怏无法前往,聊藉旧图宽我心、慰我怀。


“银沙万里无来迹,犬吠一声村落闲。”

我在南方以南的城市里,在嘈杂的水泥森林中,反复品味这一句。


我想,无论生活多么苟且,我们都该心存美好。

微信朋友圈直接分享上限9秒,遂借美篇完整分享,15秒。

用图片简易制做小视频的方法:

先用手机【黄油相机】添加【大雪】动态飘雪,后用【抖音短视频】添加音乐。

突发奇想琢磨出来的,若有其它更好的将图片变成视频的方法,请不吝赐教!

最诗意的雪,落在江南。

三生有幸,饱览如斯江山如画。


好久不见,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