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坐在河畔说话,

从夏天到冬天。

有山在我们面前,

也有细微的风。


我们说话的时候常常忘记诡计和烦扰。

我们努力的看一看真实到底是什么。

这包括,

最初是什么样子,

将来的前途是什么,

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我们不需要一滴酒或者一颗烟来烘托说话的气氛,

不需要,

我们根本不需要这些。


当你探知了事物的本质,

自然就会轻看所有迎奉。

就像那些骗人的把戏被戳穿,

我们都心平气和的笑而远离。


我们在河畔说话,

远山永远愿意倾听。

它听到说话的言语都这么真实。

就微笑着和平肃立。


其实,

这是一幅画。

一条古老的河,

一座古老的山。

有来自远古的风围绕轻旋。


我们说话,

我们知道了无论世事如何变迁,

山从不会被骗,

水从不会被骗,

永远活着的风也不会被骗。

这些是纯净的,

人的诡诈和骄傲在纯净面前,

就显得特别可笑又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