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绝妙的诗词:全篇不着“雪”字,却写尽冬雪之美!

近日,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给大半个中国披上了银白色的外衣,初雪的降临,让各地的小伙伴们都欢喜不已,甚至有的南方的朋友都打点好行装,到北方来看雪,领域雪景之美。 雪,自古以来就一直备受着诗人们的青睐。自东晋谢家才女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它似乎更成了后世文人反复咏唱的对象,有“独钓寒江雪”的幽雪,有“夜深知雪重”的深雪,还有“风雪夜归人”的温雪,无数飘飘洒洒的雪花里典藏着数不尽的诗情画意。  在中国诗词文化中,有这么一些诗词,他们描写雪景,却不着一个“雪”字,真真是堪称妙绝!接下来,就与大家一一分享!

唐·宋之问《苑中遇雪应制》 紫禁仙舆诘旦来,青旂遥倚望春台。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 清晨的朝阳破云而出,就像皇家的銮驾从天边驶来。高楼上谁穿着青袍眺望,就像望春台边随风飘扬的青旗。不知道庭院里今朝落下了雪花(庭霰:指落在庭院里的雪花),还以为昨夜庭院枝上开了花。全篇不带一个“雪”字,却生动形象地写出了雪后初晴的景象。  唐·高骈《对雪》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岐。 这是一首借景抒怀之作。诗人坐在窗前,欣赏着雪花飘入庭户,雪花把窗外的竿竿青竹变成了洁白的琼枝,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了。高楼四望,一片洁白,诗人希望白雪能掩盖住世上一切丑恶,让世界变得与雪一样洁白美好。

宋·陈与义《观雪》 无住庵前境界新,琼楼玉宇总无尘。开门倚杖移时立,我是人间富贵人。 陈与义,字去非,号简斋,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 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这首诗,也是清新脱俗,雅静非凡。  宋·杨万里《观雪》 坐看深来尺许强,偏於薄暮发寒光。半空舞倦居然嬾,一点风来特地忙。 落尽琼花天不惜,封它梅蕊玉无香。倩谁细橪成汤饼,换却人间烟火肠。 坐看落雪,其深已一尺有余,更在这黄昏时分发散着缕缕寒光。雪花在半空中舞到疲倦,显得轻柔无力,然而些许微风吹过,又翩然起舞。上天浑然不怜惜,让琼花似的雪落尽,将梅蕊、海棠的封存在冰雪之下,花香杳无。有谁能将这高洁的雪做成汤和饼,来涤荡人们满是人间烟火的肠胃。

宋·孙道绚《清平乐·雪》 悠悠飏飏。做尽轻模样。半夜萧萧窗外响。多在梅边竹上。 朱楼向晓帘开。六花片片飞来。无奈熏炉烟雾,腾腾扶上金钗。 全词借物抒情,不写一字之喜,不着一句之怒,作者用轻灵的笔触,把一个女子一喜一嗔的神情,刻画得是如此细致入微,惟妙惟肖。  清·纳兰性德《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喜欢雪花不在于其轻盈的形态,更在于其在寒处生长。雪花,虽与牡丹、海棠等人间富贵花不同,而是另具高洁品性。谢道韫是咏雪的著名才女,在她死后已无人怜惜雪花了,只落得漂泊天涯,在寒冷的月光和悲笳声中任西风吹向无际的大漠。  大雪,在诗人的笔下,总有数不尽的华章妙词。一着一“雪”字,却尽藏雪花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