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童年(一)

赶上了毛主席时代的尾巴

虽然只是出生在毛主席逝世那年的前半年,虽然只是在襁褓中在毛主席领导下度过了人生最初的七个月。但童年印象中最深的就是他老人家了。自己稍大点时朦胧中那幅贴在桌子正上方和蔼又威严的画像,桌子上那尊当时家家都有的瓷像,父亲笔记本扉页那张伟大舵手照片,一直是我童年至今最神圣的图腾。

到三四岁逐渐记事时,小姨和两个舅舅教我唱的最多的还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绣金匾》。外公是部队转业回来的,他的故事里总有老人家的事迹,他的言语中总会有老人家的语录。外公抽屉里的东西我可以随便翻动,唯独那枚鲜红的、擦的锃亮的毛主席的铜像章从不让我碰。据外婆说那是外公在部队得到的嘉奖,长大后才明白,那枚奖章,包含了外公那一代人对老人家深厚的感情。

  因为自己年龄太小,没有切身体会到伟大领袖巨大的号召力和凝聚力。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感悟到了他的伟大与永恒。为了深入了解这位将中华民族从苦难中拯救出来的历史巨人,专门购买了历史文献选编《历史巨人毛泽东》上、中、下全卷和《毛泽东选集》全卷并详加研读。从中汲取到的营养让我受益菲浅,其中的思想和观点既使在当下,也能指导我们正确的解决许多问题和困惑。

  身为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的人,自已以曾受过伟大领袖的领导而自豪,并经常在比自已稍小一些的朋友面前炫耀,那绝不是玩笑那么简单,那是真真切切的自豪。能在开国领袖的治下生活(虽然只是混沌的几个月),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人生经历。

一九七六年,一个让经历过那一年的中国人终生难忘的年份,一九七六年,一个让中国人心中巨痛的年份。那一年,新中国的三大开国领袖相继去世; 那一年,河北唐山市发生了伤亡超过20万人的大地震; 也就在那一年,我和千千万万的同龄人,出生了。

(敬请期待《回不去的童年》之二,下周五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