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褪出一切色彩,就像剥掉一切伪装,留下的惟有纯净与空灵,就像这些云上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