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时节,北国已是肃萧一片,南国能动人心魄的也就要数四大赏红叶之地:苏州天平山。虽连续数载不断,每当岁末月却总是心潮澎湃的竟赏。红叶随心境,文化冲心扉,竟然每次都有不少灵感,手中持镜,乐此不疲。

天平山不仅叶红,这种前朝设定的廊庙规制,宋明气象夹着五彩枫香纷至沓来,唯绝早赏者所慨然。

浓郁的色彩对视觉产生连续性冲击,晨辉映衬下,色诱不断,只觉创意不够。

微风中,枫叶翩翩如精灵,谁说拍照一定要清晰,朦胧有时更加诗意。

无论天下忧和乐,天平属于范仲淹家族封地,想必范老有灵在天也会极喜这个枫香时节。

近看不得全,远观方是真。觅得一处色浓的化不开之所在,实在超视觉享乐。

江南庙宇原本以苏杭名闻天下,加之各色枫香装扮,更加唯美。

数百年枫树红叶中,范老气宇轩昂立身观宇。

妙手丹青似要绘出这千姿百态、千红万绿,也怕自叹弗如。

这黄绿相间,令其有毕加索画符调性,虽非人,情相近。

镜头总要发挥其优势,否则背负何用?虚实之间,远近得失自取舍。

创意总是在驱使激情勃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