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母亲60多岁了,她前几天打电话给我,投诉父亲没按照她的想法做事,她原本希望我能为她撑腰,没成想我反而指出她有问题。气恼的她立即说“以后再不跟你说什么内心想法了”,我也毫不客气地怼了她,“您不要这样威胁我!”

一直以来我在与母亲相处时,总是扮演着听话孩子的角色,即使对她说的话不认同,对她有意见,也不会不给她面子。但这样做的后果是——我永远无法摆脱她带给我的负面影响。

母亲的情感控制

我母亲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也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从小她就不断告诫我,要防备别人,不要相信任何人。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小时候,她生病住院,将我们几兄妹托付给外公外婆照顾,事前专门将家里的重点物品归类,该藏的藏,该锁的锁,结果事后还是抱怨家里的大米等零星物品被外公外婆拿走了。我听她念叨,她甚至因此与外公外婆生了口角,但我一直半信半疑。我在心里犯嘀咕,连自己父母都不能相信吗?

母亲小时候与父亲吵架,她不吃不喝,躺在床上几天几夜,逼迫父亲认错就范,期间,我不得不去照顾和规劝她,而她告诉年幼的我,她的悲惨命运都是父亲造成的,如果她哪一天不在了,“一定是他害的!”事实上,父亲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也很开朗。

小时候母亲经常对我说:“你是我生命的全部,你不好,你对我不好,我活得都没意思了!”她完全把自己的幸福推到我的身上,让我背负沉重的思想包袱。这种捆绑一直持续到现在,这也是我人到中年还要与她进行情感对峙的原因。

因为我感觉,只有与她完成这种对峙,彻底摆脱她对我的情感控制,我才会真正放下困惑和愤怒,才能真正情感独立,才能去面对和解决自己生活中的问题。

情感控制影响深远

我发现,我生性多疑,在与领导或强势人物相处时,容易迷失自我,对于领导要么无原则服从,要么不愿接近。这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成效和事业发展。

由于受到父母关系模式的影响,我深信夫妻关系斗争大于合作,对妻子不够真诚,缺乏信任,这一度让我们的婚姻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刚结婚时,因为母亲的原因,我没少与妻子闹矛盾,婚姻一度面临崩溃,把自己逼得痛苦万分。后来,分隔两地,母亲与老婆距离远了,冲突才少了很多。还好在妻子是一个宽厚的人,比较有影响力,加上我勤于自我反省,阅读了很多关于婚姻成长的书籍,才逐渐走出了受害者的牢笼,获得了比较好的婚姻关系。

但我跟母亲的关系一直沿袭之前的模式。母亲总是用她的方式来控制我。前不久我小时候的一个玩伴不幸因车祸离世,母亲得知后立即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那个玩伴的母亲真坚强,“要是我,儿子不在了,我肯定活不下去了”,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在绑架我吗?

表面看起来是疼爱我,说我在她心目中位置重要,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是让我背负着原本不属于我的重担吗?我为什么要对母亲的幸福绝对负责呢?我和母亲是两个成年人啊!成年人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幸福和不幸负责吗?

就拿这次母亲对我生气这件事来说,事情很小,但激起了她极大的愤怒,原因就在于我没有按照往常的方式顺从她。在母亲的潜意识里,她觉得“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支持我!”“你不支持我,我以后就不对你真心了!”这样的思维模式与情感勒索的特征多么吻合!

摆脱情感陷阱

心理学家苏珊·福沃德对情感勒索的行为及手段进行了深刻的解剖和诊断,她认为,当身边的人利用你的恐惧、责任感和愧疚心理操纵你的生活,你就轻易掉入了他们的情感陷阱,被左右摆布,进退两难。

这些利用感情和利益关系勒索你的人,往往就在你身边,他们可能是你的爱人、父母、上司或同事、你最亲近的朋友……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是来自父母,当孩子没能摆脱父母的情感控制,他就难以摆脱容易受到身边人情感勒索的命运。

要摆脱父母的情感控制,必须要完成与父母的情感对峙,让自己的愤恨和痛苦倾泻出来,让自己不再背负不该承担的责任,不再感到自责、怯懦和畏惧。

当一个人真正走到这一步,即使父母没有能够为他们的行为道歉和改变,你也是获得了新生。

在互联网上一搜,那些教唆孩子感恩父母和老师的文章比比皆是,这些文章以父母的生养之苦,以老师的教育之恩来绑架孩子,事实上就是一种情感勒索,这让孩子承担了他们不该承担的思想包袱,培养出的是愚忠的孩子。

英国心理学家西尔维娅.克莱尔曾经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都以聚合为最终目的,只有一种爱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