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文字   杜勇

感谢似水骄阳、晰晰友情出镜


       我是第二次来到五彩滩了,这次可比7年前留下的印象好的太多啦,因为——下雨啦!

       五彩滩地处北疆额尔齐斯河北岸,在布尔津至哈巴河方向24千米处,是一片由流水侵蚀与风蚀作用,共同形成的状如古堡、色彩多变的雅丹地貌。

       同一个五彩滩,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气候条件下,获得的可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和认知。

       2011年7月中旬的一个午后,我和友人路过五彩滩,近前一看竟然大失所望——炎炎烈日下龟裂的砂岩如一片过火不久的焦土;额尔齐斯河有气无力地流淌着,只有远处的风力发电机组,在滚滚热浪中精神抖擞地转动着硕大的叶片,像极了一群摇着大蒲扇说风凉话的的瓜众……

  7年后的秋天再次来到这里时,乌云密布的天空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据说,这里一年只有几场雨,我们运气好,赶上啦!

       带来惊喜的正是这雨滴,在雨水的浸润下,眼前的五彩滩简直是美的让人挪不开眼啊——

       你是天上落下的霞

       你是石上开出的花……

       一霎那间,我的脑海中便涌出了这两句诗(绝对是触景生情的原创,若有雷同,立即删改。)

    从五彩滩的地质成因上看,由于河岸岩层间抗风化能力的强弱程度不一,形成了参差不齐的轮廓;夹裹其间的岩层由红色、土红色、浅黄色和浅绿色等砂岩、泥岩及沙砾岩组成,色泽各异。

  然而,皴染出这五彩缤纷色彩的却是多情的秋雨。

  中国画有“墨分五色”之法,运用的就是对水的干湿把控程度来达成的。

        此刻的五彩滩,在时急时缓的雨水的浸漫中,渐渐掀起魔幻的面纱,显露出充盈着匪夷所思色泽的容颜——在橘红色的基调上,漫色出墨绿;在大片赭褐色中,勾勒出明黄的线条;海蓝中有亮晃晃的白,嫩绿里有乌麻麻的黑……大自然用色之超然,我是形容不出来了。

  

  在五彩滩的怀抱中,额尔齐斯河甩出了墨绿的丝带,缠绕着南岸初露秋色的胡杨林,林中飞出的群鸟儿相互追逐着,在河面一掠而过隐入苇丛——绵绵秋雨把五彩滩洇成了立体的山水画……

        雨还在下,惊喜仍在继续。

        北疆的黄昏来的迟。约8点一刻左右,西边的天空忽然扯开了一道大口子,一片不可思议的橘红色的晚霞,在厚重的雨云中湿漉漉的喷射而出。在这晚霞的映照下,五彩滩霎时变成了"红彩滩"——红的滋润,红的通透,红的充盈,红的喜庆……

  在晚霞的背景中,额尔齐斯河显得愈发宁静,胡杨林变得更加神秘,大漠戈壁中的风车简化成了轻盈的剪影,似乎就要飞升到晚霞的光晕里……

  雨中的五彩滩啊,才映眼底,又上心头;是否还会像一方所罗门神奇的飞毯,在未来的某一个雨夜,潜入我迷蒙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