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原创:高英(美篇号:27824435)


人生在世,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遇见,可惜,并非所有的遇见都很美丽。尽管人海茫茫,却常是知音难觅。


“知音”一词出自古代典籍《列子》中关于伯牙、子期的典故。伯牙奏乐,子期会意,后来子期亡伯牙“破琴绝弦”,以示世上再无知音之人,从此给后人开启了“千古知音最难觅”的无限慨叹。


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写了类似伯牙、子期的至交故事,那就是衡山派的刘正风与日月神教的曲洋互为知音,两人不但都精通音律,而且能彼此欣赏。他们突破了门派偏见,为了所钟情的音乐艺术宁死不屈,最终共赴黄泉,两人合奏的《笑傲江湖曲》如伯牙所奏的《高山流水》一样成为人间绝响。刘正风与曲洋,其才可嘉,其情可敬,其亡可怜。


罗贯中所著的《三国演义》中,性情迥异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故事令人向往。刘备、关羽、张飞相逢于乱世,一见如故,源自英雄相惜。结义之后,三人同甘共苦,互不离弃。虽然作为蜀国国君的刘备在关羽死后不顾现实情况一意孤行地去报仇雪恨,导致自己和张飞抱恨死去,但是从情义的角度看,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的结义誓言。


曹雪芹的《红楼梦》中,贾宝玉与林黛玉初见,便说这个妹妹是见过的,亦为一见如故的表现,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没有错,林黛玉成为了从来不劝他求功名的知心之人。宝黛之爱,魂牵梦萦,至死不渝,可贵之处,就在于二人互为知音而已。


还有电影《知音》中的护国将军蔡锷和风尘女子小凤仙的相交、相知,被歌唱家李谷一所唱的主题曲深情演绎,且不说这首歌曲旋律多么优美,仅是歌词就相当走心:


山青青
水碧碧
高山流水韵依依
一声声如泣如诉
如悲啼
叹的是
人生难得一知己
千古知音最难觅

山青青
水碧碧
高山流水韵依依
一声声如颂如歌
如赞礼
赞的是
将军拔剑南天起
我愿做长风
绕战旗


蔡锷与小凤仙的情感,既有宝黛爱情的真切,又有爱国情怀的共鸣,自是另一番境界。这首主题曲的歌词,让人对“知音”一词更多理解,对知音之人更懂珍惜。


你我皆凡人,身在红尘中,难免行程染尽世俗颜色,着实难遇知音之人,万一哪天遇到一个人能够心生一见如故之感,自是人生罕有快事。那感觉,当如金庸小说《神雕侠侣》中的老年黄药师与少年杨过的相遇,超越年龄,超越经历,相处时能够互通心意。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作为普通人就没有得遇知音的机会,只不过,要看你怎么去理解知音的内涵。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遇见如前文所列举的令人如痴如醉的知音情义,却常会拥有另一种与知音相近的美好情意,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百度了一下,“惺惺相惜”一词出自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意思是性格、志趣、境遇相同的人互相爱护、同情、支持。


窃以为能够惺惺相惜的人,即使性格、志趣、境遇并不相同,也必然具备“互相爱护、同情、支持”的感情。换句话说,一旦交往的双方能够互相爱护、同情、支持,就是在惺惺相惜。至于在交往中会产生嫌弃、反感、鄙视、曲解、排斥、强势、猜疑、妒忌、胁迫、利用、虚伪等状况的人,肯定与惺惺相惜这种情感毫无关系。


以前,我并没有在意过“惺惺相惜”一词,直到遇见柳并和她日渐熟悉。我和柳截然不同,完全是两种类型的人。柳不同于我的呆板、偏执、狭隘、张扬、率性、自恋,她为人低调而有原则,作平凡状却独具慧眼,与人相交富有分寸感。本来按照我的为人,我们不会有太多交集。


记得成为同事不久,柳就友善地主动和我聊天。因为我们都是幼儿的母亲,所以常常会聊起关于孩子的话题,很快我就发现柳和她的儿子十分有趣,这让我大有好感,慢慢地就走近了,不知不觉中做到了彼此信任。这个过程,就如春夏秋冬的转换一样自然而然。


后来,因我主动辞职离开了原先的单位,就此和柳等要好的同事们别离,加上因突然失去父亲痛不欲生的我大有消极避世之念,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搬到了南部山区定居,从此与原先在济南的熟人都隔了遥远的距离。


有一段时间,我从不联系任何人,宁愿让曾经认识我的人把我忘记,一度觉得活在世上一个朋友都没有也没关系。然而,善良的熟人们却不计较我的任性疏离,无论故交还是新朋,都有人对我念念不忘,会主动跟我联系,除了友好的问候,还有“缺生活费了就告诉我”的关怀,温暖了我人生中在精神上最为黑暗的一段岁月,我没有真的坠入抑郁症的深渊,与这些朋友的真诚关爱大有关联。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我在具有自暴自弃的倾向时,从朋友那里获得了有力的社会支持,对身心健康非常有利。从此,我以“穷在山区有人问”的奇遇而自鸣得意,热爱生活的本性重新被激活。


我想:对于善待我的人们,自己无以回报,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好好生活,至少要让朋友们不以认识我为耻。我要用自己的积极进取,让所有关爱我的人放心。


自然,这些一直关心我的人中有柳。之所以单独挑出她来说,是因为她引导我懂得了什么是惺惺相惜。因为距离遥远,又各自忙着过自己的日子,所以我和柳难得一见,和其他在济南的朋友一样,常常一别就是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尤其后来大家知道我在忙着写东西,更是对我爱护有加,平时没事儿连个微信都不跟我闲聊哒,但是感情依旧。


有一次,柳说要来南部山区参加培训,终于有了重聚的可能。结果她是在田野之中的某个建筑里封闭学习,也弄不清什么地方,而我在人生中途落脚南部山区,对这里的地理环境并不熟悉,最终我们竟然离得近了也没见上一面。当我为此遗憾时,柳却说我们能够离得如此近过就很不错,在人生中我们能够遇见,相互鼓励、相互温暖,有这份惺惺相惜之情足矣。


柳的原话记不清了,但大意如此吧。柳的豁达和睿智,让我豁然开朗——原来人与人之间还有一种可贵的美好情意叫惺惺相惜。难能可贵的是,这份情意已然拥有,无需寻寻觅觅。


回顾与柳的交往,我对她是粗枝大叶,她待我却十分细腻。


当我习惯说自己笨时,柳却以冷眼旁观的姿态平静地说:“你是有时候笨,有时候聪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我,于是认真问她我什么时候笨什么时候聪明。柳稍加思索便说:“你是该笨时就笨,该聪明时就聪明。”我倒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心想照柳后面所说,自己岂非大智若愚之人?这是柳在变着法夸我鼓励我,所以至今尚有自知之明的我只信她前面的话,并不信她后面的解释。


在我的网络动态上,柳发现我因不明事理的邻居相扰而烦恼,她淡淡发过几句话来,就能把我的满腔怒火给扑灭,让我决定进一步修炼心理;当我刚开通微信时,一向低调的柳却高调地给我发过几个她所喜欢的微信公众号,其中的“六神磊磊读金庸”和“老树画画”让我十分喜爱……在与柳为数不多的交往中,她能洞察到我都没觉察到的一些自己的心思,真是难得。


当现在人们感叹叫你“亲”的人并不真亲、称“朋友”的人亦非真友时,我却依然拥有人世间惺惺相惜的美好情意,心中所珍藏的朋友,两只手也数不过来,这是上天的厚爱,这是人生的幸运。


因此,当你知道我住在偏僻的小山村,日常深居简出而无社交,忙于埋头过自己的清静日子之时,千万别以为我是缺朋少友的可怜虫。我拥有的友情,纯而真,淡而深,基本与世俗利益纠葛无关。


在我的真心朋友中,既有曾经的同学、同事,又有曾经的学生,大家的年龄和性情各各不同,却能始终真诚相待。我们的友情,从来不是挂在嘴上,而是珍存心里。平时各忙各的,互不相扰;若是有事联系,则真情依旧。


由此,我平凡的人生中,出现了即使身处逆境、生活清贫也拥有诸多真心朋友的奇迹。我想:人与人之间最好的交往方式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情意就是惺惺相惜。


高英写于2018年12月5日上午,首发于美篇,作者为美篇签约作者。


 人这一辈子,就是做做加减法

本文系高英原创作品,侵权必究。高英的联系邮箱:2799286270@qq.com,欢迎关注公众号“高英的南山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