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忆当兵。1972年11月从四川省万县应征入伍,不满17岁的我,高中还未毕业,抱着一颗对部队的热爱,对军人的崇尚,不顾家人及老师的劝说"高中"学业完成后再说,立志要走从军路。

通过体检、政审如愿以常,1972年12月从万县(万州)出发,座一天一晚的轮船到达重庆,从朝天门码头步行到菜园坝火车站,战友们一路歌声嘹亮,到火车站后座上闷灌火车经成都到达云南广通火车站,由于火车上没有厕所,每节车厢放一个桶,解决小便之用,百多人一节车厢,要不了多久,桷就装不下了,火车每到一站,站上的男女厕所全被"征用",女厕所有女同志的赶紧自觉让位,大家要利用有限的时间解决完大小便。记得一次有一位战友在火车要解大便,火车要很长时间才到站,内急得很,只好把车门打开,由两人把他的手拉着,屁股朝着车门外解决问题,忽然一股风吹來,把另一人的军帽吹跑了,新兵到部队后才得以补发。座两天两晚的闷灌火车才到达广通,然后座部队的解放牌大卡车,背包当櫈子,车厢上没有挡布,公路全是泥巴路,正值云南的旱季,一路尘土飞扬,每到一地宿营全身上下全是泥恢,这样座了五天才到达我们所在的部队一一云南省耿马县孟定,与缅甸山水相连。

在孟定团部新兵训练了三个月,被分配到驻守在云南省镇康县勐堆公社的七连,由于边防一线还没有修公路,也全靠步行,一路跋山涉水,三天时间才到达了连队,

我在连队工作,学习,训练,生产劳动有7连时间,73至74年都在当地农村工作,主要是给村民划成份,(因边疆村没有明确那家是贫农、中农、地主、富农等)由我们工作队去调查落实,我担任工作队文书工作,任务完成得很好,被云南省镇康县委、县政府评为优秀个人。75年回到连队后,接任连部文书工作,主要是两大任务:一是保管好连队的枪支弹药;二是负责连队的所有文书材料的撰写,办好各种专栏:有学习园地、军事训练园地,每月更新一次,每个节日的专栏等,在担任文书工作期间,对我的文字写作能力,书法提高很大。除此之外还要参加一些军事训练和生产劳动等。

担任了半年的班长职务,半年当中还带领一个班参加了团里教导队四个月的军事训练,这个班都是从连队各个班抽来的尖子,由我继续担任这个班的班长,带好这个班责任重大,后来我们这个班的多数战友都提为了军官,对我个人的军事素质提高很大。教导队结束回连队不久就调任二营部书记工作,后又调边防五团政治处工作,直到转业回地方。

二、忆连队。 我们连队是云南省军区边防六团二营七连,驻守在镇康县勐堆公社,担负着守卫近30公里的边防线,一个前哨排长年驻守在边防线上,连队坚持每月在边防线上巡逻1至2次,每个班轮流进行,要步行到每个界桩,几乎都是森林大山,杂草丛生,崎岖小路,有时走一天也没有一户人家,战士们主要吃压缩饼干用白开水充饥,洗不上一次澡,每次巡逻大约半月左右,平时连队主要是军事训练,政治学习,生产劳动,深入边民做群众工作,搞好军民关系,筑成边防线上的铜墙铁壁。

我们连队后勤工作做得非常好,喂有百多头牛、百多头羊、几十头猪、还有鸡鸭等家畜家禽,每周不是杀猪就是宰牛羊,每个班都有半亩的蔬菜地,连队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干部战士的生活过得很充实。

1979年2月我们七连抽调到自卫返击的战场,又多了一道光辉的历史,随着裁军百万的大潮,连队也随之转为边防武警部队。

  1973年4月到达连队,我们七连跟营部驻在一起,六连驻在勐捧公社需要走半天路程,八连驻在勐堆公社的棚木山,需要走两小时山路。

那时要照张相寄回到家里需要到20多公里的镇康县城,利用星期天战士们轮流请假并要花费一天的时间,取像片下周又要请一天的假。照张相很不容易,这张全连官兵1974年国庆节合影照,还是连队专门从县城像館请来的,战友们照了很多的相,几十年了,由于保管不善,很多相片看不清了,所以这张相片很珍贵,还是余排长昨天从手机里给我发过來的,看着这张久别的相片大部分战友都回忆不起來了,加上我们连前哨排的战友没有回连队参加合影,也是一大遗憾。

  1977年这是我在连队5年时间的第二次连队官兵合影,前哨排的战友们仍然没有参加,这5年时间人员变动大,很多战友转业退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三、想战友。我们连队常年保持在百多号人,每年都有转业、退伍的,每年又不断地有新鲜血液加入进来,七年时间,大约估算一下也有六、七百名战友在一起学习、训练、劳动过,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我们连队的战友主要来自云南、四川、贵州、重庆、河南、江苏等地的人员,不管来自那里都很团结,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共同进步。现在虽然多数回到各自的地方,从事不同的工作,只要那个战友到了另一个地方,那里的战友都能热情接待,奉为上宾,战友这份情谊永远也忘不掉,一时的战友,永远的兄弟。

我在七连7年时间,与战友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我的成长进步与连队干部的培养教育是分不开的,因此这段情谊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在这里我只回忆几个人几个片段,对每个战友不能一一回忆,表示歉意。

王力:云南永平县人,接我入伍的班长,在未当兵前一直做我的工作,新兵连训练是我的班长,分配时又跟他在一个连队,专门向连队领导汇报了我的情况,因此,我一直受到连队领导的重视。

许世明:我下连队第一任连长,贵州岑巩县人,到连队第二天在全连会议上宣布我参加农村复查成份工作队,(当时几十个下连队的新兵,只有我被点了将,说明连队对我很重视)担任文书工作,经常关心过问我在农村工作队的情况,鼓励我努力工作,75年他转业时邀请我去给他的行礼包装上写字,夸我毛笔字写得好。

赵加勤,云南腾冲县人,下连队时副指导员,后任指导员,二营部教导员,临沧边防武警支队政委。我担任文书期间,我俩经常在一起研究材料如何写,我俩经常是酒当茶水,边喝酒边研究材料,对我的写作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之一。

曾德全:四川广安人,我下连队时刚提排长。印象最深的是我刚下连队不久,当时全国正在“批林批孔”,营部点名要我代表当地驻军在全县批判大会上发言,我的发言材料是他帮我修改把关。后又一起到团教导队学习军事地形学,对我的成长起到重要作用。

李正东:云南永德县人,连队副连长,也是边疆村民复查成份我们这个工作队的队长,我是文书,我们这个队共有10人,我俩住在村部,其余8人分别住在四个生产队,我俩经常到生产队检查工作情况,我主要是当好参谋,写好文字材料,把各小组报来的材料进行修改整理,填写各家各户的表册,最终评出每家是什么成份,写好每阶段的小结和工作总结报县委,他给了我很多建议和帮助,使我从学校门进入社会门学到了很多知识......。

在部队写材料时纪念照。

写两首诗以表对连队对战友的思念:

七律 想念战友

(中华通韵)

一朝连队共驰步,转到地方各自炫。

通讯快捷利见翩,战壕情谊随时款。

如今战友霜侵须,当代英姿装缀恋。

训练劳勤争造优,生龙活虎上前线。

七绝 颂战友

(平水韵)

退休退隐不凋色,继续前贤献余热。

厚蓄迎潮老我甜,夕郎胜似紫微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