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保存岁月最好的方式,

是致力于把岁月变为永存的诗篇或画卷。

晚秋抑或初冬,

总是莫名的钟情于那满目的金黄。

枝头上残留着恋恋不舍的深情,

草地上静卧着护花春泥的酝酿。

也许,

枝头的孤傲片片落下时也会发出叹息?

也许,

梧桐叶子匍匐在地时,

重叠着堆积起来的也有凄凉?

但,此时,我的心中――

没有离情,也没有感伤

不觉萧瑟,也不觉惆怅

那遍地的落叶是一种壮观的美,

美得令人震撼。

走在落叶之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伴着耳边的鸟鸣,

在静谧的动感中,

虔诚地倾听着大自然的合声,

仿佛编织着一个关于季节的美梦。

曲径通幽之处,有一片静谧之地,

是飞鸟的天堂,

它们追逐着,翻飞着,不同的叫声里

是我们无法解密的语言,

也许是深情的呼唤,也许是耳鬓厮磨的呢喃。

枝叶繁茂的石楠在小径旁静静伫立,

一串串红红的果子,相思般缀满枝头,

撩拔着路人深深浅浅的情感。

远处一堆耀眼的明黄,

原不知是什么树,

走近了看,叶子尖尖细细的,

在疏密有致的枝条间闪烁着炫目的色彩,

有一种雍容华贵的仪态。

从识花君那里一查,

它竟真的有一个高贵的名字:

金枝国槐。

这里,

远远近近,高高低低,

有各种各样的树,也有许许多多的花。

有的翠绿着,有的干枯了;

有的盛开着,有的凋零了。

他们用各自的花语体味着季节的温度,

以它们应有的姿态将最美的情意,

交给冰雪,交给寒风。

在避不开的岁月轮回中,

等待着涅磐,期待着重生。

与长天一色的水面上,有着迷人的倒影,

水鸟,残荷,垂柳,楼宇,

水墨画一般,层次分明。

“以水润城,以绿萌城,以文化城,以业兴城”的标语,

似乎在向人们承诺着,

这是一个宜居的城市。

我就在这样一个小城市生活着,

在每一个或明媚或阴冷的日子里,

慢慢地走着,静静地看着,

细细地听着,淡淡地聊着。

是的,就这样,淡淡地……

即使在冬月,

也没有寒风的料峭,只有初冬的静美。

境由心生,活的就是一个心境。

人到中年,

早没有了年轻时的波澜壮阔,志向高远,

只留下岁月安稳,恬淡自然。


何必在意那回不去的匆匆过往,

只需珍惜当下平凡的岁月绵长。

每一片落叶,每一个季节,

都是岁月精美的书签。

你读着人生的章节,

它阅着世间的冷暖。

就在这样的静默中,

我等待着初雪,想望着春天。

心中若有桃花园,何处不是水云间!

每一处小小的景色,都应该是一幅画。

每一个平常的日子,都应该是一首诗。

每一次低眉凝神

每一次挥笔落墨

每一次举杯对酌

每一次情感起落

都应该是一首流淌着的岁月的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