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冬微寒,

风,吹黄了秋草,

也干涸了一汪池水,

却在晨雾中迷茫。

抬头隐约可见黯淡长空,

怎奈,

惊起鸥鹭一行。

唯有埂上芦花淡然。



芦花未尽,摇曳生姿。

绽露着它的芳华,

与晨雾依偎曼舞,

与白霜呢喃吟唱。


蒹葭苍苍,白雾茫茫。

有位伊人,在水一方……

忽闻萧声悠扬,

漠漠轻愁一曲长安暮。

回眸顾有伊人,

步入荻花深处。


一袭红裙油纸伞,

低眉浅笑舞霓裳。

絮飞如雪轻落指间,

芦花微颤似沉醉。


醉倒在白霜的梦里,

醉倒在红裙边,

醉倒在青阶微凉的露水上,

醉倒在岁月的风尘中默默的隐逸。


那份美丽,叫谁倾心。

所谓伊人,身在何方?


蒹葭苍苍,白雾茫茫。

有位伊人,在水一方……

  感谢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