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3

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远游是因为心灵无法安顿,不停寻找。 可人一旦变老,才知道故园就是安放心灵最好的地方。 那些胸中的山水,都化作一首首诗,留在路上。

或者正是那些远游路上的风景,安顿了曾经骚动的心,安顿了无处停留的乡愁。 老家,就藏在光阴深处。

窗前那丛芭蕉,等了一辈子,枯了荣,荣了枯,只为等你回来。 墙角的水缸,满了浅,浅了满,只为等你回来痛快喝上一瓢。

墙上的褐衣,还是离家前的样子,散发着麻质的清香。 巷子里,吱呀吱呀的是童年的水车,连鸡鸣犬吠也是童年的味道。

可回乡之路亦是漫漫无际,岂能说走就走啊。 人在俗世,各种羁绊。只得问一声,何处是归程? 一路饱赏了山水之美的人,两袖清风漂泊许久的人,光阴若是叠起来,该也有厚厚一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