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2

乡村蜕变

卢志芳/文

周末,我和老公回老家喝侄女的升学喜酒。那天听堂哥说侄女考取了一所985名牌大学,而且我们村里的孩子们,很多都读了大学。回想起几十年前,我们村里很多孩子因为经济原因,未能读完初中就中途辍学了。现在的社会真好!孩子们真幸福!从小学到高中,不收一分钱学费,只要勤奋努力就能考上大学,进入高等学府接受最好的教育。

一路上,老公专心紧握他的方向盘,我则静心欣赏路边的风景。笔直宽阔的公路上,客车、货车、小轿车、三轮车、摩托车,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远望青山,满目葱郁,连绵起伏的群山中,一株株高大挺拔的桉树,整齐有序地排列着。公路两边是绿色的海洋,一望无际的禾苗,在金风的爱抚下,时而微笑地点头致意,时而俏皮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派欣欣向荣的自然风光,让我回想起我小时候的情境,那时候,生产队每到双抢季节,大人小孩都要出工,各尽其劳。一个队,大概百来亩田,从开始到忙完,不管天晴还是下雨,需要四十天时间。除了用耕牛犁田耙田外,其余所有的工序都是用人力来完成。比如用人力打稻机打稻谷,人力插田、人力除草、人力锄草等等。妇女们弯着腰负责镰禾,她们左手抓着禾杆,右手用镰刀把禾杆从禾根上大约20厘米处镰断,然后,一把把摆放好。男人则负责打稻谷。只见他们双手紧握禾把杆,把禾头放进打稻机内,用单脚启动机械式机器,右脚累了换左脚,左脚累了换右脚,脚步跟着打稻机的轴芯起起落落,上下翻飞,每打完一部分禾把后,又要向前拖移一次打稻机,每天早出晚归,如此循环劳作。看着大人们汗流浃背又忙又累,我也下田帮着搬禾把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溅到全身泥巴水。那时的农民付出了相当大的劳力动,很辛苦,但换来的也只有三四百斤的亩产。

现在耙田用滚田机,插田用插秧机,收稻谷用收割机,除虫用杀虫剂,除草用除草剂,大大减轻了耕作者的劳动量,不但省时省力,而且农作物年年丰收,不怎么去招呼也是亩产上千斤。科技的进步,使耕作者变得更加轻松。剩余的时间可以扩大副业,或外出短时务工,增加年收入,令生活更加富裕。

乡村在蜕变!以前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每到雨水季节,就变成了泥泞的“水泥路”,村民行走非常困难,一不小心就会打滑、跌跤。现在是纵横交错的两米多宽的混凝土硬化路,两旁还植满了花草。以前乡亲们住的低矮的茅草房,或简陋的土坯瓦房不见了,瞩目所及的是一幢幢三层或四层的新建楼房,里里外外都贴了各种款式的瓷砖,装修得格外漂亮!父老乡亲的家里,电脑、空调、电风扇、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电饭煲,应有尽有。(记得小时候,村里只有二祖公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全村人吃饱晚饭后,就聚在他家里看电视,如遇风雨天,14寸的黑白荧屏沙沙作响,花花点点的看不清图像。现在的电视机都是彩色的,摇控的,距离几米远,拿着摇控器轻轻一点就能开机、关机或搜台。好神奇啊!)大部分村民的门前或屋后都停放着崭新的小轿车。家家户户都安接了互联网,天猫,京东等等线上线下的各种商品,造型别致,式样繁多,任意选择,足不出户也能买到自己需要的喜欢的满意物品。更可喜的是,出门只要拿着手机,不用带钱包也能完成支付交易,轻松又便捷。

听当村支书的侄子说,现在中央政府的政策为农村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在农村搞种养业的都会享受到政府的奖励和补贴。我们村现有蔬菜基地,香蕉基地,百香果基地,还有两家大型养猪专业户,和几家养鱼专业户,另外还有一家规模不小的养鸡场。村里的几家商店都是在自家一楼开的,规模也不小。经营的范围和县城的市场大同小异,货架上摆卖的糖、烟、酒、盐、花生油、酱油、米醋,琳琅满目;摊台上的鸡、鸭、鱼、猪肉、鸡蛋、豆腐、青菜、姜、葱、蒜、辣椒等等,应有尽有。村民们在自己本村就能买到自己吃的,用的日常生活所需品。回想以前买点盐或买点肉,也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去到圩镇才能买到。以前,饥一顿,饱一顿,无鱼无肉,半饱饭。现在则是鸡鸭鱼肉不想吃,绿色食品尝一尝。注重健身讲究养生。村里除了有商店,还有篮球场、娱乐室、幼儿园、敬老院、卫生院等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每天有环卫工人入村清运垃圾。一切都在向城市接轨,向国际接轨。

改革开放40年来,祖国各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发展日新月异,而我们广大的农村,也随着时代的变迁展现出旧貌换新颜的蜕变!


此小文入选“2018年广西60大庆作品展”,并在《情暖绣水》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