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2 阅读 341

接大姐们回家过年啦

文字:原著

图片:源于网络

背景音乐 :《新年快乐 乐新年》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忆往昔。

老话说呀,立冬过后,这年就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就连这空气中仿佛都带着年味,盼年的感觉,似乎睡觉时脸上都带着笑容。


即使这样,盼年的兴奋,也远不及我们想念姐姐,渴望,她们全家能来我们这里过年的那种期盼心情!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大姐就已经参加工作了,她在外地一个 “ 国营 ” 机械厂上班,大姐夫是同厂的技术干部,单位在厂区附近,分给了她们一套职工家属住宅楼,这家就定居在那里。大姐平时很少有空回来,只有,节假日工厂放假,才能,有机会与姐夫一起,带着孩子们回娘家这里看看。


大姐每次回来前,几乎,是写信告诉爸妈日期的,60/70年代前的人们,两地之间传递信息,大都靠书信往来,电话在当年算得上是奢侈品了,在那个年月里,唯有单位和特殊人家安装,普通老百姓是没有的。如遇急事,可以到邮政局交费打电话。

这不年快到了吗?接到大姐全家要来我们这里过年的消息,全家人高兴的那啥似的,每天翻着“黄历”数着日子,在期盼着,等待着。


从这一刻起,明显的感觉到,爸妈他(她)俩的表情和往常都不一样,脸上总是挂着微笑。我们看得出,爸妈从内心里都透着一股,思念,牵挂,和期盼的情感。

这转眼之间,就到了接姐姐全家回来的日子了,清晨,大家早早的吃完饭,妈妈心细,想的周全。她拿过来一床小棉被,将它平摊在热炕上。


我的家在东北长白山脚下,每年的冬天,这里的气候都是很低的,有时甚至能达到零下摄氏三十多度呢?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寒冷啊!况且,那个年代的客车又没有空调。在这样的环境下,姐姐一家子经过长途旅行,此时,大人和孩子的身体一定冻透了。所以呀!妈妈提前准备这床小棉被,就是为了她们一到家时,好用它来暖身子的。热暖瓶也装好了开水。

一切准备就绪,也到了,该去车站,接大姐们的时候了。


我和弟弟二宝,三宝,老妹妹三丫,乐的连蹦带跳,到了车站。


车站里南来北往的旅客,那是人山人海啊!我们挤到了人群里,焦急的等待,时而,翘起脚来向车来的方向张望。时而,再问问身边的大人,这车啥时候能到哇?越是心急,越感觉时间过的太慢。不论你咋急,这车呀!依然,是我行我素不见踪影。

忽然有人喊,车来了。顿时,已经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就更乱了。


汽车还没有停稳,急于坐车的人们就跟着车,乱哄哄的跑,你推我搡的围住车门。


当车门打开一瞬间,人群蜂蛹而上,把车门堵的是水泄不通,车上的乘客下不来,下面的又上不去。更叫苦的是那些老人,妇女和孩子们,一个个被挤的是吱哇乱叫,东到西歪。

造成这样的原因,是当年的交通运输很不发达,唯有 “ 国营 ” 客运公司一家营运。而且,固定车次,每逢节假日,当客流量增大人再多时,依然,是按部就班,也不会,因此,多加一趟班车的。


等车停稳后,由于我们太小了,根本就挤不过,那些发了疯似抢着上车的大人。急的我和弟弟妹妹只能是站在车下,扶着车厢翘着脚的往里看呀!前后左右的找啊!

在看到满车的人,只剩下最后一个下来时,还是不见姐姐她们,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一直盯着车门呀!怎么会这样呢?于是,再和上车的人群挤到一起,一定要上车看个究竟。最后确定没有时,大家的心情一下落到了冰点。


全家人,空欢喜一场。后来才知道,大姐她们是因为孩子小,带的东西多,没有挤上车,所以误了行程。

第二天一切照旧,我们早早的到了车站,汽车开进站时,还没等它停稳,我们便尾随汽车转着圈儿的找,这时老妹妹眼贼,在车前面吵吵吧火的喊!“ 看到了,看到了!她们回来了!” 顿时,大家精神头来了,拼力的挤上车,连推带拉的好不容易把她们都接下来,大姐和几个孩子晕车了……

其原因是那时的长途客车,车况差。公路等级低,沙土路面,坑洼不平。汽车在这样的路面上行驶,车身颠波震动,车尾部尘土飞扬,车内噪音大,灰尘弥漫,空气污秽,车厢内旅客拥挤不堪。就此环境里坐车,晕车是难免的,事先也是想到的,何况每次都是这般。


既然,知道了,旅途中会必然产生的后果,况且,又十分的讨厌,甚至,在临行前几天,都在打怵乘车。可是,为了回家看望父母,路程又如此的遥远,没有再好的选择,也只能这样。


看到她们痛苦的样子,我们的心里也不好受。等她们的状态稍微好些了,大家抱着孩子,扛着东西,提着包,走在回家的路上。

街坊临居看到了,在外地工作的女儿,带着老公和孩子们一起回来过年,好是羡慕爸妈的福气!


到家后,等待许久的妈妈和二姐急忙接过孩子,把她们抱在了热炕上。将事先准备好的那床小棉被,扯过来,盖在孩子们的身上,暖暖这个,捂捂那个,被冻僵了的小脚。又给孩子们洗手擦脸的忙个不停。弟弟妹妹围前围后,乐的屁颠屁颠儿的凑着热闹。

整个屋子里充满着欢乐的气氛,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忙活了好一会儿,这时姐姐带着孩子们,在热炕上,围着热乎乎的小棉被坐了一圈儿,捂着脚,喝着热水,暖着冻僵的身子。大家有说有笑的,大姐意味深长的说:“ 终于到家了!” 一路上做车的辛苦与疲劳,此时荡然无存。在妈妈的呵护下,我们沉浸在亲情相见的喜悦中,是那么的温馨。

爸爸的工作单位离家不远,他心里挂念,估计大姐她们这个时辰,应该到家了。借故出来,匆匆忙忙回来看上一眼,当看到孩子们的时候,喜欢地摸摸大的,再抱抱小的。那种舐犊之爱,那种高兴的样子,充满慈祥的眼神,给我们留下了终身的记忆。


我们这一大家子团圆了。年货也备齐了,屋里屋外是张灯结彩,贴年画,杀年鸡,烀猪肉 …… 尤其是大姐她们全家回来过年,更增添了喜气洋洋的气份。我们在父母的身边,欢天喜地的过大年,幸福啊!

那段时光已成往事,匆匆数十载。岁月无语却染白了我的鬓角,时光沉默却偷走了我的少年。那段记忆不曾被时间所忘,那段亲情不曾被岁月冲淡。

作于长春中海澜庭

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