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红花城是逆行土耳其返回伊斯坦布尔原点的最后一站。

  番红花城的土耳其名称叫萨夫兰博卢(Safranbolu),位于安纳托利亚中部的山谷间。因为是番红花的种植贸易区,于是就有了让中国人朗朗上口的名字“番红花城”。

山峦环抱中的一栋栋白墙红瓦老建筑,真的像一朵朵开在山野里的番红花呢!

行程至此,有些审美疲劳,又有点留恋不舍。就像从安卡拉去番红花途中的雨,淅淅沥沥的,有些清冷阴沉,又有些缠绵悱恻。

  于是,入住番红花的传统民宿便有了浓浓的归家之感——酒店再奢华,终究不像家。我想,这才是民宿经久不衰越来越火的根本原因吧?

这座隐藏在青山翠谷中的老城,曾是奥斯曼帝国时期黑海区域东西贸易路线上的重要驿站,如果你看过央视记录片《丝路》,就会对这座老城有更加直观的印象。

番红花城因为完整保留了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房屋和建筑,被称为奥斯曼帝国的活化石。1994年整座小镇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到达番红花时,已是万家灯火。小镇中心帕夏清真寺的宣礼塔上晚祷告的唤拜声恰好响起,静谧的小镇顿时更添历史的余音绕梁。

  入住的民宿门口,一只即将临盆的狗妈妈安详地端坐着,视来往人们如无物。响彻小镇的每一声祷告唱起,它便扬起脑袋跟着有韵律的长鸣,声调哀婉悲悯。

  听过这世上多种宗教信仰的祈祷声,让我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只有两次:一次是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聆听教皇真声;再一次就是在番红花城倾听这只狗妈妈的长鸣。CESMELI KONAK OTELN民宿主人说:这只狗比当地伊斯兰教徒还要虔诚,每天五次祷告时间,它准时跟着唱诵,风雨无阻——这只会祷告的狗,从此在我脑中定格。

放下行李,趁主人准备晚饭的空档,把这家民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三层木楼,一层大厅、厨房、餐厅,二层以上是客房,每层有一个中厅。

伊斯兰风格的地毯和雕花门窗,风格相似藏族民居。木质楼梯和地板踩上去吱呀作响,家具物品都是老旧陈设,从中能看见被时间打磨过的痕迹。

房子虽老,但干净整洁,有着亲切的烟火气息和纯正的奥斯曼风情。

主人家的一杯饭后红茶,也是恰到好处的温暖。

晚饭后,蒙蒙细雨时有时无。

推开木格窗子,看小镇夜色氤氲,感觉不置身融入其中都对不起它的安详静谧。

不想撑伞,也不想约伴,跟那只会祷告的狗打了个招呼,一个人在老城区漫步。

灯火迷蒙,空气湿漉;小巷寂静,行人寥寥。

  几百年前因地就势铺砌的蜿蜒青石板路,被细雨淋湿后泛出温暖的光亮,走在上面倍感踏实。心想:不知道哪块石板上曾经印过我们祖辈延着丝绸之路而来的足迹呢?

如此幽深昏暗的小巷,又在异国他乡,若在别处,我断不敢晚间独自闲逛。但在初来乍到的番红花,我却有着回家的熟悉、亲切与安全感,丝毫没有心生害怕。


况且,晚上的番红花,几乎每个转角都有猫咪和狗狗这些精灵们的守候,沿街店铺门口的露天茶座上,还有三三两两的身影细语呢喃在暧昧的光影里。

初见番红花,并不需要做什么了解。它隐匿深山中的恍若隔世之感,一见便会倾心。

第二天清晨,小镇在清真寺虔诚唤拜声中醒来。

天还没亮,悄悄出门,右转,在青石板路上走不过20米,就是小镇中心最古老的、有着巨大红瓦圆顶的土耳其浴室,与它一路之隔的是能触摸到17世纪城市鼎盛时期痕迹的辛西商队驿站。

这两个古老建筑修建于同一时期,至今散发着浓郁的中世纪气息。

朝霞中,成群的鸽子在脚边咕咕觅食,上学的孩子和买菜的老人嘻笑着走过,沿街店铺的帅哥老板陆续开门,手工做坊里的老工匠们准备开工……

站在古老的土耳其浴室前打量了许久,到底没弄明白:圆圆的屋顶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白色玻璃罐子究竟是干嘛用的?

我第一感觉它们特别像中医用的拔火罐。😝😝😝

凝固在几个世纪前好象从来未曾前行的番红花,始终保持着自然鲜活的日子。没有让人惊艳的视觉效果,也没有什么厚重的历史故事。让人一见倾心的,恰恰就是复原了的市井百姓的烟火生活。

喜欢番红花,还有一点是因为不需要拿着地图寻路。这座被山谷环抱成与世隔绝姿态的小镇,只有2万多人,还不足我们一所大学校园面积大、人口多。漫无目的地转着转着,走过一个转角,自己就笑了起来:呀!这个地方刚刚好像来过了啊!

看起来没有故事的番红花,据说有不少原居民都是饱藏故事隐匿于此的没落贵族。当年,番红花古镇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皇族富商都曾在这里建房居住,至今才有许多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房屋和建筑被完整的保留下来,包括私人博物馆、清真寺、墓园、历史喷泉、土耳其浴、钟塔、日晷等等。

穆罕默德帕夏清真寺,是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建造的最宏大的清真寺之一。走在小镇里,无论从哪个角度,你抬头,视线都避不开帕夏清真寺高高的宣礼塔。

清真寺院子里,上有日光钟,下有洗脚处……进寺之前必须沐浴净身……这是一所纯粹清真寺的必备设施。

曲径通幽的青石板小巷,老宅门前零星的小黄花,窗棱上攀着向上的藤蔓,被风吹过嘎吱作响的木门、残垣断壁上斑驳的光影……大约都能说出几百年的故事吧?

小镇有一南一北两个高点,北边的是历史博物馆,南边的是希德尔立克公园。站在希德尔立克公园山顶上,几乎将小镇一览无余。

 

因花得名的番红花城,曾经灿烂过,如今静美着。窗前绕过的老藤从未停止过新生,红顶白墙上升起的炊烟也一直袅袅弥漫。

土耳其人钟爱番红花,我想,这个小镇,大约可以称之为土耳其人的精神故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