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的远去的同窗

——谨以此诗献给当年毛家湾的全体同学


山中有着崎岖的路,

山外有着连绵的山,

蜿蜒的山路尽头有村庄。

一张青春的请柬盖着革委红红的章,

牵来四面八方泥土的梦想。

左边草绳打结梱被包,

右边红薯杯罐盛腌菜,

杂木扁担弯又弯,

三寸祠门内各自登台亮相。 注1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我们同坐一教室,

前排后座。

我们分居两卧房,

上铺下铺。

饭前同唱一首歌,

天大地大。

最是那一桌的碗筷叮当,

无荤尽素刷锅汤。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台上有过比拼,

来自檄文的战斗口号。

台下有过嫉妒,

来自异性的眸光。

晨昏有过诺言的坚守,

早请示晚汇报。

最是那红光满面时,

奖状锦旗青年团的徽章。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去过那尘土飞扬的工坊,

将那卷边的铁皮敲得脆响。

去过那山坡田间,

扯秧割稻未闻得上油菜花香。

见过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军帽领章,

手痒痒却没能摸过枪栓。

最是那舞台上的京胡唱腔,

唱出全校众多的扬子荣阿庆嫂。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历史的长河有时也拐弯,

有人续写红色梦想曰记,

有人暗传蓝色朦胧情书,

有人默念单词弄着圆规细思量,

有人寻找古今中外那尘封的毒草,

有人不忘初心仍去校外担水浇莱。

最是那操场上的笑声呐喊,

一绳拔河双方統统拉倒。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你曾在校外田径莹露中轻轻吟唱诗文,

我曾在寒风中的杨树下背诵过伟人词章。

可她曾在睡梦中怨过爹娘,

可他曾在往返校园的路上捉过迷藏。

那谁将煤气灯扯成了风箱,

灯光引力招众人围成同心圆的熣灿。

最是那道无根无解的方程式,

被众同窗弄得支离破碎无答案。


三年的风雨同窗

三年的青春时光,

人生的蓓蕾花开,

世间的风云变化,

近半纪的天涯海角,

快五载的探讨求索,

有的同窗在路上沉思永远睡觉了,

庆幸更多的同窗还在往前跑。

哦,我的远去的同窗,

你可还记得四十六年前我们分手时的大合唱:“起来……”国歌!


注1:我早年就读的中学,原是旧时一大姓贺家祠堂改建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