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曲春天百花,看幾度夕陽落紅。芳樹無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鳥空啼;仰觀天地秋楓葉,俯察暮湖波光粼。同來望月人何處,風影依稀似去年。

昔日只尋海棠之間,鳥占花枝,或游於蕊,古人云:林花著雨燕脂落,水荇牵風翠带長。

離秋夢一塲,寒梅梳素妝,天上衆星皆拱北,世間無水不朝東。前賢曰:夜聽疏疏還密密,曉看整整復斜斜。

雲卷庭虛月逗空,一方秋草盡鳴蟲。皎外蟾生滴,寒中桂有枝。星文藏熠耀,露彩見華滋。苑靜疏萤濕,巢空驚鶴移。漸穿鳴瑟幌,偏鑒讀書帷。濛谷徒催曉,纖待仲宣辭。

觀暖陽且圓,直言天邊誰最近?唐人詩曰:“社後重陽近,雲天澹薄間。目随棋客靜,今共睡僧閑。歸鳥城銜日,殘虹雨在山。寂寥思晤語,何夕欸柴關。”

余有學古賢之志,嘗求古仁人之心。忽聞東坡先生詩曰:“東南勝處未忘情,老去扁舟复此行。小邑歲除無市井,下田水落見農耕。”

夕照餘暉,万籟趨靜。心有空白,當為慎獨明理之刻。古人云:“是夕凉飊起,閑境入幽情。回燈見棲鶴,隔竹聞吹笙。”

立秋晨起,百花湖春洲島邊,才忙鷺陣,曲徑綿延。古人有曰:“城中曲江水,江上江陵城。两地新秋思,應同此日情。”

輕輕地靠近紫艷,弱弱的扶持花朵,柔柔地雙眸凝視,迎面撲來姹紫嫣紅。“早聞年欲至,剪彩學芳辰。綴緑奇能似,裁紅巧逼真。花叢篋裏發,葉向手中春。”

放飛與情寄,都專注於這夏日的湖光山色,漁舟唱晚,此間何及盡頭!正是:“漲落平溪水見沙,緑陰兩岸市人家。晚風來去吹香遠,蔌蔌冬青幾樹花。”

月夜當空,山巒眺峰,只惟伊過,星河向東。“山色無定姿,如煙復如黛,孤峰夕陽後,翠岭秋天外。”

或曰:筑市南面之貴定天龍山一帶,數百年來流傳着這樣一首古老民謠:“九眼望沙洲,河彎水倒流。誰人識得破,世代出諸侯。”功名利禄過,科甲事出由,一日寵辱忘,思之乃真求。

摇曳莖枝似凝霜,微風初夏迴路長,只是茫茫,因為茫茫。“嫩莎經雨如秧緑,小蝶穿花似繭黄”

木舟因霧鎖而有情意,漁翁由虛空而無繁忙。望眼漫漫山河,雨雲已遠去,逝水亦如斯。

四季回眸是等閑,禪心禅意哪天邊。宋代王安石先生有曰:“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斯人登斯樓,始終徑尋回。

晶瑩剔透的驚喜———原來是為辟開荆棘的行者準備的,只是看你堅持而至没有。

春天成為韵律,并非全是浪漫抒情,更多是不同經歷。如若參有梅意,情悦更近百花;朝夕相應,亭樓琴拨一曲;桃顔飄盡,已呈水墨丹青。

冬残寒遍,鳥鳴飄逸,焉在書習瑶瑟怨;

春染花間,人醉幽香,可能詢問麗人行。

過眼年華,,荏苒光陰流水逝;冷面煙雨清平榮辱亂雲疏。日月如梭,敲皺額前他見老;流水歲月常問鏡中我是誰?

一葉知秋,一芽曉春,花根枝果莖葉,自有妙用之質材。

但見一幅波光密枝盡處,鷺昇迎風,佳容姿容舞,似梁代畫聖張僧繇妙有,得無睛點乎!

黔山座座,溶巖森森,魑魅魍魉,當敬避而遠之;否極泰來,無往不復,此未知否,通往列國它世,豈可修於山越,中隱居鬧市,静處宜安身。

水天一色,人遊畫中,春刻今朝别是夢,吟詩誦辭鬧花叢。

古人云:“風清物候殘,蕭灑報將寒。掃得天衢靜,吹來眼界寬。條鳴方有異,蟲思亂無端。就樹收鮮膩,沖池起澀瀾。過山嵐可掬,度月色宜看。華實從茲始,何嗟歲序殫。”

天地有知,思鳥亦情: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風有雪……若為夢鳥奇幻,義演莊公之蝶,逍遥之遇不過如此。

碧波蕩漾,笛聲悠揚,趁着陽光燦爛,穿過喜林……忽如一夜春風,也許夾岸繽紛,笑談吟論之間,又逢一片桃花源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