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0

在那遥远的年代,沙西渔船奔腾驰骋在古雷海讨生活,夜宿浮屿,听涛声嘶咬船舷仰望满天星光,寂寂海面寄托浮游人生。

他们编织鱼儿爱闯的网眼,他们热爱浪峰撒下银网,他们沉醉于古雷海这一片蔚蓝,他们沿着先祖脚印,走向崎岖颠簸的蓝色汪洋,从生到死,从幼到老,守候星光和岛屿。

屿头村。河墘村。土楼村。丹舟村。埔里村。下寨村。下埔村。北旗村等。渔舟连接着渔舟,渔村连接着渔村,如串串珍珠散落于沙西镇之银盘。榕萌深处,高林村三角梅迎风绽放。


有鱼的日子,一条木船追随另一条木船,另一条木船追随那十只木船,十只木船追随无数只木船,风里浪里捕获成千上百的黄花鱼朱带鱼青鱼对虾…

年年岁岁曰日月月行走浪峰又跌落于浪峰,沙西渔民靠海吃海,一座座海石屋庄严辉煌,一条条新船如月飞腾于海上,孩子上学费用父母早已积攒拥有储蓄,小姑出嫁自有丰厚嫁装。推倒瓦房重建洋楼,淘汰旧船再造钢船。

如火青春倾泄在家乡的青山绿水,心依旧向往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涛。



二 追赶鱼群



飞腾。跳跃。灭迹。扫尘。浪花簇拥浪花,浪峰追赶浪峰,托起招展的海旗帜。

如草原般宽广无边的古雷海,诱惑云漳东渔民的目光。在南中国放牧,养殖,海钓,放地笼,撒银网,灯捕围网等,坚持传统的捕捞方式。

生命的圣歌:倾诉于海,又升腾于海,鱼儿跳跃祥云腾飞岛屿如林。深夜礁岩的塔上航灯,梦里魂里闪烁不停,如慈母召唤之手且喃喃自语:阮仔归来,阮仔归来…

三 西北雨



乌云在上,如黑骏遨游长空。闪电像鹰瓜撕裂苍穹。

几百只渔船觅食于古雷海面,闻见天色骤变如鸟兽逃离,集聚于各个岛屿避开西北风侵袭。

阴暗之波推动波之阴暗,缠缠绵绵,如泣如诉,似瞎子阿丙拉响二胡,震颤音符落满大海又失消于海,明明灭灭,凄凄惨惨,如鬼灯忽现于海再显现天边。


岛屿边渔船如婴儿睡卧摇篮,母港之手在摇动无知岁月。此时,闪电裂破长空似毒蛇吐须,西北雨倾泻在极其阴冷的古雷海面。

而水手海魂衫斜挂在船尾遮荫棚

在暮色西沉中飘荡,飘荡…

不知最后飘向何处?

(注:春末夏初,西北风濒繁在古雷海面活动,船在海面行走万分惊险)



渔船停靠在沙西港内

船匠为古木船打桐油灰(照片说明)

林伟煌,曾出版《静水深流》,入选百年福建《闽派诗歌散文诗卷》。


转发即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