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冬狼个人微信公众号:肆巴


前段时间回家,做退伍军人登记,在自己年龄那一栏填上了3×,(休想知道我三十几),婚否我填的否,负责收表的大姐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嘿嘿一笑没说话。我们那儿我这岁数不结婚都是怪物了。


我一脸嬉笑不以为意,是因为大姐长得挺好看的,虽然鱼尾纹延长线已经延伸到夫妻宫了。几十年来我见过美女无数,贤惠美丽的,跋扈难看的。如过眼云烟。


很多时候,有的女子你只看她一眼你就下定决心要和她结婚,生孩子,高潮到死,然后埋在你们家祖坟里。把一辈子的事都安排好了,也就在一瞬间的事。只是造物弄人最后只能追忆,你记住了她的心。然后长久的叹息和铭刻。


有的女子,你和她上过无数次床,现如今回忆可是却连她的长相都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她娇喘声很好听,你记住了她的声音。然后偶尔的春梦里了无痕时会回荡起她的声音。


有的女子因为某个时间段,你和她的频率对了,然后迅速地打得火热,迅速的开始了一场介于感情和身体寂寞之间的爱恋和碰撞。因为开始的太快,燃烧的太激烈。像烟花一样美好,却也很快消散,你以为是爱情,却不曾想其实脆弱的很,你记住了她委屈的泪。然后你后悔。


有的没上过床,也没对过眼,神交已久。却不想也不愿向前一步。因为知道还是保持这样的距离最好,你记住了她的温婉。然后你释然。

以上情况不包含约泡泡,那和今天主题没关系。


我不会告诉你们以上是不是我经历的事,此等隐私,岂能随便说出口,不然那会停不住的。以至于我初吻,初恋,初次买安全套,以至于初次开房,这些东西以后我的儿子女儿看到,我这老脸还要不要。


即便儿子女儿看不到,以后的那个她看到了也会用种种酷刑招我逼供的,比如用冷暴力,不让我上床之类的招数。“说了就让你上床”这种话是不能信的 ,打死都不能说,你以为说了就让你上床了?做梦吧,说了才是噩梦的开始呢!还怎么跟他们一肚仁义道德的讲人生讲理想讲道德啊,那他们会说:你少来了,自己什么货色自己还不还不清楚?所以绝对不能说的。


以上我说的都是我身边朋友的事。呜呼哀哉,说到这你们会说,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呜哈哈,你要是这么想,那我要说,小朋友,你太复杂了,我很简单的。


在冬狼看来单身时你是徒步旅行,日子过得很慢,乡间小道上捻花惹草,处处留情,风流倜傥。


恋爱了,你就是骑行,日子有点快了,后座带着一个,上下车也算方便,但是她也在车后座享受着宝马车里没有的快乐。


结婚了,就是自驾游了,选好副驾驶坐的人后,便驶向高速,日子就很快了,你能欣赏沿途的美景,但是不能随便停车,也不能随便下车换人。


好的感情婚姻,是你明明看到沿途风景美不胜收,你还是收回艳羡的眼神后和副驾驶的她一起红拂夜奔。就像当年李靖和红拂女 。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现实很骨感。往往很多时候,初恋变成了村姑,你初夜的她却成了美妇,你身边陪伴的那个她最后成了想掐死你的泼妇。当然了不是所有的都是泼妇啊。不要对号入座。



说到这,我也爆个料。

我的初恋在这张照片里,如今也和村姑差不多了应该。



我的初夜,照片缺失,确实越来越美了,我说的是这只猫咪的眼睛。



想掐死我的泼妇照片也缺失。这背影挺性感,我喜欢胖胖的女孩子,就像这个蓝胖子一样胖最好。



花开了又谢,鸟儿来了又走。把初恋献给村姑,把初夜献给美妇,把今后的日子交给你的“泼妇”。


前段时间,我一哥们给我说一件事:他大学同学聚会见到了他的初恋也是初夜女友,喝多后,他对她的初恋讲:假如你想红杏出墙,可别忘了第一个考虑我,我的大门向你敞开。说完,他笑的很淫荡,没心没肺。一口白酒长驱直入甩进胃里后,胃在火辣辣烧着的同时,他的眼睛“流汗了”。他忍住了泪,却被酒呛着了,不过正好可以掩饰眼泪的流出。随后他继续和同学推杯换盏。他说,他那一刻像个孤独的孩子伫立在风中无助。


希望你们初恋初夜和今后的日子都交给该交的人。


祝好,晚安


南京

个人微信公众号:肆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