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 原著

图片 / 源于网络

背景音乐 / 毛阿敏唱的《渴望》

序言

光阴荏苒,寒来暑往。那还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每年学校放寒假后,我就经常的和姐姐上山打柴。这是在我记忆中无法忘却的一次。今天借助美编,把它用文字记录下来,鞭策自己,勿忘过去那段艰辛的岁月 ……

英启

2018-11-28

我生于50年代的东北,一晃这几十年就过去了。如今,我也步入了老年行列,闲暇时,静下心来,想的最多,还是小时候那些事。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爸妈生我们姊妹六个,一家八口的生活所用,人情往份儿,仅靠父亲每月的微薄工资(47.5元),艰苦度日。

所以,错钱不敢乱动一分。就连爸爸最喜欢的小烧酒,平常是不肯买上二两喝的。即使是这样,每月等不到爸爸发工资的时候,家里的花销,就以经是捉襟见肘了。

因此,日常生活必需品,能节俭的,能靠自己解决的,绝对不要花钱。就说家里的平时烧火柴吧,这笔大的开销,年年全是家人上山弄。

我们东北的冬天是很冷的,到了这个时候,尤其住平房的人家,要靠烧火炕或扒火盆来取暖,很费柴火的。几乎,有空就得上山打柴,这也是我印象中最深的,经常和我的孩子们说起的一件事。

当年我家住在一个小乡镇里,镇上大约上千户人家。家家户户和我家条件差不多,烧柴的问题,大部分是靠自己解决。这样一来,临近山上的烧火柴,早被割光了。因此,每次打柴都要走出去,十几里甚至几十里,到大山的深处。

打柴的时候,大都在秋冬两季。这是因为我们北方气候变化,在那个时候的树木枝条都以落叶了,方便割柴和存放。

那时我家困难,买不起手推车,(六十年代,一台手推车,需要人民币120元。)每次上山打柴,都要和街坊们借。天气好一点的时候,邻居自己还要用。只能是天气不好时,我家才难为情的向人张口。

记得有一次下雪天,我家在当天晚上,便,提前借到了车子。次日,谁想雪仍然在下。妈妈凌晨三点起身,做好了饭菜,又为我们带足了上山吃的午饭。(自家做的玉米面大饼子,放在零下近三十度的天气里,时间不长就会冻的很硬。)一切准备齐了。

我和二姐(当年我12岁,姐姐17岁。)推着车子,迎着漫天的风雪,脚步匆匆地在茫茫的夜色中,空旷的原野里,十分艰难的行走。一路上,手脚冻得似猫咬一样的难受;脸让小西北风吹得像刀割一样的疼痛。

大约两个小时的行程,到达了目的地。天才蒙蒙亮,我们姐弟俩还没等身子缓一缓,歇歇脚,就急于动起手来打柴火。开始的时候,因为手脚被冻的麻木了,再加上,割柴时手抓在冰凉的枝条上,更显得手脚不听使唤。尤其是被割的树条再一摇晃,落在上边的雪顺着大脖子,立刻,灌到了后背里,凉冰冰的浑身直打冷战,行动非常笨拙。每当吃力的割够一捆时,手脚还由不得自己,一时半会捆不住。

还有的时候,为了抢时间多割一些,捆柴时着急,往往顺手把刀扔在了地上,稍不留神,就会被雪埋上,一转眼就不见了。等直起身来后,害得我划拉脚下的雪,转着圈儿的找。这样的笑话,也时常发生。

再后来,经过好长一段时间,手脚才缓过来,天也亮了。直起腰来四周一看,漫山遍野就我们姐弟俩。天依旧下着雪,似乎没有晴的意思。到处灰蒙蒙的,山风刮的枝叶哗哗作响,有的小动物,突然,在身旁窜出,发出怪异的叫声,猛的被它吓了一跳,心里真是有些胆怯。

时间,大概到了下午一点左右吧,我们把柴火也割的差不多了。从不同的地方,归拢一起,装好车后,一看犯愁了,弄的太多了。又是雪天,路程很远,中途还要上岗爬坡的,在诸多困难下,我们很难拉回家,却又不忍心丢掉一些。

稍后,我们补充了一下体力,胡乱的啃了几口冻得硬邦邦的干粮,渴了抓把雪塞到嘴里,起初,身体还流着汗,当吃下这些凉东西后,整个身子再被小北风一吹,此时,又冷得直打哆嗦。


天色不早了。我俩简单的整理一下,然后,拉着装满柴伙的沉重车子,走在回家的路上。轮子在雪地上,发出吱呀吱呀的摩擦声,车子的后面,留下了,我们一串串的脚印和深深的两道车辙。这些痕迹都清晰地丢在了山野的小路上,渐渐的,离我们越来越远。

我们累的汗水淋淋与飘落的雪花掺着一起,后背湿透了,冒着潮气。有几次,在上坡的路上,躬身用力鞋底打滑,怎么也拉不动。姐姐急得坐在厚厚的雪地上,为难的哭了。过了一会,站起身来,擦擦眼角的泪痕,拍拍身上的雪花,重新驾起小车辕子,我俩又竭力的坚持着,蜗牛似的盘旋在坡道上 ……

( 此时,看到二姐累的,我有心想替换她一下,接过车子,双手握住车把,使劲儿的拉车,踉踉跄跄没走几步,突然,失去了平衡,重重的车子,往后一仰,竟然,把我整个人撅了起来,双脚离地,身子悬空在两把之间 …… 跟着我又试了试,还是不行。只恨自己人小,左右不了车子。)

到了掌灯时分,终于到家了。爸妈一颗悬着的心,此时才敢放下。家人七手八脚的把柴火收拾好后,当上炕吃晚饭时,我和姐姐穿的鞋子,冻的脱不下来了。等缓了一会儿,双脚能够吃力的从鞋壳里拔出来时,脚,竟然冒着凉气,它早已被雪浸湿的鞋子泡囊了。

晚饭过后,夜已很深了。劳累了一天的家人,才得休息。


次日,天还没有亮,我们姐弟俩又上山打柴去了。因为天气不好,车的主人是不会用的,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抓紧的多用几趟。虽然,天气对他人来讲是很坏的,不过,对我们来说,到也变成了好事。即便,这样的天气打柴是很难的,但是,能为父母做点事;能为家里多储备些柴火,苦点累点也就值了。

风霜雨雪皆生活,酸甜苦辣品人生。话说简短,这段往事,尽管过去了半个世纪有余,然而,如今动起笔来,要写下那次打柴的经过,依然感慨颇多,思绪万千。想一想,在那个岁月里的人们,为了生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起早贪黑爬半夜的忙碌着,是多么的不易呀!


现在,生活富裕日子好过了。可是,从前经历的那段苦日子,打小烙下的深刻印象,至今不曾忘掉。

作于长春中海澜庭小区

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