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少年【科幻小说】:佐佑

2018.11.27 阅读 385

序 章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亮了大地,鸟儿惺忪地拍打着翅膀,草木像是受到了上天的恩惠,渐渐舒展开了湛绿的枝叶。


一个女孩早早的起了床,码放整齐被子,整理好了衣服。在一番的梳洗打扮之后,使劲盯了一会儿自己的屋子,拎起门口的两箱行李,又回头看看桌上的一幅照片,轻抹一把眼泪,静静地锁上门,一声不响地走了,她不想惊醒熟睡中的邻居和睡在屋檐上的那只蓝睛猫。


她走在路上,脸上没有表情,偶尔遇到几个晨练的熟人,她会亲昵地打招呼,送出一个可爱的笑容,错身之后,她又会恢复原来的那一种漠然的表情,眼神中透出一种落寞和冷淡。

女孩来到了一个住所前,叩响了门,过了几秒钟,一个老者步履蹒跚地踱来,面带慈爱的将门打开,领着女孩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庭院内。在庭院里,已经有一个年龄稍小的女孩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这是翼瑶,和你一样,她也是佐佑,比你小四岁,这次,你们要一起出发。”老者指着那个小女孩,介绍说。 女孩的表情有了转变,她开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梦萱。” "你好!”翼瑶也喜笑颜开。 这样,梦璇和翼瑶两人相见恨晚,很快就聊得热火朝天。老者微笑着走出了庭院,他向身边的一个仆人耳语了几句话之后,就进入了屋子。 ······

时间飞逝,已经是下午一点整了,梦萱和翼瑶还在聊着天,老者拿着一把长剑,是檀香木做的,剑身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紫气。在老者背后,跟随着十七八个仆人,每个仆人都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梦萱和翼瑶站起身,知道这便是出发之时,手牵手,提好行李,就要准备仪式的开始。

周围的一切都静了下来······

仆人们把拿着的东西一一摆放好,形成了一个冲天的巨塔,塔边摆放着六个形状大小一样的小型石塔,老者将木剑插入中间的木塔,顿时塔身迸发出一种柔和、飘渺、深紫色的光芒,梦萱和翼瑶都被这种光芒所震撼,感受到一种温暖的力量流遍全身。 树木和花草也受到光芒的滋润,旺盛地延伸着枝叶,风都停了,听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声音。老者微闭双目,微笑的看着这一切,沧桑的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它们共同见证着老者所走过的峥嵘岁月。

下午一点二十七分,木塔发出了一种有别于刚才的光芒,老者轻喊了一声:“····开始!” 梦萱和翼瑶同时走上木塔,木塔的光辉越来越亮了,既有月光的柔和,又有日光的灿烂······ 静静的,一时二十七分,二十七秒,梦萱和翼瑶向养育他们的土地挥手落泪,伴随着光芒的散失,她们消失在了木塔之上······渐渐的,一切归于平静,鸟儿歌唱,风儿萧萧,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者眯着眼睛看着她们消失的地方,吐出了一句:“唉,这就是命!看缘分吧···” 有几只喜鹊落在木塔之上,蹦来蹦去,蹦来蹦去······

第一章——初遇


床头上的闹钟吱吱吱地响个不停,床上的凌逸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啪”的一声拍在闹钟上,翻过身,嘟哝了一句“再睡十五分钟···”,接着又睡了。


······


过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凌逸猛地睁开眼,忽地从床上蹦起,一把抓过闹钟,一看时间,旋即把闹钟摔在了床上,大叫一声:“完了,晚了···”然后他就开始急急忙忙的穿衣服,穿好衣服后,一把抓过挂在衣架上的外衣,提上躺在门口的书包,把脚塞进鞋子,“嗖”的一声冲出了家门······


可现在的问题不是是否完了时间,而是今天是星期几的问题。凌逸跑到楼下时,才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焦急的脸瞬间变成了一副尴尬的面容,拖着书包就上楼去了。


凌逸就要郁闷死了,这一周内,他身边的倒霉事接踵而来,不是考试考砸了,就是上学去晚了,被老师骂,被同学嘲笑,今天更严重,周六还匆匆忙忙去上学。凌逸一想到这些,什么都不管了,直接就躺到床上继续睡了。


可能过了一个小时,也可能过了两个小时,因为凌逸的表被摔在床上,又弹在了地上,于是乎,就摔坏了。这下凌逸没有了表,也就没有时间观念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长时间,直到有人敲门,他才醒来,凌逸揉着眼睛去开门,发现是自己的表弟翔健,又一下子扑在床上,翔健见状,一把拉住凌逸,拽着他的胳膊,就要拉他往外走。


凌逸不耐烦的说:“你这小子,让老哥我好好睡一会儿不行吗,烦死人了!···”这下轮到翔健生气了,他往椅子上一坐,把书包摔在地上,说:“喂!老哥,是谁说,要带我出去,到中心公园去玩啊!”凌逸一激灵,突然想起自己一个星期前曾经许诺过表弟,要陪他去中心公园玩。


马上,凌逸就从床上坐起来,抚摸了一下表弟的头,说:“对不起啊···弟弟···哥哥忘了···哥哥马上和你去哈···对不起···”翔健揉了揉眼睛,把在眼眶内打转的泪水又阻挡了回去,拾起地上的书包,说了声“没关系”,就拉起凌逸的手,跑了出去。


凌逸和翔健一路有说有笑地走着,慢慢散着步就到了中央公园。天已近中午了,因此公园里的人不多。走在小道上,三三两两的会有几对恋人坐在长椅上,还有一群又一群的鸽子从天上飞来,落在池塘边的水泥管上,偶尔还会有几个小孩子欢笑着跑过,总而言之,给人一种安谧、欢乐、和谐的感觉。


凌逸和表弟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打打闹闹地在公园里闲逛,根本看不出是年龄相差四岁的两个人在玩。对于为什么他们两个能玩的很开心,而且像是没有任何的隔阂,双方的家长都很不解,因为翔健和同岁的朋友玩的时候,都没有和凌逸一起玩得那么开心。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发出了它最明亮的光辉,大概是十二点了吧,凌逸和翔健也该回去了,于是两人又一路嬉笑着向家的方向走去。


他们走到了一条绿荫道上,这是镇里最古老的一条路。在路的两旁种满了高大的槐树,一到夏天,树的叶子就遮天蔽日,只留下稀稀落落的几个光斑。凌逸和翔健都不再嬉闹了,他们看着地上的光斑和从树缝里穿过的光线,各自想着自己的事,路上没有一个行人,没有汽车的呼啸声,没有喇叭的声音,也没有人们的喧闹声,只有一片静谧。


突然,一串急促的奔跑声传来,两人循着声音向前望去,发现有两个人影向这边跑来,凌逸一把抓住翔健的肩膀,翔健也捏起了拳头,两人都紧张起来,害怕来者不善。


可是,可是来的是两个可爱的女孩,凌逸和翔健立即放松了警惕,两个女孩在他们身边停下了,大一点的女孩吐出了一句:“赶快跑!离开这里!·····”然后回头焦急的看了一眼,又牵起另一个女孩的手,迅速的跑开了。


凌逸和翔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莫名奇妙,接着,他们听到了一种金属碰撞的声音,声音来源于两个女孩跑来的那个地方,这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就在他们正奇怪的时候,他们前方大约一百米处突然风沙四起,偶尔还伴随着金属闪耀的光泽,在这中间,还有两个人,他们看到凌逸和翔健,就向他们冲了过来。


在那两个人向着自己跑过来的时候,凌逸看清了那他们,他们是一男一女,面无表情,身着黑色风衣,身边飞着数十只银白色的太刀。那些刀好像两人的宠物一样,一直紧跟着两人。而这些刀所到之处,必刮起一阵土沙,而且,这些刀锋利无比,一旦碰到树枝,树枝就会很轻松的被斩断。


凌逸看傻了,他不知道这是事实还是拍戏的人。何况,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总而言之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跑”!

凌逸一把抓起翔健的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中央公园跑去。后面追赶的两人丝毫没有放松,还在飞速的追赶着,路旁槐树的树枝、树叶不断地被削下,并且有的枝叶还被数十只刀不断砍削,最后被分成数十块。


凌逸回头看到这种情形,发现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他不想让自己也被大卸八块,于是他加紧了步伐,以最快的速度逃跑。翔健大叫着往前跑,几乎要跑得比凌逸还快。他们就像被狮子盯上的羚羊,只有死命的跑,才能躲开死亡的厄运。


很快,凌逸和翔健就追上了前面的两个女孩,凌逸说了一句:“你们跟我来!”两个女孩对视了一眼,一点头,马上就跟着凌逸跑到了中央公园。凌逸跑到了池塘边,指着堆在旁边的水泥管,吐出一句:“进去,快!”


两个女孩马上钻进了水泥管,凌逸又帮翔健钻了进去,眼看追赶的两人越来越近了,看来没时间钻进水泥管了,凌逸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池塘,咽了一口口水,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跳入了池塘之中。


两个人越来越近了,躲在水泥管中的三个人都摒住了呼吸,身体都不敢动一下,两人追到池塘边,却发现哪儿都没有人,只有一群鸽子落在池塘边。两人中的那个女的开口说:“刚才我看见那俩女孩跟两个男孩嘀咕了一句,之后他们都跑这儿来了,怎么不见了?”


“就是,那俩女孩太狡猾了,咱们抓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抓到她们,现在又不见了,真气人!”


“诶?我用刀砍砍试试?”


“千万不要,你疯了吗,这里是中央公园,游人多,想引起骚乱啊,况且,若无老人让我们抓活的!”


“哦,对啊,算了吧,我看那个女孩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守护者,回去复命吧!”


“好···好吧···但愿若无老人不会惩罚我们···”


······

风衣女一转身,向空中打了一个响指,霎那间,所有的刀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手挽着手,像情侣一样走出了中央公园。


凌逸看到他们走远了,终于放下心来,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会游泳,他都忘记刚才是如何蹲在水下的,想到这一点后,凌逸慌了神,四肢不断地在水里扑打,最终还是慢慢的沉了下去。这时,两个女孩和翔健都从水泥管里面爬了出来,水面拍打的声音提醒了他们。他们赶紧跑到池塘边,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就在池塘边寻找着。


终于,那个大一点的女孩发现水面上不断有水泡冒出,她睁大了惊恐的眼睛,赶紧把翔健和另一个女孩喊来,翔健一个猛子跃入池塘中,把凌逸用力拽了起来,岸上的两个女孩一起用力,把凌逸拽到了岸上。


凌逸已经满脸紫红,呼吸已经很微弱了,翔健使劲拍了拍他的背部,凌逸咳出了一大口水,又晕了过去。翔健马上架起凌逸,冲到马路上,和两个女孩一起叫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带着尘土向远处的医院驶去······


凌逸被送到了急救室,翔健满身湿漉漉地坐在门口边的椅子上,焦急的看着急救室门口的红灯,使劲甩了甩袖子。


两个女孩坐在走廊另一边的座位上,在翔健对面坐着,也在焦急地望着急救室的门口······


一段时间的静寂以后,一个护士从急救室门口出来,端着一个木板夹子,对着三个人喊了一声:“谁是凌逸的家属?...”


三个人见护士出来了,噌的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翔健大声叫道:“我!我是!他怎样样了?”护士微笑着抚摸着翔健湿漉漉的头发,说:“小帅哥,你是他弟弟吗?放心,你哥哥只不过多呛了几口水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翔健低下头,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又拍了拍大幅度起伏的胸口,紧接着冲进了急救室。


站在一旁的两个女孩突然愣了一下,问了护士一句:“你说···你说···那个男孩叫···叫凌逸?”


“对啊,你不认识他吗,他的学生证上就写着啊。”说着,护士从夹子里拿出了一个红皮的小本子。女孩一把抓过来,翻着一页又一页的资料,虽然已经浸湿了,很多字迹都看不清了,但还依稀可以看出姓名一栏上写着“凌逸”两个字,而照片上的人就是凌逸···


女孩也冲进了急救室,小一点的那个女孩笑着对护士说了一句:“谢谢姐姐···”也跑进了急救室。


护士错愕的看着几个人,摇了摇头,笑着叹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副黑框眼镜戴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把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高跟鞋的“哒哒”声伴着她离开了。


翔健进了急救室,见凌逸正在床边坐着,就跑过去说:“哥,你没事了吧···”凌逸微笑着站起来,“看,我没事了。”但凌逸的脸上还是透着些许紫色,看得出来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这时,那个女孩一把推开翔健,站在凌逸的面前,脸上泛着微红,怯懦地说:“你···你就是凌逸?真的吗?是你吗?”凌逸疑惑地看着女孩,在脑海里快速地搜寻着信息,却怎么也找不到关于这女孩的一点信息,于是回答了一句:


“对啊,我是凌逸,可是,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太棒了!!!yeah!!!”女孩惊喜的大叫着,一把抱住了凌逸。


凌逸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得一愣,但他现在只感到自己的体温急剧上升,只吐出一句:“小姐,我还没问呢,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姐,放开我···我要被你勒死了···”


女孩放开了凌逸,后退了几步,眼里闪烁着光芒说:“对···对不起···我···我叫梦萱。”

第二章:异次元

“梦萱···梦萱···”凌逸不住的念叨着这个名字,又继续在脑中搜寻着信息。过了一会,他最终得出了一个正确而又真实而又不可置辩的答案:没见过这个女生。 梦萱坐在凌逸的身边,一脸喜悦地看着凌逸,凌逸感到特别不适应,他向旁边移动了几下,开始说:“那···梦萱··对吧?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呢?” “哦,这个问题嘛,说来话长,况且我说了你可能也不会相信,你还听不听呢?”梦萱一改喜悦的表情,严肃的说道。 “听,当然要听!”还没等凌逸开口,翔健就抢答了。 “呃,好吧,我听。”凌逸一脸无奈。 "好,要听,我就给你们讲,我们两个人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鬼!”翔健一声惊呼,把三个人吓了一跳,而后两个女孩都对他怒目而视,凌逸看到这个场面,赶忙批评翔健:“你这孩子,这么没礼貌,听人家说完,况且,怎么能说人家是···是鬼呢?


“就是,别胡说!我继续啊,其实,我们是来自····异次元空间的。”


“虾米?!异次元空间?!真的有这种东西啊?!?”凌逸的眼睛睁得快跟茶杯一样大了。


"嗯,真的有和这个次元的世界不同的另一个次元的世界。两个世界在时间上是一致的,不过有很多的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越说越奇妙了,搞不懂···”翔健在一旁挠着头发,很不解的说道。


"嗯,比如说,在这个次元的地球,是呈一个圆形的球体,而且有很多的星球和星系;而在我们的世界,没有星球和其他星系,因此没有星星,太阳和月亮。只是一片平坦的地面,并没有弧度。而且,有人生存的地方,只限制于一块极大的方形区域,而在这区域之外,几乎没人去过,传说是一片漆黑的地方。”


“哦?!是这样···”凌逸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说,“咦?没有太阳月亮?那怎么区分黑夜和白天呢?”


"哦,这个问题呀,因为我们的时间和你们这里的时间是一致的,如果你们这里白天了,我们的世界也会变成白天,如果你们这里开始落日,我们的世界也会慢慢变成黑夜。原来我们世界的人不知道为什会有白天和黑夜,等到最早有了穿越异次元的技术,大家才明白了原因。因此,在某个方面来说,你们的世界主宰着我们的时间呢!”


"等等,你说‘穿越时空的技术’?那你们的世界科技程度很高咯?”


“不是的,因为各个方面的不同,两个世界的科技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着,在你们的次元,你们的‘高科技’指的可能就是机器人、航天飞机、基因技术什么的吧?”


"对啊,这些难道不算是高科技吗?”


"是啊,在你们的次元里,这的确就是高新技术,而在我们的世界,所谓的‘高科技’却指的不是这些,这些技术,在我们那里从来都不进行研究,被当作天方夜谭。而在你们这里所不能实现的次元穿越,在我们的世界里,早已经取得了极大的成就···”梦萱侃侃而谈。


在一旁的凌逸和翔健听得迷迷糊糊,但他们明白了一件事:这俩女生不是一般人!他们联想起那两个把刀子弄得满天飞的男女,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相信了两个女生的话。


他们站起身,慢慢地向凌逸的家的方向走去。


······

傍晚,终于到了凌逸的家,一进门凌逸就把自己卧室的门关上了,他觉得,那么脏的屋子还是不要给漂亮女生看见的好。


梦萱和翼瑶环视一周,翼瑶说了一句:“你们俩都住这儿?够大的嘛!”


翔健赶紧说:“不不不,我哥哥自己住这儿,只不过我是来玩的。”


梦萱接着说:“什么?你自己住这儿?你父母呢?”凌逸阴下脸说:“他们,哼!不在这儿,我取得了独立权,我自己活!”


翔健见状,赶紧打圆场,说:“我哥哥独立了,争得了领土主权,呵呵,呵呵···”梦萱看凌逸一脸不高兴,也就不问了,径直向房门紧闭的那个房间走去,凌逸一回头,发现梦萱都已经打开门了,心说一声:“坏了!”

第三章:超能力


梦萱已经看到了凌逸的房间,梦萱看了眼,“扑哧”一下笑出了声,随即哈哈大笑,翼瑶也跑到房门口,马上也和梦萱一起扶在门框上大笑。


这时的凌逸,在她们的身后都要石化了,而翔健也一脸尴尬,轻声说道:“哥,你也不好好收拾收拾···”梦萱和翼瑶终于不怎么笑了,梦萱回头说了一句:“快过来,我们一起收拾一下,你这儿都要乱死了,就像···就像···就像猪窝!哈哈···”凌逸恨不得找个墙角撞死,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屋里,四个人一起收拾起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收拾的干干净净,四个人四屁股坐在床上,凌逸觉得眼前一亮,他明确的告诉自己:“自打你住进这个屋子以来,就没这么干净过!”梦萱长长呼出一口气,说:“凌逸,你这儿房间不少嘛,以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纳尼?!”凌逸惊讶的看着梦萱,“梦萱,我说你···好像咱们今天才认识吧?你就要住我家,你没地方住吗?我们可不熟。”


"谁说的,我早就知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从自己的次元来这儿吗?我们就是来找你们的。”


“找我们?!”凌逸和翔健异口同声的叫道。

“恩!”梦萱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你们两个听好了,你们两个叫做我们两个的守护者,我们呢,叫做你们的佐佑。”


“左右?哪个佐佑?是手下的意思的那个‘左右’吗?“


“不,是带有单立人偏旁的那个‘佐佑’!”


“哦,那是什么意思呢?”


“不知道,很早以前的人就是这么叫的啊。”


“那又有什么呢?就是挂着一个名号吗?”


“不不不,你看到今天的那两个人了吗,那就是一对佐佑和守护者,他们飞在天上的刀子你也看见了,那就是守护者被激发的超能力!”


凌逸从床上跳起来,狠狠地瞪了梦萱一眼,喊了一句:“怎么可能!你骗我们的吧!什么异次元,什么佐佑,什么守护者,什么超能力!骗子!骗···”凌逸越说越没了气力,最后他看着梦萱的那双眼睛,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梦萱从床上站起来,说:“你相不相信都可以,那我问你,你的生日是不是1月27日?”


"嗯!是又如何!”


“个头是不是···嗯····我算算···169cm对不对?”


“最喜欢蓝色?”


"嗯····”


“最讨厌多足的虫子?”


“···嗯···”


“最喜欢的动物是海豚?”


“嗯······你···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除了你的个头比我高5厘米外,其他的喜好完全和我一样啊,还有,我的生日和你一样,我们是同一天出生的。”


“什么?”


“还有翼瑶,她和你表弟也是同天出生的,他们应该也有这种情况吧,看吧,他们的身高也一定是相差5厘米!”


梦萱说完看了一眼翔健和翼瑶,俩人正在对身份信息呢,凌逸拉了一把椅子请梦萱坐下,自己又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说:“你说我们有超能力可以被激发,但这十几年来,我可没发现自己有什么超人之处。”

凌逸想了想自己这十几年的生活,真是平淡的不能再平淡了,学习,一般,成绩,一般,家境,一般,身体情况,一般:另外,获奖,没有,打工,几天,挣钱,不多,打架,不敢······这样平淡的一个人,会有超能力这样的好事,真是难以置信。 梦萱或许是没理会凌逸的话,反问了一句:“你想拥有超能力吗?” "废话,超能力,谁不想要啊?”凌逸对梦萱的话不以为然。 “那你就是不反对我们激发你们的超能力了?” “嗯,对,可是,这要怎么激发?” "很简单,我说着你做。”梦萱站了起来,“来,站起来,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我的额头,对,正中的部位。” 凌逸和梦萱对视着,梦萱也缓缓的抬起右手,把食指指向凌逸的额头,梦萱口中说了一句:“看着我的眼睛。” 凌逸凝视着梦萱那双湛蓝的眼睛,忽然感觉全身似乎被冰雪所包围着,有一种寒彻心骨的凉爽直逼双手,顿时,整个房间迸发出一片冰蓝色的光芒。那光芒持续了五六秒钟的时间,把凌逸和梦萱笼罩起来,随即就消失了,似乎全部收拢在了凌逸的身上,一切都恢复了原先的样子。 翼瑶和翔健亲眼见证了这一刻,两人都睁大了眼睛,注视着凌逸,凌逸也看着自己的全身,恨不得看清自己每一根汗毛的变化,结果他们都失望了,凌逸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没有变成巨人,没有变成钢铁,没有火焰,没有长出翅膀,没有膨胀的肌肉···究竟什么超能力呀? 就在凌逸一筹莫展的时候,梦萱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她指着凌逸的双手,说了两个字:“看啊!”另外三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扫向凌逸的手,他们终于看到:凌逸的双手周围围绕着淡蓝色的光焰,很淡很淡,颜色淡到几乎无法看见。 但是,即使如此,凌逸还是冲着梦萱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未完,待续)

杨通,1996年1月27日出生于名镇景芝,理科男孩。2009年初中二年级撰中篇小说《佐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