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旅行是遗憾的艺术,果不其然。此次行程,三个国家,以格鲁吉亚为重,对阿塞拜疆,这个连名字都叫不顺口的国家,整个不够重视,以至留下了没能好好参观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的遗憾,深深自责。事实上,这个国家可能是外高加索三国中最神秘的一个:来历不明却高高屹立的少女塔、建筑师被杀的精美王宫、神秘的火祠引出的拜火教、三个国家中唯一特郎普援建了大厦……

从格鲁吉亚入境阿塞拜疆,也是简陋的边防,基本没什么检查。地接是中国公派流学阿国的小伙子,先带我们吃了一餐美美的烤肉。

阿国第一站是舍基,阿国最古老的文化中心之一,建于二千七百多年以前,位处大高加索山脉南坡,距首都巴库三百七十公里,历史上多次被毁,现存的是十六至十九世纪的建筑和古迹。

舍基背靠连绵的高加索山脉,周边有郁郁葱葱的树林、青翠的牧场和高山草甸,旧城铺设着鹅卵石街道,两侧是古旧的红砖房,有堡垒、驿站、塔楼和清真寺,清澈的运河蜿蜒而过,是一座恬静的山城小镇。

舍基的骆驼队客栈(Caravanserai)曾上过Lonely Planet,整个旅舍是让人追溯古旧时代的石头洞穴式建筑,四面是客房,中庭是花园。推开岁月之门,可以想见千百年之前,商人们牵着骆驼,带着货物,穿过沙漠、平原、山脉,风尘仆仆来到这座旅舍。

舍基最精美也最神秘的建筑是khans宫殿,Palace of Shaki Khans建于1797年,有接近300年的历史。作为一座夏日宫殿,舍基可汗宮是一座一度由堡垒墙围绕着的宏大辉煌的综合建筑硕果仅存部分,彩绘丰富,尤其是大面积釆用色彩艳丽的马赛克玻璃,这些绘画和玻璃窗拼接在一起没有使用一个钉子或胶水,成为一个不解之谜。一平方米的艺术品由4000个小块组成,可以排列出14000个更为复杂的样式。当阳光投射进皇宫内,玻璃折射出缤纷美好的多彩世界,被誉为“阿塞拜疆建筑的明珠”。而据说国王为了这个最美的“最”,杀掉了设计这个宫殿的设计师。

在舍基还看到一间19世纪末的俄罗斯教堂变成的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National Applied Art)。

从舍基往巴库的路上经过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市沙马基(Shamakhi),沙马基曾是希尔万帝国的首都,拥有丰富的历史古迹。我们没进城,只参观了附近的希尔万沙陵家族墓园遗址Yeddi Gumabez,原有七个简朴的圆顶陵墓,由于地震只有三个穹顶免遭破坏,岁月已让另外几个永远消失……在墓园,远眺沙马基古城,Juma Mosque清真寺在其中特别醒目。

路上经过玛鄂泽村的Diri Baba陵墓,这座建于15世纪的陵墓部分人工修建,部分在巨大的悬崖上雕刻,据说拜谒Diri Baba陵可以祛病减灾。其实这是一座清真寺,圣人Diri埋葬于此。Diri去过圣城麦加,经常做善事,最后在此做祈祷时无疾而终,因此人们称呼他为Baba。

在阿塞拜疆的时间主要消费在首都巴库(Baku)。巴库位于俄罗斯和伊朗之间的一块大陆上,向东突入里海,是外高加索第一大城市和交通枢纽,里海的一大港口。作为首都,巴库不仅是政治、文化中心,而且也是重要的石油基地和经济中心。虽然阿国国土只有中国的百分之一,石油储量却与中国持平。早在10世纪,这里就已开始挖井汲油。世界工业化开釆石油始于1877年,而阿塞拜疆早在1873年就已打出第一口油井,20世纪初,巴库油田是世界上产量最高的油田。1901年石油产量几乎占世界石油产量的一半,成为南高加索工业中心和俄国石油基地。20世纪以来,巴库便一直以“石油城”闻名于世。

由于地处东欧和西亚之间重要的十字路口,是波斯、沙俄和土耳其帝国扩张领土的必争之地,巴库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被这些不同的文明所控制,这里多元的文化远远超出传统文化,各种风格的建筑比肩而立却毫不违和。

一次次动荡在史诗般的时代背景中上演。作为里海明珠的巴库,建筑风格却一直华丽宏伟,因为这种风格总是受到统治者们的偏爱。从建于15世纪的希尔万沙宫殿,到19世纪末第一次石油繁荣时期建造的大厦,再到苏联时期建造的办公大楼,直至近年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和“火焰塔”,这种风格在巴库街头随处可见。

旧巴库的地标是圆顶的希尔万沙宫殿(Palace of the Shirvanshahs),它建在突出的悬崖上,具有皇家的豪华,由清真寺、基万汗宫(会场)、灵庙等建筑组成。留存至今,富丽堂皇的内饰早已随岁月风化,但精彩之处在于,这座宫殿用闪光的削平石头做成,彼此连接精巧,无论从哪个地方都辨别不出接缝。

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巴库城墙及城内的希尔万沙宫殿和少女塔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少女塔坐落在老城中心,高27米,为8层圆柱状。每层窗口都可进行防御,疑为抵抗外敌进攻而建。又有关于爱情的传说。少女塔经受了1304年的大地震,当时许多民宅被夷为平地,它却安然无恙。塔的圆形部分朝北,寒风绕行而过;塔的突出翼朝南,夏季将凉爽南风导向城内,故而老城始终冬暖夏凉。

塔内的电子屏幕循环着少女塔的传说⬇️

塔门口2⃣️个粗糙而特别的石头雕像⬇️

2⃣️个颜值逆天的小孩在塔门口玩模型⬇️

登塔顶可远眺巴库全景⬇️

很喜欢老城墙厚重的历史感,尤其是在这夕阳西沉之时。走在窄窄的老城颇有穿越的感觉——今夕何夕?今朝何朝?我是哪个朝代哪个国家的公主还是乞丐?

哈,幸运地被美女要求合影,她还叫来她的家人一起和我合影。再一次确认,在此我才是歪果仁😊

内城狭窄街道处有一座建于12世纪的Lezgi清真寺,保存着它强大的习俗——我们已进去大厅却被赶了出来,女性得到旁边的一个小礼拜室,果然简陋阴暗得多的另一个房间。一个年轻女子正在祷告,她会觉得必须在偏殿对于女性是不平等的吗?

巴库老城区主要是19世纪在俄国统治下作为石油重镇建设起来的,彼时俄国崇拜法国文化,老巴库的建筑也有一点点巴黎的感觉,有人称之“小巴黎”。

Nizami大街是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商业步行街。街道两旁整齐分布着三到四层的洋房,土耳其及其他国家品牌的店铺云集于此,沿街的咖啡馆和水烟馆又为熙攘的街道平添几分悠闲,穿着时尚的帅哥美女随处可见。那些美人们,晃花了我的眼~

还有缤纷艺术品⬇️

去阿普歇伦半岛用餐,近距离接触里海,享受美景和美食⬇️

海明威曾经说,当我们想起任何一个伟大的城市,我们都习惯用伟大的建筑来代表它,这座伟大的建筑,就是城市地标。如自由女神之于纽约,克里姆林宫之于莫斯科,埃菲尔铁塔之于巴黎,悉尼歌剧院之于澳洲。火焰塔和艺术中心,是巴库的新城市地标,前者可以说代表了经济,后者则无疑是文化的代表。

火焰塔(FLAME TOWER)屹立在巴库里海边的高地上,在巴库的任何角落几乎都能看到它。始建于2007年,2012年竣工,耗资3.5亿美元,楼体呈曲线优雅的火焰状(据说是为了展现巴库历史上对火的崇拜),用蓝色的镜面玻璃做外装饰,无论白天黑夜都晶莹剔透、熠熠生辉。火焰塔由三座独立的大厦组成,底部都是零售空间。最高的南边大厦是住宅楼,北边大厦是费尔蒙旗下的五星级巴库酒店,西边的大厦则是办公楼。

漫步在傍晚的里海边,以火焰塔为远景拍上一张留念,是大家共同的选择。

建筑是一座城巿的记忆,也是一座城市的魅力。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Heydar Aliyev Cultural Center)使巴库在我心中魅力倍增,也让我留下了一个遗憾——去前攻略做得不详细,忽略了这个点,以致没留足够时间进里面好好参观。

它是鬼才创意家、伊斯兰裔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徳(Zaha Hadid)的作品,和南京青奥中心、广州歌剧院、上海凌空soho、北京银河soho、迪拜舞蹈大厦、米兰170米玻璃塔、香港理工大学建筑楼等全球数十座有着同样梦幻般立体线条的建筑一脉相承。这位天才艺术家已于2016年3月离世,享年66岁,地球上仅留存不多她充满天马行空艺术灵感的作品。

哈迪德的设计富于动感和现代气息,这座白色不规则外形的建筑物,从任何角度看都觉得它似乎在流动,起伏的白色外墙上升到顶峰,然后像涟漪一般慢慢地向另一边扩展开来……

傍晚的文化中心和与之遥遥相望的川普大厦⬇️

哈迪德另一个比较有名的作品是美国的辛辛那提罗森塔尔现代艺术中心,八层高的建筑像一只精巧的方盒,一层一层搭建在玻璃底座上,被《纽约时报》誉为“田园绿洲”。此外,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一个停车场,以及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滑雪场等也使哈迪德名扬四海。

这是一种被神点拔过的天赋。2004年,海耶基金会把誉为建筑界诺贝尔奖的普立兹克奖颁给了她,她创下了2⃣️项纪录——是该奖项创立25年以来的第一位女性获奖者,还是最年轻的获奖者。2015年,英国把国家建设筑界最高奖项“皇家金奖”颁给了她,是该奖项历史上首位女性获奖者。

阿塞拜疆又叫火之国,一个原因是根据波斯语翻译过来是“火之国”的意思,另一个原因是它有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位于巴库市区方向的火祠(Ateshgah,波斯语意为“火地”,也就是有圣火的地方,祭祀圣火的地方)已被列入世遗。

巴库地区盛产石油和天然气,很多天然气遇到明火后,形成了长明火。在古代这些长明火被认为是神迹,当年火祠也就成为了印度教湿婆派的圣地。金庸的小说《倚天屠龙记》里有拜火教,神奇的圣火令,波斯美女小昭……火祠修建年代很早,后屡毁屡建,今天看到的城堡式建筑多为18世纪遗存。

火祠是一座围城,城堡大门的门洞不大,在门口就看见主火坛的亭子,伫立在城堡中央,旁边是一些露天的小火坛。城墙是夹层的,内里间隔出一个个房间,古时候它们的功能是卧室、粮仓、伙房、马厩等等,现在这些房间都已经变为历史博物馆。

虽然地理位置上阿塞拜疆并不在欧洲,但巴库曾主办了国际象棋奧林匹克团体赛(2016)、第一届欧洲运动会(2015)、欧洲歌唱大赛(大赛2012)、一级方程式赛车欧洲大奖赛(2016),还申办过奥运会——尽管没有成功。四季、费尔蒙、卓美亚和凯悦等世界上许多豪华酒店品牌都在巴库收购了酒店。伊利哈姆·阿利耶夫(IIham Aliyev)在接替了他父亲盖达尔·阿利耶夫(Heydar Hliyev)成为总统后,最吸引眼球的工具还是建筑,除了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巴库还建设了超现代化的机场、绚丽的水晶体育馆、宏伟的沙希德纪念碑,以及一家看起来像宇宙飞船的购物中心。

有外媒报道,巴库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巴黎”或者说“小迪拜”。但对于在油价高企的时候,用大笔政府收入来推动国家参与国际事务的阿利耶夫总统,民众并不怎么满意。“这个国家的真实身份已经被压制。我们说俄语,名字来源于伊斯兰或波斯文化,我们曾尝试成为土耳其人。我们还没有弄清楚应该如何成为真正的阿塞拜疆人。”

历史的尘埃很快会掩盖一切。无论如何,以悠久历史闻名的巴库,希望你更加美丽。还有你那么好吃的西红柿,必须保持纯正的血统。

题外:国内没有直飞往亚美尼亚的航班,我们在莫斯科转机。恰好世界杯期间,作为一枚伪球迷,在莫斯科机场打个卡,假装在现场。

在格鲁吉亚看的半决赛与决赛。回程再次在莫斯科转机,买下一瓶special 伏特加作为本次世界杯的纪念。不知四年后的杯赛,C罗、梅西、克罗地亚金球们会不会依然征战沙场,想来是已显王家之气的法国姆巴佩小将们的天下,英雄迟暮如美人老去,令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