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的后轮爱上了前轮,可是他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于是他吻遍了前轮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默默的关注并陪伴着她。

这多象我对故乡的感情啊!故乡一别三十载,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梦中多少次与你相偎相依!多少次踏上心爱的自行车吻遍我热恋的故乡。用飞旋的双轮寄托我的思念,奔向这片多情的土地,投进故乡的怀抱。

故乡坐落在随北万店泉水村一个风景秀丽的小乡村,这里有清香四溢的皂角,和婀娜多姿的梨花。向北走大约一公里路是万店老街,是一个热闹的街道,也是我儿时的乐园,长到八九岁时,和父母离开故乡。自此时常忆起故乡,似乎那琳琅满目的商品和梨花香味悠悠四溢的又飘到了我的身边,故乡,追随我一生记忆的梦,成长后的我与故乡渐行渐远,而故乡的气息和故乡的老街将是追随我一生不变的情怀。

一个人的旅行并不孤单,更在乎的是自由自在和欣赏风景的心情,更投入地忆起曾经的人和事,于是在这冬日暖阳之时,当一轮艳阳高照,按捺不住内心的强烈愿望,坐上公汽,带上自行车向着故乡进发。

走过九间屋,走过塔湾,到达万店镇小,离故乡的脚步近了,更近了,故乡的一草一木仿佛向我招手,多想看看老街那个热闹的集市,看一看昔日那个令人目不暇接的图书室,看一看六姑那个做工精湛的裁缝铺,看一看姨嫂那个温馨和睦的幸福之家,看一看儿时经常到过的水井……掀开尘封的心门,伴随着那些久远的记忆,如云的思绪不禁绵延而来。

成长在八十年代的农村小孩,那时候没有什么娱乐,生活异常单调,除了在家与小伙伴抓抓石子,捉捉迷藏,玩玩泥巴,最开心的事莫过于上街了,因为家里离老街近,一溜烟的功夫就蹦蹦跳跳地到街上去了,故而乐此不疲,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走来走去,好不热闹,街上的商品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好玩的玩具和好吃的零食,令人眼花缭乱,"唐僧骑马咚咚咚,后面来了个孙悟空,孙悟空跑得快,后面来了个猪八戒”……,背着儿歌,拿着惟妙惟肖的橡皮泥,把妖怪和师徒四人按顺序排来排去,儿时的童趣和天真,给我们留下了多少欢声笑语,一声声卖冰棒,卖冰棒,五分钱一根的声音总是那么悦耳动听。令人情不自禁地去摸摸空空的口袋。

小时候的我也是一个爱看书的小丫头,街上的一个年近古稀的老爷爷的小图书摊成了我经常光临的对象,他佝偻着背,不言不语,无异于一个学富五车的长者,令人可敬,因为他那张

长长的竹床上总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图书,《小兵张嘎》,《孔雀公主》,《霍元甲》……一本本图书令人爱不释手,那些年都是火爆深受观众喜爱的电影和电视剧,又印制成精美的画册,小小图书,四四方方,小巧精致,便于携带,正好可以放进兜里,精美的图片下面再配上简短的文字,那时候年纪尚小,尽管有许多字不认识,似懂非懂,尽看得津津有味。从中也知道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些词汇,丰富了我们的知识,提高了写作能力。

搬家后,初中放假了,到过老街一两次,那时年少贪玩,人也单纯,暑假里独自一人乘车到老街,不知怎么回事尽然到姨表哥家玩了三天,那时跟姨哥没什么联系,比我大了十几岁,又在外当兵,按现在的想法是不会住几天的,那时姨哥住在供销社,从爸爸口中得知两年前姨哥家生了一场变故,一场大火烧了他们的家,姨哥夫妻二人又同甘共苦经营一家药店,重振其家,故而爸爸时常表扬姨嫂能干漂亮,还多亏他做的媒成就一桩好姻缘而暗自得意,所以对姨嫂如雷贯耳,尽管没见,尽生出许多好印象,那时姨哥不在家只有姨嫂在家,不禁细细打量漂亮的姨嫂,皮肤白白的,身材稍显丰腴,眼睛有神,五官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但凑在一起就是好看。她穿的裙子花花的,长长的,领子是斜的,露出白皙的颈脖,她家的小保姆钱明会与我同岁,帮她照顾小孩子,小小年纪聪明伶俐,手脚麻利,深得姨嫂喜欢,经常找我说话,讲些趣事,令人忍俊不禁,也许有这个小伙伴,我尽然呆了几天,晚上就在楼顶上铺几张席子唾觉,月朦胧,鸟朦胧,点点的繁星好似颗颗明珠,镶嵌在天幕下,闪闪地发着光,一切都是那么新奇美好。

第二天出了姨嫂家门,惊喜的见到正对面尽然站着勤劳的六姑,六姑只比我大三岁,青春正年少,心灵手巧,租了一个缝纫铺,墙上摆满了各种花花绿绿的布料,六姑正拿着皮尺和画粉在为顾客量体裁衣,我不禁对能干的六姑心生几许佩服之情。

随着一声到站了,快下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车上的乘客陆续下了车,我也赶快推车下来,骑了几步,路过一个集贸市场,向一个热心的肉贩大哥问了去老街的路。

经过一个几十米的小缓坡,到达一个狭窄的小巷,周围静悄悄的,两排低矮的两层平房迎面而立,房子并不新,原本洁白的的石灰墙早已变得暗黄,红色的砖布满了污渍。仿佛无言地诉说着这个尘市的沧桑,这就是老街的后街,多么熟悉的老地方,儿时我经常走过的路,似乎还残留着深深的足印。我的心激动地要跳出胸膛。

时光时光,请慢些走,我要把这魂牵梦萦的老街看过够,此时已快中午十二点,距傍晚最后一班车仅仅五个多小时,我的心不禁有些慌乱,穿过巷子,推着自行车慢慢向右行走,一条长长的水泥路呈现在眼前, 地上的沙石和水泥依稀可见,地面异常干净,两旁低矮的楼房和后街没多大分别,不象其它乡镇高楼林立,只是密密麻麻地家家紧紧相连,大部分关门闭户,偶尔可见几家店铺开着门,那是卖副食的和几家卖衣服的,看得出是乡下的一个集镇,路上不见一个行人,显得异常冷清。和昔日热闹繁华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我的心不禁生出一份悲凉的愁绪,三十多年了,万店老街竞没有多大变化。

故乡的老街并不繁华,但它在我眼里却异常亲切,目光中流露出的爱恋转眼间取代了那淡淡的哀愁,一丝莫名的欣喜不禁在心中蔓延,我在这冷清的街道留连,徘徊,我要记住这里的点点滴滴,从后街数第一家卖的是什么,第二家又是什么……

几家点铺都关着门,当路过第五家门时开着门,我的眼晴不禁一亮,这是一家副食店,也是我今天看到的开门的第一家店铺,我不禁在心中默念着,默记着,店铺里站着一个和善的大姐,我不禁上前问:"大姐,我小时候在这住过,现在街上还分不分冷集和热集呢?大姐爽朗地一笑,"今天是冷集呢!现在还在分冷热集。又经过了几家成衣店和一个大超市,我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置身在陌生而又熟悉的街,忧然如梦,仿佛又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寻寻觅觅,寻寻觅觅,我痴迷在这无人的街,搜寻那个搬凳看书的小女孩的身影,寂静的街上只剩我一个寂廖的身影,我的影子越拉越长,曾经门庭若市的店铺如今一个个大门紧闭,早已物是人非,移步换景,哪里还有当年的影子,更别说六姑的铺子和姨哥的房子了。他们都早已离开了老街到别处发财去了。

中午一点多了,早已饿得饥肠辘辘,到处不见一个餐馆,对于不爱吃零食的我无异于一大难题,儿时那个馋嘴的小丫头在我脑海中依稀再现,那香香脆脆的锅盔,一咬咯嘣咯嘣地响,那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吃得满嘴鲜红似血,那长长软软的落口消,入口即化似麻杆,一切都充满了诱惑。耳畔突然传来"通“的一声巨响,似乎要震耳欲聋,空气中立刻弥漫着着爆米花的香味。

过惯了鸡肉鸭鱼的生活,三十年的光阴悄然而逝,人们的生活水平日新月异地发展,如今的人们每天都象过年似的,想吃什么都随时可以去买,味觉也好象有些麻木了,再美的山珍海味也吃不出儿时的味道。我自然也不例外,超市的各种零食,对我早已失去了吸引力,只好又骑车到镇小炒了一盘菜,吃罢又匆匆向老街奔来。

一个人的旅行,并不寂寞,不用顾虑任何人的感觉,冷清的老街的一切都对我充满了无穷的诱惑,走过一个巷子,踏过儿时的足印,去看看碧绿的菜畦,呼吸一下乡村新鲜的空气,顿感心旷神怡,田间地头,树木林立,片片红叶热情似火,含情脉脉,夹杂在红的黄的树叶之间,更显娇俏艳丽,迎接我这个家乡的亲人,远处低矮青山的轮廓隐约可见,雾蒙蒙的宛如一个沉睡的少女,披着黛色的轻纱,地里的麦子早已收割,黄黄的只剩下光秃秃的麦茬,视线更加开阔,此时人的胸怀似乎变得更加宽广,好想好想再看看儿时经常到过的水井。喝一喝那冰凉的清泉,真是家乡的山也美,家乡的水也甜,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啊!

此时不禁又到儿时住过的村子里转了转,找寻那一片梨树园和皂角树,故乡的梨园和皂角早已无影无踪,转眼间已到傍晚五点多了,再晚点就搭不上车了,可是我还骑着单车依依不舍不忍离去,脚踩着故乡的热土,独自在空旷无人的大地沉思,想起之前曾对五姑提过想来老街看一看的话,不料五姑却失望地说,万店是个穷地方,老街这么久没有多大发展,是的,街道还是那条狭窄的街道,没有扩建,也没有高楼,貌似没有变化,却多了几分古朴,仿佛置身于美丽的苏州,更添几分神韵,可是并不代表这里的人们生活贫困,因为今天我用一双充满爱心和智慧的眼神欣喜的看到故乡的人们早已住上了漂亮的新房,走在舒适干净的水泥路上,只是好多住户家中无人,纷纷外出打工创业,老街自然显得冷清了,联想起这几年房地产生意异常火爆,供不应求,因为离随州不过二十公里,故乡的人们好多人都买房搬到城市去了,故乡早已没有了亲人,老街的好多店铺早已形同虚设,并不是谋生的来源,这样想来,心情顿感欣慰,最美不过故乡水,最亲不过故乡人,祝愿家乡的人们个个家庭和美,人人都过上幸福的生活,生活象芝麻开花节节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