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4

不想让你看我哭泣的脸,

就对你说看飘雪的天。。。。。。

💔未能完成的守护。。。。。。从未遗忘!哪怕百年!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个百岁老兵的秘密和遗憾!!!!!!


20181121朱爷爷打来电话,用颤抖的声音说,离宗亲后辈们,帮我准备百岁酒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我身体却越来越不行了!但我这辈子却还有一件未完成的重要任务!想请我帮他做好记录,把藏了65年的秘密心愿,转达给关爱老兵重庆团队的负责人王纯姐。在朱爷爷心里,纯姐是他最信任最依赖的人,祈盼着纯姐能助他完成今生未完成的守护!

2016年9月,重庆合川龙市镇96岁(实际年龄和身份证不符)高龄的抗战老兵朱廷全爷爷被推进手术室,做前列腺和结石手术。

那一年,那很有可能下不到手术台的那一天,他都未能说出他守护了65年的秘密,因为他觉得今生也无法奢望能得到妻儿的原谅了?!


这一年,这快要满百岁的这一天,他终于能放下所有包袱和顾忌,畅快的说出来 :


对不起!我要对我的妻儿说句深深的对不起!!!

这辈子,我守护了民族,守护了家乡,守护了父母,却未能守护你们!!!

这将是我永远没能完成的任务,永远永远的遗憾!!!

在有生之年,多想最后再看你们一眼,不奢望得到你们的原谅!就只想让你们知道,我永远爱你们!!!从未遗忘!!!哪怕百年!!!


那些年,年龄还小,就随部队和日本人艰苦作战,两年后头部中弹万幸被班长救下,为养伤流落他乡。后又有幸认识养父并娶妻生子,本温暖幸福!

但惦记家中父母,独自回家探望。父母见作战而安全回家的我,悲喜交集,倍感珍惜,决不放手让我再外出他乡。加上当时父母亲没得劳动力,生活异常艰苦,我只得留下尽孝道,伺候父母亲。后来父母亲百年后,也努力打听过但了无音讯,后来也觉得自己实在没得脸面见你们,也没有资格祈求你们的原谅!就那么沉默的生活着。

本有机会再成家却未在成家,因为我的心里永远是你们。救养过几年村里快饿死的两个孩子,也冒着风险救起,快被淹死在村里池塘的孩子。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你们,我就那么想着,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那里,虽然我不在你们身边,但我祈求上天能看在我救了其它孩子的份上,让我的孩子们也能在冥冥之中得到别人的帮助!!!

再后来,独自漂泊,独自老去,孤苦伶仃,镇上的乡亲们都照顾着我,都知道我是一个满街找着矿泉水瓶子,满口唠叨着打小日本的“疯老头”。但我心里还是有你们!!那是我永远温暖的亲情!!!

再后来的后来,志愿者们找到了我,帮我找资料证实了从军打仗的经历。此后,得到了政府,社会各界,邻居,志愿者们的照顾和帮助。

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但我心里还是放不下你们!!那是我永远无法偿还的亲情!!永远未能完成的守护!!!


不想你看我哭泣的脸, 就对你说看飘雪的天。 那些年妻儿环绕温情的画面, 深深刻入了心田。


命运对我如此作弄,

让悲情更无奈。

只有无声的哽咽,

让悲伤沉淀。

多想最后再看你一眼, 真的好想说一声再见。 还有一颗泪打转, 一颗挂在了嘴边, 成为我最后的纪念。

我的生命未守护好我爱的人, 转身埋藏我的心疼。

这疼晃眼到百年, 藏紧的爱已经模糊不见。

我的生命未守护好我爱的人, 离开你我做不到不心疼。 记忆里那挥不去的笑容, 有生之年盼相逢, 了却痴心完成梦。


多想最后再看你一眼, 真的好想说一声再见。 还有一颗泪打转, 一颗挂在了嘴边, 成为我最后的纪念。

平时看起很乐观的朱爷爷,每次见到如亲人般的王纯姐,都要像小孩子一样喜极而泣!!

朱爷爷以前的房屋生活,虽然简陋,但却还是有书法家专门上门敬送的对联!贴得很是喜庆!!

邻居家借的场地让志愿者给朱爷爷过生日

出院后的朱爷爷过上了平静幸福的生活,但总是不经意之间还是透着淡淡的忧伤!那是志愿者们都不懂!!!

根据口述,王纯姐整理的情况资料。


重庆合川抗战老兵孤老朱廷全爷爷寻找失散65年的儿子 重庆合川区龙市镇孤老朱廷全,1925年7月24日(农历) 出生。1943年11月左右,在龙市双河村家里被抓了壮丁,随后经合川到重庆,最后到黔江,被分到六战区独立工兵第六团第二营。曾到秀山、湖南某地作战,后随团部驻防于湖北恩施。记得独立工兵第六团长官黄德馨。 日本人投降后,老人随部队到武汉。因为不愿去东北打内战,朱廷全离开部队,在武汉和老乡一起卖水。 老人自述,1953年冬天,回到老家重庆市合川区龙市镇。这辈子一直穷,也没成家。以前在老家种地,后来到龙市小学给学生煮饭。因为是五保户,一直得到政府五保户补贴。2014年志愿者寻访到老人后,了解到老人的抗战经历,关爱至今。合川区政府更给予老人很多照顾和补贴。 在老乡和志愿者看来,这是一位孤独却开朗顽强的孤老老兵。然而,老人近日告诉志愿者,自己曾经结过婚,有过孩子。他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想找到自己的儿子。 朱爷爷回忆,大概是1949年左右,在湖北监利县朱河镇刘合乡,小地名挨着一个“王府三桥”。当地有户人家叫汪本善,当年有个儿子意外死亡,正好朱爷爷流落到那里,于是汪本善收留了他,并认作养子,朱廷全称其为养父。养父后来又把儿媳嫁给了朱廷全(已经去世了的那个儿子的媳妇),媳妇叫吴慧珍。吴慧珍与前夫生有一个儿子叫“幼儿”;后与朱爷爷生了两个孩子,二孩子叫“左儿”,三孩子叫“川川”。后来朱爷爷由于思念家乡的父母亲,就独自回到老家。原本打算只是回来看望父母就再回湖北,可父母见他居然没有死在战场,意外惊喜,不顾他已经在外成家的实际,坚决不准他再外出他乡,要他在家侍奉父母,干活养家。从此,壮劳动力的朱廷全再也没有走出家门,于是与妻儿失联。而他自己也没有再成家。 1970年前后,远在湖北的儿子曾有几次书信来往,最后一次儿子还给他寄了10元钱来。老人深感愧疚,没有收下这笔钱,而是将钱退回。或许这次退钱被儿子误会为朱爷爷不想认他们,从此杳无音信。多年后朱爷爷的父母老去,他想回去找亲人,却又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没有尽到责任。于是将这一秘密深埋心底,不敢对任何人再提起。 今天老人敞开心扉,将埋藏心底几十年的秘密告诉我们,就想在有生之年找到亲人,见到儿子。恳请广大网友提供线索,帮助老人寻到亲人。 爱心线索请联系: 合川爱心黄桷树志愿者(关爱抗战老兵重庆合川志愿者) 莲子

半年前他收养两年多的流浪狗儿“多多”,被耗子药毒后,朱爷爷更是伤心,身体越渐虚弱,步伐蹒跚了!!最近花姐又帮朱爷爷找了个小狗“小白”,樱花姐专门送去后,朱爷爷看起又精神了些!

让我们共同祝愿,让我们共同祈盼,让我们共同努力,让朱爷爷能在有生之年与亲人团聚!完成他的百年心愿!完成他那未能完成的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