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4

不想让你看我哭泣的脸,

就对你说看飘雪的天。。。。。。

💔未能完成的守护。。。。。。从未遗忘!哪怕百年!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个百岁老兵的秘密和遗憾!!!!!!


20181121朱爷爷打来电话,用颤抖的声音说,离宗亲后辈们,帮我准备百岁酒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我身体却越来越不行了!但我这辈子却还有一件未完成的重要任务!想请我帮他做好记录,把藏了65年的秘密心愿,转达给关爱老兵重庆团队的负责人王纯姐。在朱爷爷心里,纯姐是他最信任最依赖的人,祈盼着纯姐能助他完成今生未完成的守护!

2016年9月,重庆合川龙市镇96岁(实际年龄和身份证不符)高龄的抗战老兵朱廷全爷爷被推进手术室,做前列腺和结石手术。

那一年,那很有可能下不到手术台的那一天,他都未能说出他守护了65年的秘密,因为他觉得今生也无法奢望能得到妻儿的原谅了?!


这一年,这快要满百岁的这一天,他终于能放下所有包袱和顾忌,畅快的说出来 :


对不起!我要对我的妻儿说句深深的对不起!!!

这辈子,我守护了民族,守护了家乡,守护了父母,却未能守护你们!!!

这将是我永远没能完成的任务,永远永远的遗憾!!!

在有生之年,多想最后再看你们一眼,不奢望得到你们的原谅!就只想让你们知道,我永远爱你们!!!从未遗忘!!!哪怕百年!!!


那些年,年龄还小,就随部队和日本人艰苦作战,两年后头部中弹万幸被班长救下,为养伤流落他乡。后又有幸认识养父并娶妻生子,本温暖幸福!

但惦记家中父母,独自回家探望。父母见作战而安全回家的我,悲喜交集,倍感珍惜,决不放手让我再外出他乡。加上当时父母亲没得劳动力,生活异常艰苦,我只得留下尽孝道,伺候父母亲。后来父母亲百年后,也努力打听过但了无音讯,后来也觉得自己实在没得脸面见你们,也没有资格祈求你们的原谅!就那么沉默的生活着。

本有机会再成家却未在成家,因为我的心里永远是你们。救养过几年村里快饿死的两个孩子,也冒着风险救起,快被淹死在村里池塘的孩子。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你们,我就那么想着,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那里,虽然我不在你们身边,但我祈求上天能看在我救了其它孩子的份上,让我的孩子们也能在冥冥之中得到别人的帮助!!!

再后来,独自漂泊,独自老去,孤苦伶仃,镇上的乡亲们都照顾着我,都知道我是一个满街找着矿泉水瓶子,满口唠叨着打小日本的“疯老头”。但我心里还是有你们!!那是我永远温暖的亲情!!!

再后来的后来,志愿者们找到了我,帮我找资料证实了从军打仗的经历。此后,得到了政府,社会各界,邻居,志愿者们的照顾和帮助。

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但我心里还是放不下你们!!那是我永远无法偿还的亲情!!永远未能完成的守护!!!


不想你看我哭泣的脸, 就对你说看飘雪的天。 那些年妻儿环绕温情的画面, 深深刻入了心田。


命运对我如此作弄,

让悲情更无奈。

只有无声的哽咽,

让悲伤沉淀。

多想最后再看你一眼, 真的好想说一声再见。 还有一颗泪打转, 一颗挂在了嘴边, 成为我最后的纪念。

我的生命未守护好我爱的人, 转身埋藏我的心疼。

这疼晃眼到百年, 藏紧的爱已经模糊不见。

我的生命未守护好我爱的人, 离开你我做不到不心疼。 记忆里那挥不去的笑容, 有生之年盼相逢, 了却痴心完成梦。


多想最后再看你一眼, 真的好想说一声再见。 还有一颗泪打转, 一颗挂在了嘴边, 成为我最后的纪念。

平时看起很乐观的朱爷爷,每次见到如亲人般的王纯姐,都要像小孩子一样喜极而泣!!

朱爷爷以前的房屋生活,虽然简陋,但却还是有书法家专门上门敬送的对联!贴得很是喜庆!!

邻居家借的场地让志愿者给朱爷爷过生日

出院后的朱爷爷过上了平静幸福的生活,但总是不经意之间还是透着淡淡的忧伤!那是志愿者们都不懂!!!

根据口述,王纯姐整理的情况资料。


重庆合川抗战老兵孤老朱廷全爷爷寻找失散65年的儿子 重庆合川区龙市镇孤老朱廷全,1925年7月24日(农历) 出生。1943年11月左右,在龙市双河村家里被抓了壮丁,随后经合川到重庆,最后到黔江,被分到六战区独立工兵第六团第二营。曾到秀山、湖南某地作战,后随团部驻防于湖北恩施。记得独立工兵第六团长官黄德馨。 日本人投降后,老人随部队到武汉。因为不愿去东北打内战,朱廷全离开部队,在武汉和老乡一起卖水。 老人自述,1953年冬天,回到老家重庆市合川区龙市镇。这辈子一直穷,也没成家。以前在老家种地,后来到龙市小学给学生煮饭。因为是五保户,一直得到政府五保户补贴。2014年志愿者寻访到老人后,了解到老人的抗战经历,关爱至今。合川区政府更给予老人很多照顾和补贴。 在老乡和志愿者看来,这是一位孤独却开朗顽强的孤老老兵。然而,老人近日告诉志愿者,自己曾经结过婚,有过孩子。他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想找到自己的儿子。 朱爷爷回忆,大概是1949年左右,在湖北监利县朱河镇刘合乡,小地名挨着一个“王府三桥”。当地有户人家叫汪本善,当年有个儿子意外死亡,正好朱爷爷流落到那里,于是汪本善收留了他,并认作养子,朱廷全称其为养父。养父后来又把儿媳嫁给了朱廷全(已经去世了的那个儿子的媳妇),媳妇叫吴慧珍。吴慧珍与前夫生有一个儿子叫“幼儿”;后与朱爷爷生了两个孩子,二孩子叫“左儿”,三孩子叫“川川”。后来朱爷爷由于思念家乡的父母亲,就独自回到老家。原本打算只是回来看望父母就再回湖北,可父母见他居然没有死在战场,意外惊喜,不顾他已经在外成家的实际,坚决不准他再外出他乡,要他在家侍奉父母,干活养家。从此,壮劳动力的朱廷全再也没有走出家门,于是与妻儿失联。而他自己也没有再成家。 1970年前后,远在湖北的儿子曾有几次书信来往,最后一次儿子还给他寄了10元钱来。老人深感愧疚,没有收下这笔钱,而是将钱退回。或许这次退钱被儿子误会为朱爷爷不想认他们,从此杳无音信。多年后朱爷爷的父母老去,他想回去找亲人,却又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没有尽到责任。于是将这一秘密深埋心底,不敢对任何人再提起。 今天老人敞开心扉,将埋藏心底几十年的秘密告诉我们,就想在有生之年找到亲人,见到儿子。恳请广大网友提供线索,帮助老人寻到亲人。 爱心线索请联系: 合川爱心黄桷树志愿者(关爱抗战老兵重庆合川志愿者) 莲子

半年前他收养两年多的流浪狗儿“多多”,被耗子药毒后,朱爷爷更是伤心,身体越渐虚弱,步伐蹒跚了!!最近花姐又帮朱爷爷找了个小狗“小白”,樱花姐专门送去后,朱爷爷看起又精神了些!

让我们共同祝愿,让我们共同祈盼,让我们共同努力,让朱爷爷能在有生之年与亲人团聚!完成他的百年心愿!完成他那未能完成的守护!!!

他说,临终前想见儿女最后一面 朱廷全说,临终前,我想见儿女最后一面。 △朱廷全一直怀着愧疚,把这个秘密压在心底 爷爷一生没有着落。而这个秘密,如果不是朱廷全爷爷实在心中煎熬,不会与志愿者谈起。 团圆,是这位乐观而坚强的抗战老兵心中最锋利最磨人的一根刺。 他很清楚,他的儿女不会轻易回到他身边,轻易地原谅他。命运让他咬牙上了抗日战场,也让他和妻子生死不相见,骨肉分离半个世纪。 这个故事,就从民国32年开始讲起吧。 两块大洋,一条人命 朱廷全,1925年7月24日(农历) 出生。家里有五兄弟,一家老小活着全靠种地,由于收成不好,穷得只能出来要饭。 △朱爷爷身体还不错,就是有尿道上的疾病,每个月要赶车到合川医院去换尿袋。每次去车费要26块,医院收20—30不等。为了省钱,那一天他就不吃饭,最多花4块钱吃碗米粉 民国32年冬月,在龙市双河村家里被抓了壮丁,他被捆绑着送到涞滩河边的民船上。船板子揭开,关到船舱里,送到合川。一路上,一直被捆着。 他在合川被关了2个月,住在药市街回龙庙,练兵。那时候门口都架着机枪,怕他和其他壮丁跑了。他被分到六战区独立工兵第六团第二营。 部队很快就开到酉阳、秀山。他是坐车去的战场,距离日本兵有很点远。那里炮弹多,日本的野山炮厉害得很。朱廷全是新兵,什么训练都没有,就只知道把枪端起,怎么打枪都不知道,新兵如风中草芥,死了非常多。 团部开追悼会,牺牲的人都有一个牌位,数了数,有一百多人被打死。 也许是命不该绝,朱廷全活着,却头部中弹,重伤倒地。班长花了两块大洋,请人抬下战场医治,他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日本人投降后,朱廷全不愿打内战,于是就离开了部队,在武汉和老乡一起卖水。老乡买了一个机器从大河抽水上来,他就担到每户人家去卖。 在湖北,他和自己的后半生撞了个满怀。 山有木兮 朱廷全最终流落到监利,给一户富裕人家做长工。1949年左右,因为年轻勤奋,被村里汪姓人家收作养子。汪家家主汪本善还将儿媳吴桂珍嫁与他。 对于朱廷全来说,监利的岁月是苦涩的人生中唯一的蜜糖。在这儿,有家,有饭,膝下还有可爱的儿女。 然而,一切都戛然而止。 朱廷全由于思念家乡的父母亲,也不堪于家中小叔子的欺凌,独自回到重庆老家。原本与妻子商量好,打算只是回来看望父母就再回湖北,并把双亲接过来住,可父母见他居然没有死在战场,喜出望外,不顾他已经在外成家的事实,坚决不准他再外出他乡,要他在家侍奉父母,干活养家。 △爷爷总是笑呵呵的,从没有抱怨过世道不公和人生酸楚。老人家中床铺收拾得干净,桌上每次都有剩饭剩菜,桌子也擦得干干净净,和我们见到的很多老兵不同。每次告别老人,他都会笑着不停地说谢谢。他的笑容那么单纯,单纯到你看不到任何沧桑和悲凉 父母命,不可违,他要如何面对家中头发花白的老父亲的泪眼?他不想,也不能伤了父母的心。 从此,作为家中劳动力的朱廷全侍奉父母,再也没有走出家门,与妻儿失联。而他自己也没有再成家。 六十五年后再次听到父亲的消息, 她一宿没睡 △朱廷全离开时,汪全喜还是一个没出世的胎儿。现在已经是四个孙子两个外孙的奶奶了 汪全喜,湖北普通农家的一个奶奶,儿孙承欢膝下,日子虽平淡但也和乐。 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天,收到了离家六十五年的父亲朱廷全的消息。 11月29日,湖北监利自媒体《边江论坛》转发了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的推文,黄汪村的谢金城老师看到后立即联系湖北爱心助学志愿者协会的监利志愿者曾洪山,他同时也把这篇推文转发给了汪全喜的一个堂妹汪红秀,汪红秀告诉汪全喜,朱廷全在找她,就赶紧打电话给重庆志愿者莲子。 那一晚,汪全喜激动得一夜没睡。 △从别人家打听出来的父亲地址,汪全喜一直珍藏着 11月30日上午,志愿者到他们村里去访问核实,汪全喜言语不多。志愿者给她看她父亲的照片,她说不看,眼睛全偷偷地瞄向父亲的照片。她的丈夫谢良科接着说,她嘴里这样说,心里还是非常惦记父亲的,说很多年前就到处找过父亲的地址。于是,汪全喜又去老屋里翻出一张写有父亲地址的那页陈旧的纸。 12月1号上午,在重庆志愿者去告知朱爷爷寻亲结果之前,当地志愿者和女婿谢良科通电话,问他们愿不愿意认老爷子,愿不愿意去看望老人家,谢良科毫不犹豫的说去重庆看父亲。他说,这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割舍不断的。这辈子从没叫过一声“爸爸”的女儿,如今年逾六旬,曾渴盼过多年的亲情,终于迟到地来到她身边。 另外一首插曲 罗曼·罗兰在《米开朗基罗》里写道:世界上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旧热爱生活。 △我们把寻亲的结果告诉了爷爷 朱廷全没有想过要放弃。 他收养过一名三岁女童。成人后,朱廷全用所有的家当送女儿出嫁。养女嫁到深圳,也把朱爷爷接到深圳去过。可在那里朱爷爷只待了八个月就独自回来了,因为在那里他一个人要喂八头猪,还要种地,生活多有不便。朱爷爷回合川后很多年,养女都与朱爷爷没再联系,直到今年才主动恢复联系,夏天曾回来看望过老人。 在这过程中,还有位男子把一儿一女领到朱爷爷家里,说是家里有事外出,请他照顾几天,没想到就再也没回来。朱爷爷没有怨言地把这两个孩子从几岁带到17岁。十多年后,孩子长大了,那个父亲又来把孩子接走,什么都没给朱爷爷,而朱爷爷也没找他们要钱。 除了这些让人心酸的故事,只有另外一个女孩的故事能让人感到一点点欣慰。龙市人都知道,朱爷爷曾从池塘里救起过一个女孩,那女孩长大后还是在龙市,对爷爷感恩,过节会常去看望朱爷爷,以前朱爷爷生病了还给他洗衣服。合川志愿者曾见到过她。 当年重归故里,父母不让他离开,朱廷全就终身未娶。父母过世后,他说自己没有养育自己的孩子,所以也无颜再去找寻他们。他膝下无子女,却无怨言地抚养别人的孩子。这位老兵的善良和担当,丝毫没有被贫困的生活压垮。 回家路漫漫 汪全喜是有理由怨恨朱廷全的。一如自己的同胞兄弟,“幼儿”汪全荣。 1954年,监利发生洪水,洪水退去之后,朱廷全变卖了家中最值钱的木船,勉强凑足回重庆的路费。一条木船对于临水而居的人家来说,是最最宝贵的东西。 △“幼儿”汪全荣(图右)。 六十五年过去了,“幼儿”已然不再年幼 汪全喜那时还在吴桂珍腹中。哥哥汪全荣已经八岁。父亲的缺席,对于这一家人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吴桂珍后来改嫁一户唐姓人家,寄人屋檐下。汪全喜和汪全荣小小年纪,已经尝遍人间冷暖。 命运是如此曲折,越是前行,越是难以启齿。朱廷全离开湖北,错了吗?《论语·里仁》有云:父母在,不远游。一面是泪眼婆娑见着儿子“死而复生”的父母,一面是困苦之时不离不弃的妻子,怎样割舍,心都会留下碗大一个疤,更何况这随后60多年的人生里,贫困、孤独、愧疚深深地折磨着他;汪全喜怨恨父亲,错了吗?父亲离家六十五载,孤儿寡母,在偏僻的乡村中要忍受怎样的冷眼相对? 他们都没有错,他们都有各自不得已的理由。他们所经历的时代,这个家庭的人世悲剧,他们承受的离别之痛和人生辛酸,我们又怎能想象? 所以,当志愿者问汪全喜,你愿意到重庆去看父亲吗?她毫不犹豫地说,我想。 所以,当志愿者问朱廷全爷爷,你想去湖北看女儿吗?他迟疑着说,我想啊,可是我年纪大了,走不动了。他脸上的神情,充满愧疚,又充满期待。 在志愿者与基金的帮助下,汪全喜回家之路已然不再遥远。而这半个世纪的心结,想要解开,却不容易。你愿意实现朱爷爷临终前最后的愿望,帮助汪全喜见着亲生父亲,诉诸衷肠,共话团圆吗?请你献出一份爱心,为他们的团圆之旅加油助力吧! 捐款请长按下图二维码 助力爷爷寻亲之旅 抗战老兵助养行动 2013年6月,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正式启动“抗战老兵助养行动”,该项目对幸存的抗战老兵提供800元的月度资助,直至抗战老兵本人离世。离世后可由家属或责任志愿者申请忠孝帛金2000元,传递最后的关爱。截至到2018年11月,已有2249位抗战老兵获得助养,助养金额总计发放32776300元;其中已有1299位助养老兵已去世,发放忠孝帛金1804200元。该项目救助款总计发放34580500元。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刻关爱贫困抗战老兵。 ↓↓↓ 阅读原文阅读 2984 在看 精选留言 写留言 置顶 罗君君 朱爷爷一生充满坎坷,他却用善良填满了命运带来的“坑”。我想,他两次收养的孩子们,和从池塘里救起的孩子,当他决定帮助他们的时候,是不是心里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他面对收养的孩子对他的“抛弃”毫无怨言,是不是因为心里对自己的孩子太多愧疚? 巴氏光年 可敬的老兵朱廷全爷爷,志愿者一定帮您达成心愿! 禾叶(朋友) 65年真让人心酸,还好在志愿者和基金会的努力下我们终于要圆朱爷爷的梦 謩色仓莽看劲松 正能量的行动!正义的事业! 快乐人生 愿朱爷爷与亲人早日团聚 败犬女王 朱平锡一凉水埠朱氏族谱主编 好人必有好报!祝朱廷全老人早日同家人团圆! 十堰爱心义工协会 关爱抗日老兵志愿者们用行动,谱写而牵手了人间真爱,使抗日老兵们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情和尊重!

我们目睹了汪全喜见到自己65年未曾谋面的父亲的全程。




在敲击这行字的时候我思考了很久:该不该美化他们父女见面的过程?该不该给读者呈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该不该因为朱廷全爷爷抗战老兵这个身份而给他情感上特别的豁免权?






......






也许将近百岁的抗战老兵在临终前得以见到自己子女这件事足够新奇,但是真人真事的魅力在于它是有底气的,大胆冒进的,粗糙而扎实的,它可以不顾一切,横冲直撞地宣泄最打动人的情感。






所以,如果你想看到最煽情的画面和情节,对不起,请你关闭这个页面,放松放松,去读读别的文章吧。







我要捐款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捐款】




我希望所有老兵的心愿都发着光,


不再遥远。






了他一个心愿


了我一个心愿






△在志愿者的陪同下,汪全喜一行人来到了重庆。明天,就能见到父亲了




12月7日,似乎是要迎接抗战老兵朱廷全子女一行人,重庆结束了阴雨绵绵的天气。晚上8点40分的合川高铁站人来人往,摩肩擦踵,匆匆逃离一段又一段离愁别绪。




汪全喜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的确是照片里的模样:剪得短短的头发,锐利的眼睛,倔强地抿紧的嘴唇。她的神色有些疲惫紧绷,更有不愿意表露出来的喜悦。从得知父亲还在,到今天,她已经很多晚睡不着觉了。她心底对“爸爸”的想象,思念,和怨恨,都被这猝不及防而来的寻亲搅动。






△满满一箱子的土鸡蛋。




和这里的人不同,和她一母同胞的哥哥,“幼儿”汪全云不同,她来此是为了求一个65年都未曾揭晓的答案。




“为什么你(朱廷全)不来找我们?这么久了都不来找?”






△说不高兴,不激动,那是假的




她的情感非常复杂。朱廷全离开湖北监利的时候,她还在母亲吴桂珍的肚子里。找到了爸爸,高兴吗?高兴。怨恨吗?怨恨。




直到吃饭的时候,愁眉紧锁的她第一句话就是:“他(朱廷全)的两个养女是怎么回事?”




这个伤疤不见天日,溃烂得隐忍不发。






△半生归来,她已经是四个孙子两个外孙的奶奶了




志愿者连忙解释,她才默默拿起筷子,喂同来的孙子吃饭。




坐她旁边的汪全云夹着菜,显得有些茫然,更多的是平静。志愿者找到他的时候,他嘴上不饶人,骂着父亲朱廷全 。现在他马上就能见到父亲了,郁结于心的东西却随着重庆的烟火慢慢消散了,怨恨,亏欠,愤懑......所有的这些,

我们之前报道过朱廷全爷爷和子女团聚的故事。




1945年,日本人投降后,朱廷全离开部队,在湖北监利娶妻生子。几年后他回家看望父母,却被父母强留在家中,自此再未与妻儿相见,自此身在重庆心却留在湖北,形影相吊地度过了人生最漫长的65年,直到2018年11月……




2018年11月29日,朱廷全的女儿汪全喜得知父亲在寻找自己,激动得一宿没睡。而朱廷全的儿子汪全云嘴上不饶人,却第一个答应动身前往重庆看望父亲。







2018年12月8日。失散了半个世纪的他们终于见面。天气很冷,可是他们眼睛出了汗。




2018年12月下旬,爷爷心脏不适,被迫住院观察。2019年1月9日,爷爷执意出院,去湖北看看女儿。




2019年2月8日晚间8点左右,爷爷和女儿一家吃完晚餐之后出现症状。120的救护车还没来,爷爷已经归队。




最后的时光,爷爷与一家人安安静静地度过。




圆满




他很胆小。胆小到被父母的眼泪留在重庆,六十五年没有回到怀胎数月的妻子身边,直至不久前还被子女怨恨,孑然一身。




他亦很胆大。没有告知任何志愿者,年逾百岁的他,靠着轮椅和一颗真心,回到了湖北,回到了女儿和女婿身边。朱廷全和亲人一家大小正常地吃晚饭后,安详地归队过世。




在故事的最后,没有老兵隔江遥望湖北的凝重,没有志愿者带着失散六十五年的子女来看他的热烈,只有一位父亲和女儿沉默而温暖的最后一顿晚饭。一切都太过平淡,可是这份平淡,朱廷全渴求了一辈子。




太阳照常升起,落下。朱爷爷的女儿汪全喜依旧买菜,做饭,认真地生活。只是谈及父亲时,她脸上浮现的不是岔恨,而是释然。




一切圆满得让人落泪。




团聚




2018年末的那次见面,他们都没有哭。









尽管朱廷全的儿女,汪全喜和汪全云不承认,但是他们一家人的血里都流淌着倔强与善良。志愿者带着他们来到父亲面前,汪全喜飞快地用手背抹掉泪水,咬着牙没叫一声“爸”,转过头已经计划着怎么把父亲接回湖北来住,为他买新衣裳;原本对父亲的态度最为恶劣,骂得最厉害的汪全云,现在沉默地挨着父亲坐着,为他点烟。




谁也没有错,于是谁也没有提原谅。











幸福




一切发生得似乎早有安排。




朱廷全爷爷生前对志愿者熊熊说过:




“我去了我女儿那里,就算死在那里也没啥子了。”




去年爷爷因为心力衰竭住院。今

朱廷全爷爷回家了。







我们之前报道过朱廷全爷爷和子女团聚的故事。




1945年,日本人投降后,朱廷全离开部队,在湖北监利娶妻生子。几年后他回家看望父母,却被父母强留在家中,自此再未与妻儿相见,自此身在重庆心却留在湖北,形影相吊地度过了人生最漫长的65年,直到2018年11月……




2018年11月29日,朱廷全的女儿汪全喜得知父亲在寻找自己,激动得一宿没睡。而朱廷全的儿子汪全云嘴上不饶人,却第一个答应动身前往重庆看望父亲。







2018年12月8日。失散了半个世纪的他们终于见面。天气很冷,可是他们眼睛出了汗。




2018年12月下旬,爷爷心脏不适,被迫住院观察。2019年1月9日,爷爷执意出院,去湖北看看女儿。




2019年2月8日晚间8点左右,爷爷和女儿一家吃完晚餐之后出现症状。120的救护车还没来,爷爷已经归队。




最后的时光,爷爷与一家人安安静静地度过。




圆满




他很胆小。胆小到被父母的眼泪留在重庆,六十五年没有回到怀胎数月的妻子身边,直至不久前还被子女怨恨,孑然一身。




他亦很胆大。没有告知任何志愿者,年逾百岁的他,靠着轮椅和一颗真心,回到了湖北,回到了女儿和女婿身边。朱廷全和亲人一家大小正常地吃晚饭后,安详地归队过世。




在故事的最后,没有老兵隔江遥望湖北的凝重,没有志愿者带着失散六十五年的子女来看他的热烈,只有一位父亲和女儿沉默而温暖的最后一顿晚饭。一切都太过平淡,可是这份平淡,朱廷全渴求了一辈子。




太阳照常升起,落下。朱爷爷的女儿汪全喜依旧买菜,做饭,认真地生活。只是谈及父亲时,她脸上浮现的不是岔恨,而是释然。




一切圆满得让人落泪。




团聚




2018年末的那次见面,他们都没有哭。









尽管朱廷全的儿女,汪全喜和汪全云不承认,但是他们一家人的血里都流淌着倔强与善良。志愿者带着他们来到父亲面前,汪全喜飞快地用手背抹掉泪水,咬着牙没叫一声“爸”,转过头已经计划着怎么把父亲接回湖北来住,为他买新衣裳;原本对父亲的态度最为恶劣,骂得最厉害的汪全云,现在沉默地挨着父亲坐着,为他点烟。




谁也没有错,于是谁也没有提原谅。











幸福




一切发生得似乎早有安排。




朱廷全爷爷生前对志愿者熊熊说过:




“我去了我女儿那里,就算死在那里也没啥子了。”



往昔些许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