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师李叔同曾手书“放下”二字,墨宝价值竟高达五十多万元人民币,“放下”,在生活中说来容易,若从内到外真正做到“放下”并非易事!


  “ 放下”不仅意味着舍弃过度的物质索取更意味着抛却无度的欲望满足。红尘嚣嚣、物欲横流,欲望,如饥虎狂啸、似巨蟒贪婪,无边的欲望时时刻刻都在考验着一个个饥饿的灵魂、刺激着每一根欲望的神经,生活里能够真真切切地做到“放下”谈何容易?

  面对名利、权势、美色……凡夫俗子们能有几人放得下、看得开?贪得无厌的郭伯雄、徐才厚之流因为“放不下”,结果把自己“放倒了”!宫斗戏里,人们对皇权的生死争夺,致使骨肉相残,血流成河!

范进、孔乙己放不下考取功名的欲望,沦落为精神的残缺者。可见放不下欲望的执念真是可怕!

吕洞宾及其八仙,因为放下了世间的俗事所以才能得道成仙; 佛陀释迦牟尼因为放下了荣华富贵,所以成就了普度众生的佛主!而世间能够得道升天和大彻大悟的佛主能有几人?

世人都晓神仙好,可是一旦面对强烈的诱惑——“金银、功名、儿孙、娇妻……”总是放不下,很是放不下,非常放不下!


  弘一大师因为真正地放下了荣华富贵、美妻娇子,放下了名家大师的头衔……他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绚丽至极,终归平淡。

弘一大师一心向佛,心无旁骛,他精心专研律宗佛学,终成一代佛学宗师!在凡尘俗世,他多才多艺,于佛国净土,他潜心理佛。他是一位纯粹的彻悟大师,放下了贪嗔痴慢疑,去除了五毒心。圆寂时满含热泪留下了“悲欣交集”四字偈语。这或许是为众生中尚未脱离苦海者而悲;也许是大师告别了婆娑世界,远赴西方极乐而喜吧?

  同为出家人的苏曼殊和弘一法师生活于同一个时代,这两人的才华处于伯仲之间,在放下与放不下的问题上,曼殊和尚做得怎样呢?

曼殊出家,贪吃不改,常常往来于秦楼楚馆,尽管他离世时仍旧是处男。可是他曾经因搭讪美女,摔掉了两颗门牙;因贪吃,主动敲掉镶了不久的两颗金牙换取食物,这是“放下”还是“放不下”呢?佛门中有一类弟子正如曼殊一样,如智永、怀素、鲁智深……“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知”!

对曼殊而言,使其放下美食的确很难,而不让智深饮酒也很难!一代奇才苏曼殊临了留下了“一切有情,都无挂碍!”八字遗言。

曼殊走了,世间有情之事、之物,一无所牵;曼殊走了,人世上传奇的三十四个春秋就此戛然而止!

  世间难于放下的,往往是对人诱惑极大的事物。放下即舍弃,只要活着,取舍就时时刻地考验着我们每个人。取舍在于一念间,取舍之间见修为。

战国时期的孟子倡导以义为标准决定取舍,符合义即取,违背义则舍,“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则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面对生死义利,古人倡导的是舍利而取义、舍生而取义。试看物欲纵横的时代,古人所倡导的取舍理念还有几人能记得呢?想必能做到者也是寥寥无几!

  放得下的同时更应该拿得起,因为取舍相对。

拿得起体现了责任和担当;拿得起也体现了正确的人生观,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拿得起才能义无反顾地“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拿得起才能豪气冲天地“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拿得起才能忠贞不渝地“精忠报国”;拿得起才能“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历史上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不乏其人。

西汉名将霍去病,为维护大汉疆土舍生忘死,他北击匈奴,封狼居胥!

南宋岳飞在抗击金兵南侵时,父子同赴沙场,同仇敌忾,还我河山!

邓稼先等爱国科学家深入荒凉的戈壁滩,餐风露宿、栉风沐雨、兢兢业业,为祖国国防科研事业呕心沥血,一九六四年他与同事们共同成功地爆炸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扬我军威,壮我国魂!

这是些铮铮铁骨汉,这是些勇担道义人!他们铁肩担道义,丹心报国恩,他们外御入侵之敌;他们捐身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毁家纾难,在所不惜!

这些人拿得起民族大义,这些人放得下个人私利,这些人勇于担当,这些人堪称中华民族的脊梁!这些人也必将彪炳千古,万古流芳!

其实,只要分清义与不义,具备了恻隐济世之情怀,“放下”也易,“拿起”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