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一个很严肃的称谓

画匠很多,画家很少。当今社会,“画家”满街走。有人学画三天就自称画家了。所有学画的人都希望有一个速成班,毕业之后就成了“著名画家”。

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大部分是画匠,可以发表作品,为了名利,忙于生存,已经不做学问了,像大家那样下苦功夫的人越来越少。画廊济济,展览密集,为争饭碗而标新立异,哗众唬人。

你一定要穿着大师的拖鞋走一走,然后把拖鞋扔了,在穿和脱的过程中,你就会找到自己。其实很多领域都是这样,只有先了解熟悉之前的原则和理念,在这个基础上再加入自己的东西甚至创新出全新的东西来!这样才能算圆其说,而不是毫无根据和章法,否则没人会认可的。

当不管怎样的风格与理念说法,当有朝一日到达了高峰,你会发现,原来艺术的世界是相通的,也算然不分东方与西方,好比爬山,东面和西面风光不同,在山顶相遇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西方音乐家能听懂二胡,能在钢琴上弹出二胡的声音;我们的二胡演奏家却听不懂钢琴,也搞不出钢琴的声音,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的视野窄。

中国画如果一直近亲结婚,代代相因,越来越退化,发育不良,甚至畸形,变得越来越猥琐。

所以中国近现代艺术凡是有创新者基本都学过西画,一般都是看遍了欧洲的艺术馆,了解了西方艺术史,知道西方艺术好在哪里;回来后结合国情,加以表现。

最后才明白,想要发展想要革新,就得承认传统的东西过去了,强调也没有用,鲁迅早就点出来了。回到传统是不可能的,抱着传统死路一条。但中国有大量画家不懂西方艺术,接受不了,有人连马蒂斯都骂,对西方艺术一律排斥打击,其实是束缚了自己,结果只会因袭古人,不会创新。

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大部分是画匠,可以发表作品,为了名利,忙于生存,已经不做学问了,像大家那样下苦功夫的人越来越少。

“家”是一个很严肃的称谓,一般人是担当不了的。它是一技之长、一门学问的出类拔萃者的专享。好比歌坛,可以称为歌者、 歌星,很少有人可以被称誉为音乐家或歌唱家的。又好比影视界,可以称为影视人、演员和影星、明星,很少可以被推崇为表演艺术家的。

画坛、美术界也如此,对 于这个圈内大多数所谓的画家来说其实就是画者,喜欢画画的人,或是吴冠中说过的是美术工作者、美术爱好者而已。

画家与画匠的区别是明显的,可能从一幅作品上看不出太大的区别,因为功匠完全可以靠模仿画出一幅“好”画,但画匠画出的画是没灵魂的,空洞的,究其根本是画匠虽然也掌握了熟练的绘画技法,但是他们的作品多以摹仿前人的粉本,抑或重复前人或今人的技法,很难看到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画家不但能够全面地掌握绘画技术,而且在其艺术表现中有着十分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

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就不那么简单了,若称之为大师仅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还不够,还要具备深厚的文、史、哲等其他学科的知识,在此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独立的艺术理论与艺术体系,这样才有可能登上大师的台阶。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配图:一乗作品

画家一乗近影

【画家一乗简介】

一乗原名曹大瑞,又名曹溥原,号老溥,半僧;书斋庆馀堂,见龙山舘,大光明大般若堂。1969年生,祖籍山东曹县。国家一级美术师,民革中央画院理事,艺术类核心期刊《中国书画》杂志推荐画家,北京水墨画廊、金华尊贤居等多家画廊签约画家。2012年辞去各类会员资格,现居北京。

自幼承母亲之教诲学习书法、篆刻、诗文,并得到乡贤朱子兴先生亲炙。1994年始硏习中国画,1996年后主攻花鸟画,喜作水墨大写意荷花,兼作玉兰、鸡冠花、牡丹、梅花、芭蕉、藤蔓及各类杂卉、鸟虫。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各类大型展览,获首届电视中国画大赛获铜奖。出版有《〈中国书画〉推荐书画名家专辑·曹大瑞卷》《曹大瑞花鸟画》《曹大瑞画集》《曹大瑞书画篆刻作品集》《诸相非相》《非法非非法》《如来说是沙》等专集十种、合集数种。

事迹编入多部辞书典籍,在京举办“流光容易”、“听鸟说甚 问花笑谁”等个人画展多次。作品被国家机关、专业艺术机构和海内外人士广泛收藏,被CCTV-10以及各大专业媒体推介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