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澈的白河水,激流的松花江,

我们随着父辈从祖国的边陲佳木斯,

来到了中原诸葛亮躬耕的地方南阳,

这里有独山白河还有张仲景张衡是彭雪枫的家乡。

我们相互结识在校园里班级上,

真诚纯洁无瑕的同学情就此结下,没有一丝杂想。


同学们谈起以往的趣事就滔滔不绝眼睛发亮,

那时我们没有升学的压力,只有探求知识的渴望,

上课时,我捅你的腰你拍我的背还把女同学的小辫子系在椅背上。

那时的我们童真年少如同白纸一样,

男女生说话都脸红,书桌上的三八线清晰可见互不相让。


课堂上时有调皮捣蛋,还做着怪脸模仿。

记得一次同学挨老师拍桌训斥,情急之下说“你是这是拍桌子吓耗子”

引的大家哄堂大笑,才知道把自己说成了耗子,满脸通红缺情商。

一次老师让同学罚站,同学不肯,发急的老师拽着同学的衣裳,

小伙伴抱着书桌,通红着小脸和老师对抗。



于炳芝老师、沈老师为我们操碎了心,

语文课讲的生动活泼,数学课上我们苦思冥想。

老师提问有的小手举得高高,有的低头把手背后藏,

生怕叫到自己答不上来心里慌。

老师告诫我们要做一撇一捺的人,不要做黄世仁的仁,

同学们不解老师的苦心,却把批判老师的大字报贴在墙上。

不懂事的我们啊,哪里知道这样被人当枪,

尊师重教本是我们民族的传统,我们却丢的精光。

望着我们天真的笑脸老师无奈摇头黯然心伤,

如今我们心智已经成熟,在这里把歉意补上。


课后是我们玩乐的天堂,

同伴游戏在水泥做成的乒乓球台边,立着砖头当网,

舞刀弄枪学武在教学楼前面的操场上。

女生跳格子跳皮筋抓嘎乐蛤,弹溜溜扇啪叽那是我们男生的专长。

为了输赢我们争的面红耳赤,甚至拳脚相加也不相让。

运动会上龙腾虎跃,女同学的加油声响彻耳旁。

学校西边的小河里抓鱼,环城路桥下游泳水塘,

这些都是我们常去的地方。


看露天电影我们拿着小板凳去占座,放映员是玉师傅还有个姓张。

地下游击队、宁死不屈、看不见的战线、摘苹果的时候还有鲜花盛开的村庄。

我们看的津津有味,欢乐口张。

收音机旁我们听着电影录影剪辑广播小说,美丽悦耳的配音带给了我们无限快乐和遐想。

野营我们打着红旗行军,来到独山脚下,冲向山顶打着野仗。

中午找个山坳埋锅做饭还学着红军模样。



学农我们来到了农场,

割麦子拾稻穗汗水浸透了我们的衣裳,

中午的大锅饭甩袖汤吃的那么香。

骄阳似火的夏天,我们徒步到白河边,游玩在水中央。

累了躺在河边上的树林里,望着蓝蓝的天上漂浮的朵朵白云,

放飞我们童年的梦想,什么时候能上北京上海游玩看看天安门广场。

渴了喝口白河水胜似玉液琼浆。


入夜我们拿着凉席睡在露天的操场上,

东拉西扯说着趣事,渐渐进入了梦乡。

梦中的小脸露着微笑,朦胧的爱情已在心上。

虽然年纪还小,已有了对异性的渴望。

心里想着漂亮的班花,瞅上一眼心也慌。

时常会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排队做操时某女生的身边是一片空场。

忆想当年荒唐事,如何不叫我们神往。



我们今天欢聚一堂,也为一些同学过早地离开感到悲伤,

陈贵海、罗娟、郭福玲、张玉军已不在我们的名单上。

愿他们在天国和我们一起将聚会分享。

如今为了生活,我们到处奔忙,

但是一说同学相聚,我们的眼睛就会闪闪发光。

快到花甲的年龄改变了我们少年的模样,

不变的是我们依然对生活充满了渴望,

唱歌跳舞游泳钓鱼打球旅游,同学们还会一同前往。




唠唠嗑聊家常排解寂寞还是同学强,

人生中最美的珍藏,是同学在一起的时光。

我们曾是最好的伙伴,共同分享快乐悲伤。

我们还要结伴走好以后的路,同学情谊永难忘,

积极向上的态度,带给我们无限的正能量。

50年的聚会向我们招手,60年的聚会我们还会向今天一样。

——献给南阳防爆电机厂子弟学校78-1班毕业40周年同学聚会

文章:傅同岗 摄影:童艳艳

2018.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