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好久不见了,那个喜欢坐在单元门口小凳子上的妞妞,挺想她的。

  搬到新小区后,我有很长时间不习惯。

我选择的是文化广场旁一座多层小区,我喜欢多层,喜欢楼梯上下,喜欢邻居从我家门前经过。我心里时常想着原来的邻居:忘记带钥匙了坐在邻居家里等着;烧菜时少了葱,上邻居家拿一根;亲戚带了特产,分给邻居尝尝;孩子们见面“叔叔”“阿姨”“爷爷”“奶奶”……

老邻居之间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到家里玩儿,不需要理由!!!

  不记得搬到新小区多长时间,我们单元的六层12户人家才陆陆续续搬来……

  慢慢地,一个单元里进进出出,见面有些脸熟了,点个头,笑一下。好像都是挺忙的,没有停下说说话的时间。

  

天热午休,因为开着空调窗户是关闭的,就看见玻璃窗上,楼上一户空调外排水管正搭在我家的窗户上,一串串水滴顺着我家飘窗玻璃往下流淌。

我从阳台往上看,是楼上住户的空调外排水管没有固定住,从主管道的插口处跑出来了。连着两天,水滴都是顺着玻璃往下流,我想还是上楼提醒一下吧。

  我摁了门铃,响了好几声,传来了一个老奶奶的声音:“谁呀?”,我将脸对着猫眼,想让她看清楚我:“我是楼下的住户”,就听到老奶奶说:“妞妞最听话了,帮助奶奶把门打开”。

跑来给我开门的是个小姑娘,我还是第一次敲响邻居的门铃,也不知楼上住着老奶奶和小姑娘,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老奶奶把小姑娘拉到一旁,嘱咐她:“喊阿姨”,小姑娘热情地往我身上扑过来,老奶奶又将她拉开。

看上去小姑娘有八、九岁了,头发黑黑的,皮肤白白的,我低下头和她说话,看到她的一双眼睛,惊住了,两个瞳孔距离明显过大。老奶奶忙着稳住她。我说明来意,老奶奶很客气,说等儿子媳妇晚上回来,让他们将空调排水管处理好。

估计是小姑娘看见来了客人,跑前跑后,一会让我吃水果,一会让我喝水,非拉着我坐沙发上。老奶奶告诉我:小姑娘是自己的孙女,先天弱智,已经十几岁了,看上去小得很,到也乖巧,只是需要有人陪护,怕出意外。

老奶奶告诉我,小姑娘叫“妞妞”,妈妈是一个中学的高级英语教师,爸爸是政府公务员,家庭条件稳定充裕,一家人身体都很好,偏偏宝贝孙女生下来就有病。国家政策允许有残疾孩子的家庭再生一胎,可她爸妈想一心照顾她,没有再要孩子。

妞妞与爸妈住在临近小区,白天就送到奶奶家里。

  当我转身出门时,小姑娘站在门口大声说:“阿姨再见,出门注意安全”,我拉了拉她的手说着“谢谢,谢谢”,想必,一定是家人天天这样嘱咐她的。

  天气晴好我站在阳台晒衣服,看见妞妞跟着奶奶在楼下草坪,老奶奶坐在一旁,妞妞则跑来跑去,像个几岁的小女孩。远远看上去妞妞就是个正常的小姑娘,真不知老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女心里是怎样的感受?

  果然,晚上楼上的空调排水管固定好了,我家窗户上没有水流了,一定是老奶奶的儿子媳妇回来处理的。


过了两天出门,正巧碰到妞妞跟着奶奶下楼,听着妞妞大声说:“阿姨好!出门注意安全”,我摸了摸妞妞的头,向她点点头“谢谢妞妞哦”。妞妞特别高兴,把她手里零食递给我,我摆摆手又跟她说“谢谢妞妞”,妞妞更高兴了,“阿姨,我喜欢你的裙子”,说着又扑过来抱住我。


老奶奶拉了拉妞妞耐心地说“乖,听话”,然后转向我,小声说:“她就是喜欢有人跟她说话,”,我忙说:“没关系,没关系”。

此后经常看到,老奶奶让妞妞喊邻居:“阿姨”,“奶奶”,“姐姐”什么的,没有掩饰,没有躲闪,妞妞见了面都是大声打招呼,虽有些不清楚,但听得出是快乐开心的。

多次见面熟悉了,老奶奶跟我絮叨起来……

  妞妞出生时全家人特别高兴,万万想不到孩子会先天弱智,陪伴一个这样的孩子要比建全的孩子付出多少倍的辛苦,只有经历过的才有切身体会。妞妞的爸爸妈妈忙着工作,忙着带她看病,现代医学还无法治愈此类病症,全家人都感觉老天不公,虽伤心痛苦,但没有抱怨,没有放弃。


妞妞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商,到了上学年龄爸爸妈妈让她到培智学校学习,就是专门培养弱智孩子的学校。家里买了钢琴,想通过音乐培养她的兴趣,还教她画画,唱歌,给她讲故事……长期的学校辅导,妞妞能弹奏简单的几个曲子,唱几首儿歌,画简单图画。


老奶奶说着孙女的趣事,不像在说一个病孩子,没有遮掩,就好像妞妞是个正常孩子,就是家长在夸奖自己成绩突出的孩子,说到妞妞有一点点进步,老奶奶满眼都是笑。


说着说着老奶奶竟然流泪了,我拿出纸巾给她,“我不敢想以后啊,现在我身体好好的,我能帮助儿子媳妇照顾她,妞妞离不开人啊!吃饭穿衣上厕所,都要人提醒着,哪天我不在了,妞妞怎么办?爸妈也不能陪她一辈子呀!”老奶奶又说:“我都不敢生病啊!我不能给儿子媳妇添乱哦”。我的心也是“咯噔”一下,面对着老奶奶,本来想着安慰安慰,可是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熟悉了妞妞祖孙俩,常常看到这样的画面: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手拉着妞妞在小区里散步;或是老奶奶坐在凳子上,妞妞跑来跑去;有时还舞动着羽毛球拍……妞妞特别喜欢对着过往的邻居说话,虽然口齿有些不清楚,但是我能听懂,说的最多的就是:“出门注意安全哦”,估计是奶奶天天这样嘱咐妞妞的。

  记得有一次我刚回到小区,就看见门口停着黄色的电力维修工程车,穿着电力制服的工人们正在抢修电路故障,小区停电了。

远远地就看见妞妞坐在单元门口的凳子上,对着进进出出的邻居说:“停电了,门不要关上”。单元门用硬物抵住开着,停电门禁无法感应,磁卡打不开,有的邻居进不了门,就喊了保安用钥匙开的门。

为了防止单元门关闭,保安就用硬物抵住,提醒住户不要关门,这个过程被妞妞看到了,她就学着保安对着进出的邻居喊:“停电了,不要关门”,我平时也是用磁卡开门,单元门的钥匙也不带在身上。

待我回到家里很久了,从窗口往下看,妞妞还坐在门口,见到有人回家就大声说着:“停电了,不要关门”,估计老奶奶也疲劳了,想拉妞妞回家,妞妞还是坐在门口,她一定是担心单元门关上了,人们回不了家吧。

也不知是几点钟开始停电的,也不知妞妞在门口坐了多长时间,终于通电了,再往楼下看,妞妞同意回家了,端着凳子跟着奶奶走进单元门。

我估摸妞妞上到我家这层了,打开家门,就看见奶奶一手扶着楼梯扶手,一手拉着妞妞,一级一级往上走。妞妞看见我大声说:“阿姨好,来电了,出门注意安全”,我朝着妞妞笑了笑,“谢谢妞妞哦”,奶奶歇了歇,又拉着妞妞上楼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深秋连着下了几天雨,雨停了,温度下降好几度,虽然太阳晴好,但人感觉清冷。

门口有声响,一看是妞妞和奶奶,妞妞想敲我家门,奶奶拉住制止。我开门问了句:“下楼玩儿吗?”,妞妞说:“阿姨好,我要陪奶奶去看病了”,

奶奶说:“老毛病了,心脏不舒服,儿媳妇带着看过医生了” ,原来是妞妞知道奶奶有病,一定要陪着奶奶去看病,老奶奶就假装让妞妞陪着看病,模拟着出门走一圈,其实妞妞哪里有能力带着奶奶看病呢?

这一段时间我自己也是忙忙碌碌的,晨练、花鼓灯、游泳、下午还有工作……进进出出一阵风,不知不觉有段时间没怎么看到妞妞了……

那天清晨感觉楼梯里面好多人说话,声响很大,我开门看看,看到妞妞跟着妈妈从楼上下来,妞妞见我,抱住我:“阿姨,我家出大事了,我奶奶去看病不回来了”,我急忙问:“怎么了?”我看到妞妞手臂上带着黑袖,上面缝着红布,表明是孙辈戴孝。

妞妞妈妈站在我的面前,一位优雅端庄的英语老师,培养了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生,确无法辅导自己的孩子高考。她的脸上挂着泪说:“我婆婆心梗走了……”我的心一下子缩紧了,本能地抱住她的肩膀,突然就听到她失声痛哭,也许是压抑太久,我没有说话,让她在我的肩头哭一会……

  那么突然,看着挺硬朗的老奶奶就这么离开了,妞妞妈妈说:“妞妞嚷着要陪奶奶去看病,以为奶奶只是生病了”,“从妞妞出生,都是我婆婆帮忙照应啊”,“妞妞跟我回家了,谢谢邻居们,谢谢你们对我家妞妞的关照”……

妞妞也是“独生子女”呀!想起老奶奶说的话:“我要不在了妞妞怎么?她的爸妈也不能照顾她一辈子,我都不敢生病呀”。

老奶奶离开了,妞妞跟着爸爸妈妈回家了。


楼下的绿荫上看不到熟悉的祖孙俩了,那个端着小凳子跟在奶奶身旁的妞妞,那个见面就大声说着:“出门注意安全”的妞妞,那个停电了提醒邻居不要关闭单元门的妞妞……好久不见了。


妞妞看不见奶奶会怎么想,她一定觉得奶奶是去看病了,她一定天天等待着奶奶回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