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过杂沓的红尘,涉过重叠的山水,在暮春时节,踏着蜿蜒的山径,踩着满地的落花,去到一个封存着一千五百年岁月的寺庙里,寻找那杳尘绝世的清凉禅意。

今世的我是个凡俗的女子,寡静而凉薄的女子。结着诗意温婉的古典清愁,带着出离红尘的安静淡然;流连于山水禅境,又纠缠于凡尘俗事;爱上禅意的空寂,又恋着烟火的迷离;

不能纵情忘我的入世,也不能超然物外的出世;携着与生俱来的善感忧郁,带着挥之不去的生之忧惧,落寞黯然地走在繁花似锦的阡陌人间,宠辱不惊地看姹紫嫣红的烟火红尘。

  于碌碌凡尘里,我是一个凡俗的女子,拥有着一颗凡俗的心,除了善感的孤寂和空灵的落寞,与他人并无二致。只是红尘涉久,人生世事渐渐了悟通透,诸多执念渐消。

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然而娑婆世界,五欲六尘、贪爱染著,又岂能怨芸芸众生虚妄荒诞,欲壑难填。

正如佛经里所说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诸多欣喜梦想,诸多苦厄挣扎,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即是注定成空,又何必苦苦强求;即是注定徒劳,有何须执迷不悟。人生如梦,何不放下贪欲,消除执念,一身清净,自在随缘。

耳听梵音,身置梵境,片刻禅意入心,只觉心境如洗,澄澈清明,空灵无物。

伽蓝之地,栖心之所,虚灵而宁静,就算再拥挤也是净地。

生命一场只不过是一个注定结局的过程,于缭乱纷杂人生旅途中,找寻一个可以安放灵魂的清净之处,焚一段心香,在心中打扫出一块绝尘净土,种下属于自己的那一棵菩提。

红尘是菩提道场,所有的众生都在轮回里修行。万相纷纭的红尘亦真亦幻,有的人执迷,有的人恍悟,有的人沉沦,有的人超脱,有人愿做红尘里一缕斑斓的烟火,有人愿做佛前那朵洁白的莲花。

人生百年,转瞬即逝。世俗如我,生性愚钝,思拙而悟迟,更无什么佛性慧根。这一生,只想沉迷烟火,过些渔樵冷暖的凡俗日子。偶尔听几阙梵呗青词,品一曲云水禅心,不求心若菩提,惟愿守住本真,以一颗平常心处世。在未来日子随缘自在,清醒自足,便可!

  愿每一位来过这山水禅境的过客,都能于杂沓红尘中找到迷失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