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肖像》(之三)

短暫的新疆之行隨著塔裏木河的胡楊驚鴻一現而結束了。但途中的事、途中的人和讓人如斷線風箏般的思緒,卻縈繞不絕。走街串巷在喀什葛爾古城,那年的銅匠還在,一家人依舊起早貪黑,認認真真的打理自己手中的活計。這邊卻傳來了中日掀開了新的關係篇章。突然間就想到了兩個詞“偉人”和“草根”。何為偉人?似乎很簡單,但要說的清,在中華文化中,卻又很難。古人似乎早已說過:“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將”到是成名了,享受榮華富貴,名垂千史。那這“萬骨枯”的家庭帶來什麼?這上萬條人付出的生命又給活著的人帶來了幸福、富足、自由的生活了嗎?就像金家為代表的一類人,原子彈上天,百姓卻飢寒交迫,衣不裹腹。有人把偉人奉為“神”,全無過錯。可忘記了,神就是滿身毛病的人創造的。這“神”居然可以沒毛病。有人說偉人的“小錯”可以忽略不計。如果這樣,那還要公正有什麽用?豈不成了“只許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麽?有人說我們沒資格評價“偉人”,不能懷疑“偉人”,歷史自有公論。可這又奇怪了。我不能評價、他不能評價,你也是不是也不能評價?那所謂的歷史怎麼就不用人自己就能評價了呢?是誰在“公論”?難道不是人麽?“公”在哪裏呢?這世界到底還有沒有“偉人”?如果有,該是怎樣的人呢?我想大概是像華盛頓這樣的人。用百姓的命打下所謂的江山,能為百姓謀福利,同時不據為己有,交還給百性。有良好的品質,但也有人的一切弱點,也允許別人評論、讚揚、誤解、批評、懷疑、肯定。

這真是斷線的風箏,不知道思緒飄到哪裏。都說“百無一用是書生”還真有點道理。可是,可是,不是還有人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麽?這世界到底還有沒有是非?有沒有對錯?還講不講道理呢?看看喀什老城里那些認真工作的“草根”,也許道理就在他們手中?也許不一定。

《喀什肖像》(之四)

踏著秋日的陽光,带着满满的收獲,就要離開喀什了,卻有幾分留戀並不華麗,甚至有點破舊的,但是乾淨整齊的老街。還有老街上曾經熙熙攘攘,現在有點冷清的街道。踏踏實實生活在那裏的草根。以及,有那一絲絲的傷感。這些都是奇妙的交織在一起,讓你難以釋懷。人間煙火不完美,但讓人留戀。

(學攝影請微我)

《單純》

也許

少了顏色

失去了自己

多彩的樣子

卻換來了

更多的空間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