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就要过去了,这一年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也是一个不平凡的年,因为翻过年历,我又长了一岁。

这一年,我得到了许多许多,总的感觉就是天增岁月人增寿,对于我来说是老了、老成了。

这一年,我认识了许多喜爱摄影的朋友和喜欢摄影的人与事。

这一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你和他、她......!

一年又一年,丰富了记忆,苍老了容颜!

一年又一年,我们青春同行,我们老年相伴!

 2018我用第三只眼睛照相记录这个世界!

  2018年我在大连磨盘山上留影(自拍)!

  2018年第一缕阳光从海面冉冉升起!

这张照片是我在金山岭东方台拍摄的,它是中央电视台每日清晨开篇曲《国歌》声中的长城画面。

 我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喜欢照相的真正的摄影应该是90年代,不管是照相还是摄影,不经意间就拍了四十多年了。对于摄影我从来没有狂热,也就是热爱和喜欢罢了,到现在也是顺其自然,心态随着年龄也在发生着变化。拍的多了,于是会想,为什么要拍这种东西呢,意义何在。它很好看么?好看就要拍么?一系列的问题,后来慢慢变得释然了,这是一种爱好,一种热爱生活的爱好。

摄影总是有拍摄不尽的题材,看到各色花开,总会去拍;看到喜欢的人和事喜欢去拍;遇见那美好光阴和风景抢着去拍。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基本上什么时候都有可以拍的人、景、物。拍摄的手法也也是变化多样,因为此时此刻,此景此物都在变化,所以有的时候是长曝,有的时候是短曝,要么居中,要么三分法,真可谓年年岁岁花相似,不过也只是岁岁年年景不同而已,要完全一模一样是不可能的。那么每一年重复这种动作,意义何在呢,没什么意义,或者说没有意义就是最大的意义。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拍摄的时候心情是不一样的。拍照与我来说,是一种爱好,也可以是一种轻松的方式,当我觉得很忙,很烦躁的时候,通过拍照,可以转移我的注意力,心情也就自然放松了,所以拍照对我来说,意义是很大的,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在这特有的红色晨光下,早起翱翔在湖面上的天鹅灵,在静悄悄的溅起水花的那一瞬间,湖面一片金黄,美丽、神奇。

 上面两张照片地点一样角度不同,效果也就会不一样。第一张照片是在三脚架的正常高度上拍摄的,第二张照片是三脚架放低一节半,放松云台转向结拍摄的,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效果,同样的道理做人也应该放下身段,千万不能把自己估量的过高!

霞浦等地拍摄的日出!

 我在霞浦北岐用不同的色温拍摄的日出!

第一张照片是暖色调,第二张照片是冷色调。

那么什么是暖?又何谓冷?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不同类型的光线,一般有太阳光、灯胆光、光管光、蜡烛光等在摄影领域常见的色温值,通常介乎 2000K C 10000K 之间,以 5000 C 5600K 为中性的色温点,如正午时段的阳光。偏暖为低色温,见红光较多,如烛光及灯胆光,大约在 2000 C 3000K 左右;而偏冷色为高色温见蓝光较多,大约是7000K或以上,如阴天密云下的光线。不同光源所产生不同的色温,会影响到被照对象的色彩表现。

所谓暖色调,即能给人感觉到暖和、暖意、舒服的色彩。主要色彩指红、橙、黄色以及由它们构成的色调。

冷色调给人一种安静、平和、凉爽或寒冷的感觉。主要色彩指蓝色、绿色以及黑色等构成的色彩。它象征着蓝天、大海、森林、冰川等。

虞美人盛开在我家的山坡上!

用逆光摄影,光线从后面照射物体,能勾划出清晰的花卉轮廓,光的造型效果好。如果花瓣质地较薄,会使之呈现透明或半透明状,更细腻地表现出花的质感、层次和瓣片的纹理以及那晶莹剔透的毛毛细丝。

2018年我遇见和拍摄到的彩虹!

  西边日落西边雨 看似无景却有景!

晚霞、日落、乌云、暴雨和晴天同在一个画面,同在一个场景真的是难得一见,这种场景只有在草原和宽广的农村才能遇见,而我曾经下过两年乡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美景!

 金山岭长城因为美丽而感动摄影人,摄影人因为执著而喜欢这大美的世界!

夜幕中的金山岭长城!

  万里长城 金山独秀!

摄影人来到金山岭不是拍摄日出就是拍摄日落或者是拍摄人像。而我这次来金山岭主要是想换一种方式来拍摄,那就是拍摄太阳落山以后夜色中蓝调的长城,以上就是我拍摄的蓝色调的金山岭长城!

 我的记性看来不是很好,写日记的话,又常常会遗漏,于是这个任务就移交到拍照上面。说来也是神奇,我对照片的记忆很好,只要是我拍的照片,我可以记住当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一点一滴。之前拍的照片,过了很久以后再回过来看,还是很有味道的,应了那句话,拍照就是在人生微凉的时候,可以靠回忆取暖。

喜欢交流、喜欢互动,和更多的人有了互动,喜欢看各种摄影的帖子,不知不觉中也提高了技术,对于摄影我还是喜欢用单反来拍照。手机摄影是让当前摄影的新时尚,无论是景区还是街头井市全民摄影有了新的感悟,随时随地的拍照记录,也使得回忆有了空间摄影成为人人都有的一种摄影阵地。

西乌珠穆沁旗白马之乡”文化节暨2018“多彩西乌珠穆沁”草原民俗那达慕大会上的套马的汉子!

丰收季节!

福建土楼文化!

 土楼是东方文明的一颗明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话般的山村民居建筑,是中国古建筑的一朵奇葩,它以历史悠久、风格独特、规模宏大、结构精巧等特点独立于世界民居建筑艺术之林。

 土楼大多为方形或圆形,主要分布在南靖和永定,尤以奇特的圆形土楼最富于客家传统色彩,最为震憾人心。

秋天我来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

 从阿尔山返回途中,坐在车内看着窗外不断变幻的风光,特别是进入科尔沁草原,两旁的风景越发的迷人,在距乌兰浩特100多公里的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乌兰毛都草原上,我们一睹了蜿蜒逶迤的九曲乌兰河的芳姿。

九曲乌兰河是一条盘旋在山谷中的河流,河流与公路、山地并行。在金秋绿草如茵中顺势流淌,宛如一条巨龙俯卧在内蒙古的大草原上,犹如仙女身披的彩莲在空中翩翩起舞,疑是银河落人间;她又像草原上牧民敬献给尊贵客人洁白的哈达,凝重尊贵。

 小皓的风光旖旎多彩,但是拍摄小皓需要阳光,没有晚霞的阳光也就拍摄不出理想的照片,这个时候就需要转换观念,独辟蹊径,寻找新的拍摄思路。上面的照片就是我在阴天无光的情况下采取用慢门拍摄的一张照片,风吹柳叶形成虚拟的前景,配合远山和滩涂风光的一张照片!

黄帝陵中的天圆地方!

陕西富县塬上的苹果又舔又脆,四面采光!

南泥湾的水稻和南瓜!

西安古城墙里的古装戏!

我在烟墩角拍摄的天鹅!

  春节我在老虎滩海洋世界拍摄的水母!

狼是为了图腾!

国庆节的西安鼓楼!

  歌声飞起的地方

春天在那桃花盛开的季节,陪着朋友在219公园了采风,在公园里的音乐角,我手拿照相机听着优美的歌声,这时一阵风吹起挂在树上的歌片,露出正在欢唱的歌友,这就是我抓拍照片,歌声飞起的地方!

  中冶焦耐我曾经荣辱与共的地方!

 杨家溪全国摄影人统一拍摄的一张照片!

 光与影的结合是摄影中难以把握的重点,然而在摄影中我们要注意物与人的影子如何在有机的条件下结合在一起,这就是我们拍摄的目的!

榕树下剪影—归来!

厦门鼓浪屿手机与渡月

这是我在霞浦北岐拍摄归来时抓拍的照片!

大连旅顺西湖咀头村将军石

平流雾笼罩在星海湾!

回头看,风景就在你的背后!

人 在 旅 途!

甜 蜜 的 吻!

多重曝光,利用竹叶做前景拍摄的四次曝光!

 光绘摄影,是自由度最高、最能体现创意的题材之一。通过长曝光纪录光源的运动轨迹,你可以设计、创造出无数种视觉特效好照片。

福建土楼烟花!

倚山偎翠,方圆错落,似古堡巍峨苍朴,如现代体育馆气势恢弘,像地下冒出的“蘑菇”绚丽多彩,赛从天而降的“飞碟”壮观神奇,这就是福建客家土楼 ——独一无二的世界民居。以生土夯筑,却巧夺天工。安全坚固,防风抗震,冬暖夏凉,阴阳调和,处处洋溢着客家人的聪明才智。

暴风雨就要来了!

 热情的未必长情,淡然的未必漠然。用眼看人,会走眼;用心感受,才是真。无论何种感情,要走的人你留不住。等待关心,等待到关上了心;期盼拥有,期盼到没有回首。

  我和王继铭、丁琦在福建霞浦三沙的留影!

 放下得失心,人生才会更从容。人一旦有了得失心,就会患得患失,结果未必能如愿。如果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凡事须看远些,急功未必近利,有时成功的脚步来得很慢,需要耐心聆听与等候。别梦想天上掉馅饼,只要走在路上,尽头定有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