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深谷幽兰第十三次读书活动在君子姐家如期举行。君子姐主讲,题目解读《庄子》~乘物以游心。

解读《庄子》~乘物以游心 作者:月上君子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庄子》的一句话:乘物以游心。但用了很长很长的时光也没有想得明白:我们的心究竞可以遨游到多远? 直到去年我开始涉足于摄影,我拿起相机,游离在大千世界,万物生灵之间,用镜头去扑捉那一丝丝的精彩的瞬间,我忽然悟道:天地大道,法于自然。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些大的道理。

  庄子,生活在公元前369年到公元前286年之间,是诸子百家中一个重要的代表人物。他的文章气势磅礴,纵横恣肆;他的思想深邃宏阔,笼盖古今;他的寓言想像奇特,寓意深远;他的风格嘻笑怒骂,了无拘囿。他看破功名,不屑利禄,甚至对于死亡,他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庄子》传世作品五十多篇,但直到今天我们可以见到的只有三十三篇。 下面我们就来讲讲庄子的故事。

(一)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庄子家很穷,穷的有时都揭不开锅。庄子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贫穷的呢?在《山木》篇他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天庄子去见魏王。他穿着补丁破衣,鞋子用草绳绑着,一副邋遢相。魏王说:先生怎么这般困顿啊? 庄子说:这是贫穷而不是困顿啊。读书人有道德理想而不能实行,这才叫困顿啊。你看山上的猿猴,它们在树间攀援跳跃,惟我独尊,连善于射箭的后羿对它们也没有办法。但身处荆棘就只能小心翼翼了,这不是身体不灵,而是处于不利,无法施展自己的才能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可以困窘于贫困,但内心是不是在乎贫困,对利字看得有多重,会决定他对贫困的态度。真正的仁人志士不怕生活上的贫困,怕的是精神上的潦倒。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破利不容易,破名就更难了,有多少人可能不为利所惑,却为名所累。即使一个高洁之士,也希望名垂青史。那么,庄子是不是在乎名份呢?在高官美誉面前,庄子会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庄子这个人好学深思,富有雄才大略,但是他不爱说。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所以他不爱说什么。

      《秋水》篇里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

        庄子有个好朋友名叫惠施,是当时天下有名的雄辩家,在梁国做宰相,庄子去看望他。当时就有人对惠施说:庄子是来代替他做宰相的。惠施害怕了,就让人去找庄子,千万不能让他直接去见梁王。

        庄子听说这个事,就直接去找惠施,说:南方有一只鸟,不是梧桐树它不停下来休息,不是竹子的果实它不吃,不是甜美的泉水它不喝,它是一只圣洁的鸟,怎能吃猫头鹰找到的腐肉呢?

        这就是庄子眼中的名,在他看来,梁国相位,就是不值一提的腐肉。庄子生活贫困,但他不在乎利;庄子思精才富,但他不在乎名。他曾三次拒绝魏王使者邀他入宫做官,他是真的无为而透彻地看开了,他觉得: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的价值是自由的。

   那么他面对生死,又是什么态度呢? (二)境界有大小,谈笑论生死。        庄子在《至乐》篇中一个著名的故事。  庄子的结发妻子先他而走了,他的好朋友惠施去吊唁。到他家见庄子正坐在地上鼓盆而歌。        惠施质问他:你不哭也罢,却在这敲盆唱歌,太过分啦!        庄子淡淡地说:天地之间,若有若无之际,聚起来一股气息孕育出了生命,现在生命走向了死亡,就象春夏秋冬四季变化的自然规律,这是生命的真谛,我为何要哭泣?

庄子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死亡呢?庄子在《列御寇》篇中讲了这么个故事:庄子快死的时候,他的很多学生就商量,老师如果死了,我们一定要厚葬他。 庄子听了,跟他的学生们说:我死后,要~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这广大天地就是我的棺材,日月星辰就是我陪葬的珠宝,天下万物就是送我的礼物。这是多么奢侈的葬礼啊!这是多么宏大的气魄啊! 人活在当下,看破了名,穿透了利,不惧生死,那么,我们的心灵将拥有一个多大的空间,一份多大的境界啊!

《庄子》中写到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惠施找到庄子,说:魏王给了我一颗大葫芦籽儿,我在家就种了这么一架葫芦,结果长出一个大葫芦来,看起来很丰硕饱满,有五石之大。因为葫芦太大了,所以它什么用都没有。我要把它劈成两半,用它当瓢去盛水的话,那个葫芦皮太薄,其坚不能自举,要是盛上水,往起一拿它就碎了。用它去盛什么东西都不行。想来想去葫芦这个东西种了干什么用呢?不就是最后为当容器,劈开当瓢吗?现在这么大,什么都装不了,虽大却无用,打破算了。 庄子说:你真是不善于用大东西呀!大葫芦你不剖开当瓢使,可以把它系在身上,去浮游于大江大湖之上啊!它不就有用了吗?

   庄子用许多寓言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境界的大小决定了对事物的判断,也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站在大境界上,就会看到天生我材必有用。而站在小境界上,只能一生碌碌无为。

  庄子具有多灵慧艺术家的智慧,他喜欢逍遥,他用大葫芦做救生圈漂浮在水上,又在大树下午睡蔽阴凉,在他眼中,世间万物,都在有用与无用之间,就看你有没有一双发现美与用的智慧的眼睛。 庄子虽是道家,但又是感性化的人,他崇尚人的自由,喜欢超越自然的生活,他梦见自己化作一只蝴蝶,在自然界中自由飞翔。他认为:道~是象风,是听的,风吹起来,地面万物都会动,人是可以感觉到的。大风吹起的时候,山呼海啸。小风吹起的时候,树叶摇摆。这,就是自然之道。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其实,人间真正的好时节,就是象庄子那样,不为名利约束,让生命自由自在的张场个性。

(三)认识你自己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一生是幸福的,是有效率的。只有真正清醒地识识了自己,才可能获得成功的人生。而认识自己,却是一件非常难做到的事。为什么最难认识的是自己?我们又怎样才能真正认识自己呢?《庄子》这本书,亦幻亦真,充满了这样的追问。庄子说,从前自己做梦,梦到自己是一只翩翩飞舞的大蝴蝶,但究竟是自己做梦化为蝴蝶了呢?还是蝴蝶做梦化为了自己了呢?这是不清楚的。

        很多时候,我们人是以自己的标准去推断其它动物的,而大自然中有很多规则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庄子说,像毛嫱,像丽姬,这都是人间的美女,但鱼见了就潜到水底,鸟见了就飞上高空了,糜鹿见了就急速跑开了,对于动物来说,到底什么才是天下最美的呢?(沉鱼落雁之美)

        这就是庄子在《齐物论》里面提出的观点:世界的一切,以它自己的角度去观察,永远都有它自身的密码。这个密码是看不破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最难认知的是自己的心。人最难解答的就是:我究竟是谁?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只有清楚地了解自己的内心,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找到最基本的出发点,才能够去善待他人。

  庄子在《应帝王》里面写了这样一个寓言: 南海的帝王叫做鯈,北海的帝王叫做忽。南海和北海相距遥远,他们要是想会面的话,经常在中央之地相会。这个中央的帝王名字叫做浑沌。 浑沌据说就长成一个蒙昧的大肉球。他为人非常热情好客,每次都很好地招待他们。南海、北海两个帝王看着这个浑混觉得心里很内疚,他眼耳口鼻都没有,什么人间乐趣都享受不了。于是,为了报答浑混的好意,两个人在一起谋划着给他开凿出来。两个人就每天给浑混凿一窍,整整凿了七天。结果是什么呢?~七日而浑混死。       浑混开了七窍,就失去了自己的本真。他之所以可以活着,就是因为他的浑混之态,他可以去综观天地;等你把他的七窍分开的时候,他己经远离了他的生命本体。 这仅仅是一个寓言吗?所谓人的社会化,就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被社会凿开了我们的一窍又一窍。到最后,我们变成一个社会标准下的成人,但离我们的赤子之心、浑混之态又有多远呢?庄子讲的这个寓言离我们很远吗?仅仅是个故事吗?其实,它可能离我们很近很近。

        人可以从不经意的地方,看出精妙的大道理。关键在于你是不是用心,是不是能从细节里面,真正获得你自己需要的知识和感悟。

        每个人都应该不断审视自己,正确认识自己,在自己的形骸之外,保有一双灵魂的眼睛,我们学习摄影,学习一切我们想要的东西,那么,我们就要学庄子:乘物以游心,用手中的技术,发现自然界万物的美,在某种意义上说,摄影,让我们找到了开发自已内心对大自然的美和对艺术的追求,我们内心有多智慧,境界有多高,我们的心就会傲游多远。

        我们要在这世界万物之间,学会象庄子那样,乘物游心,自由自在,做一个尽力开发自身潜在素质的人,让岁月静好,不负今生……。

                                                  月上君子

                                                 2018.10.28

美篇制作:李晶

摄影:李晶、月上君子、小土豆

文字编辑:月上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