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狗的命运与主人的无奈

文/章青华 图/部分源于网络

  怀孕期的小黑,似乎觉察到了主人态度的变化,开始早出晚归,后来就夜不归宿了,只有白天在门口吃点东西,一闪就走。我妈那天见它肚子瘪了,跟踪两次才找到生在小山洞里的幼崽。

她试着去左邻右舍、前村后寨打听人家要不要养狗,很可惜,土狗没人稀罕。真是无奈,她明白我爸不喜欢狗,是不可能欢迎小黑哪天浩浩荡荡带着一群小狗回家来的。左思右想,她下了狠心,要趁自己还没和小狗建立感情之前排除后患。那一夜,很多人听到了小黑的嚎叫声,拖着长音就像狼嚎……

第二天,小黑还是像往常一样来门口吃东西,耷拉着脑袋,毛色暗淡,我妈叫它,也不理会,吃完就走。如此半个月后,小黑恢复了精神,还领着一只胖乎乎的小灰灰回家了,这只一定是当时躲在山洞深处,逃过一劫的。幸存的小灰灰对小黑多少是个安慰。听邻居婶婶电话里说,小灰灰圆圆滚滚的,超级可爱,按家里养一只狗的标准,我妈想要这只小公狗,而放弃小黑。

  母子俩一起度过了短暂的欢乐时光!小灰灰已断奶,像曾经的小黑一样可以壮着胆子乱跑了。可惜没等我回去看过这可爱的小家伙,有天清早,我爸就乘车把它带到十几公里外的村庄,一个村民白天聚集的地方,指望有人会把它抱回家去。后来我开车经过那里,会多扫几眼,不曾见到它的身影。但愿它现在过得幸福!父母最终还是选择把小黑留在了家中,也许是对它有了情感,也许是这大狗带上车不方便。

小黑曾四处寻找它的儿子,对着人乱叫,就像祥林嫂见人就念叨:“我真傻,连儿子都看不住!”再次受到失子之痛的折磨,小黑已经完全不是原来那只充满热情的狗了,它开始叛逆,在家门口拉屎。十一长假,我回到乡下,它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兴奋的围着我裤腿转了。小黑趴在我面前想要倾述什么,我蹲下身来抚摸它的头,想安慰它,发现它眼神散乱,嘴角歪斜,苍老了很多。这样的小黑,让人感到陌生与悲凉。

凭借狗的嗅觉,也许它早就知道是主人伤害了它的孩子,可它不明白为什么?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讨主人欢心?狗是忠诚的动物,既便知道是主人的错,依然不愿记恨主人,内心矛盾而痛苦。它自暴自弃,开始干坏事,想以此引起主人的注意和关心。于是邻居家的鸡遭了殃,被追得四处逃散,有一只被它咬死。它的恶行被投诉到我爸妈那里,爸妈只好给人家赔礼赔钱。小黑屡教不改,这样的坏事接二连三的发生,也许它不愿给主人添麻烦,可它内心已经疯狂,不受控制。它成了让人说三道四的坏份子,像是个有损门风的坏孩子。

终于我爸忍无可忍,打电话来抱怨我为什么带狗来养。今年夏天,女儿在乡下过完暑假,回来告诉我小黑被她爷爷打过不见了。我以为它离家出走了,挺担心的。后来我回家当面问老妈,才知道是老爸喂了小黑一个馒头,送它去了极乐世界,就象当年对待老白一样,所不同的是一个被迫一个主动,顿时心痛不已……三十六年一轮回,我爸把小黑埋在了老白安息的山丘,嘴里念叨着:“老伙计,让小黑来陪你,就不寂寞了”。

人有人的难处,狗有狗的命运。小黑走完了短暂的一生。对于人来说一岁半才是个吚呀学语的稚儿,可它却尝尽悲欢离合,人情冷暖,因为小黑不过是条狗!

  •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不得侵权盗用。
  •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刻删除。